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再次献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错过了,便真的是错过了。

    他如果知道,她是这样的一个女子,他一定会说服父亲应下这门婚事。

    那个女孩子原本可以成为他的未婚妻的。

    他在门口看到的时候,心里便是一动。

    后来一直寻觅她的身影。

    恭宁公主眼高于顶,一向看不上中南侯府,她也从未这样和颜悦色的和纳兰子冉说过话。

    纳兰子冉终于低着头应了。

    画画讲究的是心境,在那一刻,画出的东西,过了那一刻就不一定能够画的出来了。

    直到在花园再次重逢。

    她站在那里轻轻的笑着,眼底似乎有流光溢彩。。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竟然是被他拒婚的清城郡主。

    他从来不相信造化弄人,现在也有了被命运作弄的感觉。

    那一幅画原本也是他的,可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错过。

    阿沁还是很担心的。

    兰若皱了皱眉头,朝着奶娘说道,“有劳奶娘把三小姐送回去吧,您只管放心,我会看着顾盼的。”

    奶娘也知道顾柔如今住在顾王府,出什么事丢的都是顾王的颜面,所以忙道了谢,“郡主就托付给公子了。”又仔细的交代了珠珠几句,这才跟了出去。

    所有人都十分的好奇,这是一副什么样的画,兰若公子竟然十分中意,说在乐城县主和贾婉之上,而中南侯世子却又不愿参加评选。

    恭宁公主有意拉拢兰若,便打着圆场,说道,“一副画而已,子冉,既然兰若公子开了口,姑母便替你做主了,你若不舍得,回去再画一副便是了,更何况公子的画世间难求,别人求也求不来。”

    即便勉强画了出来,也不是那种韵味和心情了。

    他心里有多后悔,便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他看着自己的画被兰若占为其有。终究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顾盼也觉得十分的好奇,“到底是什么画,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吗?”

    兰若握紧了手里的画,递给顾盼,“你替我收着,等会宴席过后,我们一起回去。”

    顾盼哼了一声,“谁说我感兴趣了。不看就是了。”

    “大丈夫说话算数,你可不能反悔。”兰若说道。

    顾盼听他故意这样说出她曾经说过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果然没有打开画卷。

    这时,戏台那边已经散场了。

    戏台那边散场,一众夫人太太便朝着这边走来。

    恭宁公主让人取出了一副珍藏的吴道子真迹,赠给了贾婉,又取了一把古琴赠给了乐城县主。

    贾夫人此刻过来了,忙推脱到,“她小孩子家的,如何担当得起这样的厚礼。”

    恭宁公主笑道,,“贾夫人不用谦虚,贾小姐文采卓越,这是贾小姐应得的,”

    又奉上了数份上等的笔墨纸砚,笑着说道,“所有参赛的都有。”

    顾柔因为提早退场,所以她的一份便给了周氏收着。

    顾盼此刻才看到周氏,周氏旁边比肩站着一个夫人,顾盼也不太清楚,这个夫人是谁?

    兰若看了过来,发现她的眼神充满了疑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周氏与一个夫人聊的火热,他心知肚明,略一思索,便低声说道,“顾太太旁边站着的是尚书右丞钱远浩的母亲钱老夫人。你的伯母不会想将大小姐嫁过去吧,据我所知,这钱大人年过三十,家中已有一子二女,若是顾娴出嫁,就算是做了官家夫人,只怕也难琴瑟和谐。”

    顾盼侧过头,有些疑惑,“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兰若笑道,“我自然是有我的法子,我只问你,你为何会这样卖力的帮助你大姐。据我所知,你们感情也算一般。”

    顾盼的眼神暗了暗,她又想起在庵堂最后的几年。

    想起来顾娴如死灰的一张脸。

    就像她一样。

    兰若知道她定然是想起了过去,他的眼中是难以掩饰的心疼。

    这个丫头什么都写在脸上,什么都藏不住,唯有那一世的一切,深深的埋在了她的心里。

    “你不愿说便罢了,以我观察,只怕是你伯母十分在意,那钱老夫人也有五分愿意,只是因为钱老夫人不曾见过你大姐,所以没有说定。我给你出个主意,不过事成之后,你就欠了我两次了。”

    顾盼一听大喜,算计人心,她终究是不大拿手,呵呵笑道,“你只管说,便是多欠你几次也无妨,正所谓虱多不痒,债多不愁。”

    兰若眼皮跳了一跳,这才稳住心思,“你伯母是续弦,如今在顾家掌管一切,,所以她自然觉得续弦没什么不好,不过,你想一想,她最痛苦的事是什么,你只要委婉的说出这一点,我保证,这一桩婚事,顾太太会果断放弃。”

    顾盼凝神一想,周氏最在乎当然便是小堂弟顾鸿铭,伯父偏疼长子,对幼子不闻不问,周氏心里只怕是一直耿耿于怀。

    她莞尔一笑,“希望你是对的。”

    她含着笑朝周氏走了过去,“见过大伯母。”

    又热情的和顾珍打招呼,“二姐今日听的什么戏?”

    顾珍一副十分失望的表情,“一出游园记,我去的时候,已经快唱完了。”

    这时,那个夫人便道,“这位是清城郡主吗?与传闻不大一样。”

    顾盼笑着行礼,“见过钱老夫人,家父曾和我提起过钱大人,朝中众多官员,他只觉得与钱大人惺惺相惜。”

    钱老夫人年纪大了,最喜欢别人夸赞自己的子孙,所以立刻来了兴趣,“哦?顾王爷还提到过犬子。”

    顾盼换了一副沉痛的表情,“家母去世的早,父亲一直不肯续弦,说若新娶了妻子过门,我的日子就会不好过了,他说贾大人和他一样,最爱三个子女,所以情愿委屈自己。”

    一席话说的钱老夫人也是唏嘘不已,“常听说清城郡主顽劣,没想到竟然这般通透。”

    顾盼和钱老夫人拉着家常,小心的打量着周氏的神色。

    果然周氏收了脸上的神色,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顾盼嘻嘻笑着接了过来,就要打开。

    兰若慢条斯理的说道,“你这般感兴趣,可是因为这画是中南侯世子画的。”

阅读不做贤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综英美]有话跪下说将军,小皇帝跑了[系统]老干部虐渣手册[快穿]直播之说骚话成神北顾知思冷面将军追妻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