第八十七章 甲申式装甲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崇祯寻思要这位怕死的福王放心前去,还得给他增添一点底气,让这位福王仁兄看看大明最新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显然大有必要。

    四辆四轮马车在奔驰了一阵之后,来到了一个所在,福王不知道皇上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迈开肥胖的大腿,在两个太监的搀扶下,这才下得车来。

    “陛下有何吩咐,臣遵旨就是。”,福王心说这位做皇帝的弟弟向来是不容宗室涉及政治的,平时像防贼一样防着,宗室一个个都像被圈养的猪一样,尽可以吃喝玩乐,却不可以过问国事,甚至不能擅自跑出自己的地盘。崇祯九年(1636年),唐王朱聿键率军倡义勤王,却被勒令回国,废为庶人,幽之凤阳。福王摸一摸自己凸出的肚皮,心中暗暗一叹,作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男人,曾几何时也是有点政治理想的,可是仅仅是因为宗室的原因,连做官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自己的懒惰完全是被逼的。父王和自己为什么这么肥?父王是争太子不成,故而自暴自弃,以至于养成懒惰之性,日久则胖,一胖而不可收拾,唉!遗传到自己头上,天生就是一小胖子,偏偏又只能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肥胖就是这么炼成的。

    福王活络了一下心思,硕大的脑袋中荡漾着建功立业的幻想,情绪有点激昂起来。

    当福王听说是要去张献忠那里去做人质的时候,一想到张献忠杀人如麻,而且专杀朱家的王公宗室,心里就透心儿凉。细数张献忠杀的王室,楚王、襄王、荆王、吉王、瑞王,都是这张献忠杀的,而且此人狡黠之至,说变就变,变脸比翻书还快,自己到了他的地头,离死已不远矣。

    跟张献忠谈判进展得不可谓不快,可能张献忠真是担心吕宋被“土暴子”先占了,所以有点急不可耐。两方都是急不可耐,崇祯急的是日本人先取吕宋,张献忠急的是“土暴子”先取吕宋,两下里都着急,很快就达成了一个协议。

    张献忠的条件是,《明报》要公开登出大明的声明,声明大明必须保证助张献忠夺取吕宋,张献忠这才放弃四川,同时大明要派出人质作为保证的担保。这个条件当然是不可以接受的,本来让张献忠去吕宋就是曲线抗日,大明可不适宜干既得罪西班牙又对抗日本的事情,至少不能公开这么干。最后,换成了一个折衷的方案:《明报》先是公开声明招抚张献忠,张献忠受招抚后移驻台湾,张献忠亦在《明报》上声明接受招抚。第二点,大明协助张献忠攻取吕宋关键地域,崇祯派遣福王作为人质,等攻取吕宋的有关地域之后再行放还福王。当然,对外的口径是,张献忠护送福王赴台。

    这一天,福王蒸完桑拿之后,就被早就候在那里的太监召到了崇祯身边。

    福王肥大的脑袋这时有点儿不够使唤,抗旨那是万万不敢的,唐王好心勤王却被废为庶人,自己要是废为庶人,在这乱世,就只有饿死的份儿了。更不要说崇祯这位皇弟心狠手辣,杀大臣说杀就杀,自己的父亲当年与这位皇弟的父亲争嗣,若要找个抗旨的由头把自己杀了,自己的冤屈又能找谁诉去。

    福王毕竟不是笨蛋,说道:

    “既是皇上下旨,臣理当遵旨。只是臣担心有辱使命,以臣所见,那吕宋远在南洋,张献忠如何肯弃四川而往吕宋?臣闻那吕宋瘴气十分厉害,又闻有弗朗机人重兵把守,弗朗机人船坚炮利,张献忠恐怕不是对手。即算我大明水师出马,也未必就能轻易得手,故臣恐有负陛下使命。”

    崇祯只得跟这位老兄做起了思想工作:

    “御兄勿要担忧,由台湾去吕宋,坐船不过两三日就到,至于瘴气,带上工部配制的除瘴气、防瘴气的药剂,配合一些防瘴气的措施,瘴气已经不能为害,台湾已经验证过了,御兄可以放心。至于攻下吕宋,这个御兄也大可不必担心,这样吧,御兄可随朕一道,不妨先去看看一样东西。”

    福王朱由崧前些日子还一直在淮安,到了十二月,突然一纸诏书就召往南京面君。

    对于这个长得有点过于富态的兄弟,崇祯表达了十分的善意。都是万历爷的孙子,在这个乱世之中,没被李自成和张献忠杀掉,福王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很有点落魄的福王在到了南京之后,受到了崇祯高规格的接待,一口一个兄弟情义,弄得朱由崧有点受宠若惊。

