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张氏之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张氏年轻的时候,父族被封为王,烈火烹油,而她亦被选为太子妃,夫妻二人自幼感情深厚,在都城一时被传为佳话,谁知不过两年时间,就走入覆灭。

    张氏温柔如水的性子一夜之间被磨灭殆尽,她独自一人抚养遗孤,将满心的仇恨一点点的灌输进了儿子的心中。

    早有女孩子招呼那个汉子,“大爷是第一次来吗?我们的姑娘诗画棋艺,斗酒猜谜无所不能,只有一桩,卖艺不卖身,大爷想找个都什么样的。”

    纳兰衍再不理会,只是搂了灵玉上楼,两人进入一间套间。

    随即纳兰衍松了手。

    早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候在门口,看见纳兰衍,笑的十分的甜美,“公子楼上请。”

    纳兰衍略略回头,一个四十左右的汉子随后也走了进来。

    他只是撇了一眼,就挪开了视线。

    灵玉收起脸上的笑容,单膝下拜,“参见公子。夫人在里间等您。”

    纳兰衍走入里间,一个约摸四十岁的女子坐在上首,那女子一身粗布衣衫,眉目之间有一种盛气逼人的凌厉,举手投足,散发着历经沧桑的苍老之态。

    纳兰衍看着那女子,躬身下拜,“见过母亲大人。”

    这女子便是昔日的太子妃张氏。

    张氏一族也是当初的有功之臣之一,青煜太子一案,合族被灭。

    马车最后停在了一栋楼房面前。

    大门口写着三个大字,云来楼。

    这云来楼是都中盛名的艺妓坊,前面是一栋三层小楼,后面是清幽的院子,

    此刻没有多少人。不过丝竹管弦之声,隐隐约约的从楼房里传了过来。

    纳兰衍下车,进门。

    一个十八九岁的美貌女子自楼上下来,笑嗔道,“公子如今攀上了顾王府家的小郡主,便再不把奴家放在眼里了,今日怎么得空还来看看奴家。”

    纳兰衍只是淡淡一笑,“灵玉姑娘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岂是刁蛮郡主能比的,姑娘楼上请。”

    后来阿沁之父,孙将军找到了她。

    两人便开始漫长的筹谋之路。

    孙将军负责培养暗卫和眼线。

    可是进京不过数日,一切就已经偏离了原有的路线。

    张氏看着儿子,厉声道,“衍儿,清城郡主是怎么回事?”

    纳兰衍神色恭敬,,语气坚决,“都中众多探子,母亲不是已经知晓了吗?”

    张氏眼中尽是失望,声音带着凄厉,“你忘了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你现在和顾家定下婚约,是想步你父亲的后尘吗?”

    纳兰衍垂着头,“母亲多虑了,有些事发生过一次,便不可能发生第二次。”

    张氏站起身来,从站在一旁的孙将军手中抽出长剑,指向了纳兰衍,“与其他日看你为了一个女人,功败垂成,身首异处,还不如我今日亲自结果了你,免得众多弟兄跟着你,被你牵连。”

    张氏手握长剑,朝着纳兰衍用力刺去。

    纳兰衍只是挺身站着,毫不退让。

    孙将军忙惊呼,“夫人息怒,”一时着急,便用手握住剑刃。

    可是那剑尖依旧刺入了纳兰衍的胸口,虽然因为孙将军的阻拦,刺入不深,可是血迹依旧从白衣沁出,染成红红的一片。

    张氏恍若未见,“你为了一个丫头,当真要枉顾大业。”

    纳兰衍只是平静的说道,“母亲是想要一个成就大业说一不二的九五之尊,还是要一个遵从母命唯唯诺诺的傀儡,如果母亲想要后者的话,当初就不该教我那么多东西,只需让我躲在幕后,到了适当的时候将我推出去就行了。”

    张氏道,“你说什么。”

    她手中的剑落在了地上。

    一地的血珠,有纳兰衍的,有孙将军的。

    纳兰衍看向了张氏,又看向了孙将军,“大仇我一刻也不敢忘,我一定会还当日冤死的英灵一个清白,母亲和孙叔叔只管放心,至于顾盼,这是我选定了的妻子,母亲若是心疼孩儿,就不要为难我,若母亲不肯理解,孩儿只有一意孤行。”

    张氏只是气的发抖。

    阿沁忙斗着胆子说道,“夫人,小郡主为了救公子受伤,这一份恩情,公子自然不能忘却,求夫人成全。”

    “阿沁,不用多说。”纳兰衍看着周氏,沉声说道。

    周氏脸白了,这二十年来,她用了各种方法培育的儿子终于长成了一个合格的皇位继承人。

    他聪敏好学,博学多才,这一点十分酷似他的父亲,可是他自小背负了仇恨,比起青煜太子,少了几分豪气干云的爽利,多了几分喜怒不形于色的阴翳。

    从性格来说,纳兰衍更加酷似他的祖父,一样的城府,一样的威严,一样的说一不二。

    孙将军见状,只得劝道,“夫人,先给公子包扎吧!”

    张氏终于败下阵来。眼前的男子并不仅仅是她的儿子,还是将来的九五之尊。“这一件事,我便依你了。你先去换身衣服,再过来和我说一说你的打算。”

    纳兰衍躬身退下。

    阿沁找了纱布替孙将军包扎。

    孙将军说道,“夫人不必过于忧虑,公子血气方刚,春心萌动,那是再正常不过,夫人不必此刻为了这事和公子的生了嫌隙,我们都是过来人,公子如今这样坚决,不过是没有如愿的缘故,不如随了他的意,待的三两日,公子厌倦了之后,不过一丫头,到时候多的是法子处置。”

    张氏便道,“也只有如此了。”

    须臾,纳兰衍换好衣物,几人合计了一番。他才带了阿沁离开。

    下楼之时,灵玉悄声说道,“那个跟踪公子的汉子交给了百合姐姐,保管让他乐的连姓名都忘了。”

    纳兰衍点点头。

    径直离开。

    阿沁拍了拍胸口,心里十分的后怕,“公子,你真厉害,若是父亲这样逼问我,我只怕连腿肚子都吓软了。”

    纳兰衍并不搭话。。

    他捂了捂胸口,那里微微的有些疼痛,他又想起来顾盼。

    心里一股暖意慢慢的升腾起来。

    张氏负责教导纳兰衍成才。

    纳兰衍一步一步的按着众人的期待长大。

阅读不做贤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主Fate]王女九零年败家子[玄学]总裁的试睡专员千重雪地下城之全职欧皇篮坛囧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