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有伤在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虽说珠珠和许坤信得过,不过兰若却信不过,若是他为了保全自身安危,会不会暗下杀手。

    她扭过头撇了兰若一眼,心里生出一丝寒意,别人不知道,她却是知道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的纯良。

    所以他那时是在养伤吗?

    那为何这一世带着伤势进府。

    顾盼百思不得其解。

    这伤势一定不轻。

    顾盼怔怔的看着那红色的一片。

    他一直隐瞒伤势,只怕与他的身份有关。

    这时,兰若已经镇定下来,他微微转身,这女孩子半分没有女儿家的样子,喝到,“出去,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顾盼刚才有些担心,便没有想太多。此刻冷静下来,也觉得多有不妥。,

    她转过头去,“父亲的军医最擅长治疗这些内外伤,我让珠珠出去,递个信给许坤,很快就能给你找来。”

    兰若听到许坤这个名字,眸中的情绪变化万千,似有怒火翻滚,表情也暗了暗,压低了声音说道,沉声道,“不必了。”

    顾盼凝神一想,兰若是太子遗孤,他的身份这样隐秘,身份一旦牵扯开来,势必引起轩然大波。

    兰若赤着上身,听到身后的声响,此刻也是大惊。

    他缓缓的转过身来。

    白布自右肩缠绕,此刻刚刚解了一半,胸前已经沁出点点血珠。

    顾盼一瞬间就明白了。

    他受了伤。

    这样重的伤,莫非有人置他于死地。

    她回忆前一世的事情,这个时候兰若刚刚拒绝了顾王的聘请。

    他不会已经生了杀意吧!

    顾盼并不怕,可是这样一大家子,她却不能不顾及。

    这样想了一想,她索性转过身来。

    顾盼忙挤出一个笑容,“是我顾虑不周,这样大的事情,怎么能让旁人去做,你等着,我亲自去给你请,我脚程快,半个时辰以内一个来回,若有人问起,你就说我溜出去玩了。”

    她看着他。

    他会相信她吗?

    她出家的庵堂是皇家庵堂,有时候会偶有耳闻朝堂之事。

    听说,纳兰衍除了最早跟着他的孙长沁,谁也不信。

    “好。”他缓缓的说道。

    顾盼愣了一愣。

    她实在是摸不清他的情绪。以前是喜怒不形于色,现在是喜怒无常。

    顾盼撇了撇嘴,旋即抬脚出去。

    她没有看到身后的男子惨白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

    兰若看着顾盼的身影,他心里已经肯定了这个女孩子的转变的原因。

    她是他的未婚妻。

    所以她并不询问他伤从何来。

    替他隐瞒伤势,唯一的原因便是,她知道他的身份非同小可。

    她是前世逃了婚的顾盼。

    这样的发现让他有喜有忧。

    记忆是一把双刃剑。

    前世未了的缘分今生可以重续,这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前世的记忆并不是好的记忆,他不知道顾盼会不会持续前一世的选择。

    即便是过了两世,即便是历经生死,执掌朝堂,他依旧拿她一点法子也没有。

    兰若叹了一口气。

    门外响起来敲门声,“公子,在不在?”

    兰若整理好衣物,淡淡的说到,“进来。”

    阿沁一进门就看到了兰若胸前的血迹,立刻紧张起来,“公子,怎么伤口又裂开了。”

    阿沁一直惦记兰若身体有伤,担心自家公子上课太久支撑不住,所以抽了时间出来查看,果然见大堂里空无一人。

    兰若示意阿沁关上门。“刚刚不小心被清城郡主撞了一下,她去请军医了。”

    阿沁听了更加着急,“公子,你怎么不阻止。若是被人知晓。”

    兰若摇了摇头,“没事的,那天晚上的探子全被孙大人杀死,一个也没留下,即便请了大夫,也不会有人怀疑的,我心里有数,你去继续上课,不要让几位小姐出来。”

    阿沁也没再反对,其实他也想去寻个大夫给公子看病,毕竟伤势拖久了,会伤根基。

    阿沁退下没多久。

    顾盼就拉了一个长瘦的汉子从耳门进来,珠珠得了嘱托,一直和阿霜守在外面。

    顾盼这回敲了门。

    兰若开门。

    顾盼说道,“秦伯伯,劳烦你了,他有旧伤,方才又被我撞了,可别落下病根才好。”

    秦军医慈祥的看了顾盼一眼,“前儿听王爷说起,说郡主已经长成大姑娘了,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的鲁莽。”

    顾盼央求道,“秦伯伯,你可千万别告诉我父亲,他会打我的。”

    顾盼没有进屋。

    秦军医进去,兰若缓缓的起身,“劳烦军医了,兰若实在不敢当。”

    秦军医倒也没说话,兰若是顾王的上宾,是郡主的老师,他自然要格外的用心,所以细细的查看伤势,上了外用的伤药,又把了脉。

    然后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兰若,“公子这是旧伤加新伤,而且伤的不轻。”

    兰若轻轻的咳嗽一声,“军医所言不虚。”

    秦军医提起笔来,写了一张单子,“你放心,你是怎么受伤我不感兴趣,顾王一向待我恩重如山,郡主是我看着长大的,再三嘱咐我,只看病,别多问,他们看中你,你又是军师的同乡,我自然信得过你,不会给王府招来祸事。”

    兰若明白,秦军医这是话中有话,希望他不要给顾王府惹祸。

    不过他心里微微有些异样,顾盼还是和以前一样,多管闲事。

    不过现在的她比以前多了几分心眼,没有以前的活泼,依旧保留了本性。

    他接过药单,半弯了腰道谢,“军医放心。”

    这是他的承诺。

    伤口被触及,疼痛难忍。

    他的额头沁出点点的汗珠。

    军医已经说道,“你虽年轻,不过久伤成疾,还是要好好调养。若是操劳过度,伤了根本,只怕是”

    军医没有说完,兰若已经点头致谢,“兰若记住了。”

    军医又细细的交待了汤药如何内服,留了上好的外伤药,这才告辞。

    房门打开。

    映出一张俏丽的容颜。

    顾盼笑着说道,“秦伯伯,怎么样?”

    兰若已经披了白袍,只是里面的血迹到底透了出来,胸前依旧是红光点点。

    他带着不悦的神色看着她,浑身散发着一种阴翳的气息。

阅读不做贤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天医我只想做个幕后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诸天黑手探秘手扎鬼武天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