    皇上真是没说的,为了福王的健康,吩咐福王每日都去皇家俱乐部的桑拿房蒸一蒸,说起来,第一次还是皇上亲自陪同前去桑拿的。两个人脱光了,搭个毛巾在桑拿室蒸,一会儿大胖子朱由崧就流了大滩汗水。皇家俱乐部的桑拿房可是有所讲究的,虽然没有电加热,也没有自动控制的温控系统,不过木炭加热是放在外边的炉灶内,屋内是没有一氧化碳的。木炭加热铁板,铁板上架上火山石和电气石,铁板和火山石、电气石都烧得红红的,看起来就像烧着木炭,不时喷上一点水,一股热浪冲过来,朱胖子起先有点受不了,不过后来就学会享受了。蒸完之后一身轻松,蒸了四五次之后感觉身上真的掉了一些膘。

    可是这朱胖子有点懒,连坐车去皇家俱乐部都嫌麻烦,因此福王殿下福至心灵,指挥人依样画葫芦,在宅子里也建起了一个“桑拿室”,桑拿室那不是小菜一碟嘛!朱胖子把烧红了的火山石、电气石都当成木炭了,所以直接让人把木炭炉子在自家的“桑拿室”内烧得旺旺的,朱胖子以为只要浇点水,便能享受“蒸汽冲击”。他不知道那看起来像木炭的东西是方以智好不容易找来了火山石和电气石。当然木炭炉直接设在桑拿室也不是不行,只要搞一个通风系统就可以了。可朱由崧怎么会知道这些啊,结果福王的山寨版“桑拿室”完全搞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屋子,因此差点要了福王的小命。福王在里面蒸着蒸着就晕过去了,满室弥漫的一氧化碳让福王在鬼门关走了一回。总算他命中有福,负责加木炭的太监没有资格在桑拿房享受桑拿,当他进去添木炭的时候发现了异样,众人七手八脚将这位仁兄抬出来,折腾了半天,福王才终于醒了过来。

    自此以后,福王再也不敢在自家的山寨版桑拿室桑拿了,天天还是坐车去皇家俱乐部蒸正宗桑拿。崇祯闻知此事,让人将这位兄弟请来,解释了一通,然后钦命福王上皇家军事学院和皇家军事工程学院听课,上午听技术课,下午听军事课,崇祯存了一份心思,派福王去张献忠那里,也得略事培训一番,免得丢皇家的脸不是,还指望福王在应付张献忠的时候不至于被那个狡黠的家伙耍得团团转。你还别说,一开始几节课福王殿下还颇是上心,可是三天之后,福王殿下就失去了兴趣。

    君臣礼毕,崇祯看了看依旧还是那么肥胖的朱由崧,心中一时有些不忍,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崇祯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然后说道:

    “御兄,朕有一件大事,要请御兄去办,福王兄可愿为朕分忧?”

    方以智早就候在那里,鸽子的传信早就把皇上要来观摩的消息传了过来,这几天方以智一直在这儿钉着,就是在反复测试第一代装甲车的性能。

    君臣见礼完毕,崇祯交代道:

    “方爱卿,你演示一下装甲车,让福王也看看。”

    “御兄,这就是装甲车,你继续看。”

    福王正在奇怪那看似棺材一样的装甲车为什么会动,既没有骡马拉着,也没有人推着,自己就能往前移动,而且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起来,速度虽然还是不快,但显然已经超过了牛的速度。这个时候,更奇妙更诡异的事情出现了,装甲车竟然转起弯来,最后转起了圈,转了一圈又转一圈。让福王感觉有点毛骨悚然,不知道这怪物是妖魔还是鬼怪,难道那方以智可以驱鬼不成!

    接下来,一队士兵出现了,只见这一排十个士兵,手上清一色的甲申式步枪,这步枪福王见过,福王在军事学院也没有白呆,甲申式步枪和甲申式*是认识的。只见这一排士兵随着令旗一挥,砰砰砰砰就对着那叫装甲车的怪物开起枪来,子弹打在装甲车上,火花四溅,而那装甲车继续往前移动,看起来毫发无损。福王瞪着恐惧的双眼,怀疑自己是不是置身阎罗王的世界,一颗心咚咚直跳,谁知道下一刻又会发生什么怪事,自己的魂魄看起来马上就要出窍,这世界莫非真有所谓驱魂术不成。看起来自己的魂魄也将用作驱动这刀砍不动、枪打不进的怪物,难不成身边的崇祯是妖魔所变?市井所传,崇祯飞檐走壁,能驱六丁六甲,又能土遁之法,今日一见,果然有些邪门。装甲车之谓,合着一个甲字,泄露了天机,兴许就是指的六丁六甲。

    福王一阵晕眩,全身无力,口不能言,脚不能动。这时候却发生了新的怪事,轰的一声,铁管中喷出火光,远处的树林随即传来一声爆炸。福王还没有缓过神来,又是轰的一声,铁管中再次喷出火光,远处的树林再次传来爆炸,随即窜起一团火光。

    这两声炮声,让崇祯感觉到一阵欣慰,自己亲自参与的装甲车总算是成功了。15毫米的钢板铆接而成的外壳,可以抗24磅的实心炮弹,普通的步枪子弹当然是奈何他不得,即使16斤重的大型霹雳雷也就是颠簸一下。不过这一来,装上40毫米的大炮和手摇式机枪之后,装甲车的重量达到了将近五吨,乘员不得不加了一个,变成了五个,其中三个就是驱动装甲车的动力。

    装甲车使用三人驱动,采用1:8杠杆系数的四连杆系统,驱动三曲颈曲轴连杆系统。变速箱采用三档变速,低速档1:40的变速比,中速档1:10的变速比,高速档1:4的变速比。低速档只有区区的3转/分的速度,轮子的直径是1米,低速的时候,每分钟的速度是区区10米不到,一个小时还不能行进600米。不过中速档的速度还能忍受,每小时的速度为2.26公里,这速度跟牛的速度在伯仲之间。不过高速档能够达到5.66公里,比步行的速度还略快一些,总算是差强人意。虽然崇祯放话是说哪怕慢得像一条牛也没关系,可是真看到这玩意最快还比不上一个人小跑的速度,还是颇不满足,还在计划着试制一款轻型快速的装甲车,准备按照五档设计,增加一个1:2的高速档和一个倒退档,那样就可以达到11公里的时速了。

    崇祯还在这里琢磨,装甲车已经在他的身边停下,后门打开,车上以方以智为首的五个人依次跳下来,然后对着崇祯行了一个军礼。自从干上了这个装甲车,方以智领着一帮工匠日以继夜,三班倒连续不停,总算在年初六试制出了第一台样车,这台装甲车自然也凝聚着崇祯的心血,当然也离不开王承恩的设计。虽然是年初六才面世,这款装甲车还是被命名叫做甲申式装甲车。以后世的眼光来看,这种甲申式装甲车完全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崇祯只是把它当成了一锅催熟的“夹生饭”,不过在这个年代,已经是登峰造极的大杀器了。方以智在试过步枪射击和*、霹雳雷爆炸,确信这装甲车不惧16斤的*霹雳雷之后,整个人完全被这辆装甲车迷住了,以至于亲自学会了驾驶装甲车。崇祯每次要亲自观摩装甲车的演练,都是方以智驾驶,这次也不例外。

    福王见打开门,从里面钻出五个人来,这里面竟然还有方以智方大人,方才有种如梦方醒的感觉。只是依旧不明就里,不知道这个装甲车是怎么移动的,是不是也像自行车那样,用脚踏动,就能呼呼地跑起来。崇祯也不跟这位胖子福王解释是如何驱动的,这家伙毕竟要从事的是敌后工作,就凭这老兄的意志力,饿两天就会把天王老子都卖了。所以,崇祯并没有邀请福王上装甲车里边看一看的安排,也不打算跟他讲四连杆省力原理,以及曲轴连杆系统和齿轮减速箱。让这位福王过来看看,无非就是让他长点信心。

    回去的路上,福王殿下还兀自在琢磨这不怕子弹的铁乌龟,这号称装甲车的东西真是令人震撼啊,有了这东西,还怕什么狗屁清兵!估计鞑子的骑兵以后再也没戏唱了。再想到自己,也不免胆气一壮,有了这钢铁巨兽,大明连鞑子也不惧,又何惧张献忠那厮!福王为此也特意问过皇上,在得知吕宋的西班牙人也没有这玩意之后,胖子福王动了心。

    不过福王不是傻瓜,自己去当人质可以,趁机得跟皇上谈点条件。

    方以智应声而去,进了一座平房中。不一会,那平房的栅栏门打开,一个安着六个轮子的灰色怪物缓缓地往外移动。那怪物看起来就像一具大大的棺材架在轮子上,前面伸出一根大铁管子,移动的速度看起来就像牛一样。

    崇祯指点着这个怪物,跟福王介绍道:

阅读大明总裁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的女友真是大明星文娱不朽洪荒之最强弑神枪超神学院之弑神者初音未来梦无止境都市娱乐之超级巨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