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各自筹谋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俨然女主人自居。

    厅堂热热闹闹的,顾盼扫了一眼,父亲正陪着大伯父和祖母说话,脸上的笑容是她很久很久也没有看见的。

    顾盼笑了笑,满不在乎,“你我身量差不多,再说,这些我也没穿过,你若喜欢,就拿去,不喜欢,就放着。”

    珠珠看见自家郡主冥思的样子,连忙问道,“郡主,你不会想把衣服送给三位姑娘吧,那可不行,大姑娘太瘦弱,二姑娘偏胖,只有三姑娘和郡主身量相仿,可是三姑娘是庶出”

    “不送。”顾盼听到顾柔的名字,本能的回答道,“我自己穿,这样行了吧。”

    顾盼嫌她没力,夺了扇子使劲的扇,朝着珠珠讨好似的说道,“珠珠,我等会家宴时可不可以换件轻便的衣服,你看,穿成这样,真的好热。”

    珠珠抿嘴一笑,“现在知道热了吧,刚刚谁坐在热地上和我哥哥聊天来着,郡主,你身上的衣料可是宫中赏下来的,这样的料子既轻盈,又好看,每年得了料子,管家找人做了衣裳,你就一直扔在了柜子里,您没看见,刚刚二姑娘,三姑娘看到郡主的衣服,都羡慕的不得了,这衣服穿在身上若热,便再也没有更凉快的衣服了。”

    顾盼自然知道这料子是不错的,以前有一次顾柔略略的提了一下,“小妹,这好像是暹罗国进贡的料子,你这样扔在柜子里,真是暴殄天物。”

    珠珠抿唇一笑,再不多言。

    回了盼园。

    顾盼洗了澡,歇了一会,到了日落十分,珠珠替她挑了月牙白的纱裙,外面罩了一件水蓝色的轻纱外衫,看起来十分的凉爽。

    顾盼换好了衣服,这才来到顾老夫人的院子。

    周氏正在屋子里张罗着丫头们摆桌子,看见顾盼,笑容堆成了一朵花,“小盼来了,你姐姐们都在那边说话呢,你先去找她们玩。”

    许坤走了之后。

    顾盼便在珠珠的催促之下,回房换衣。

    看着顾盼白裙上明显的污渍,珠珠只觉得头疼不已,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苦口婆心的劝诫,“郡主,再不能像今日这样莽撞了,如今府里住了老夫人,大太太,大奶奶,都是读着女戒长大的,看见你这个样子,府里还不闹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

    顾盼听的一个头两个大,“知道了,珠珠,你现在才十八岁,怎么跟八十岁一样,整日里唠唠叨叨的,你看,大伯母,大嫂都在各自的院子里收拾箱笼,这个时辰,地上的火气都上来了,几位姐姐也断然不会出来。放心哈。”说着,她拿了袖子扇风。

    珠珠见状,连忙从小丫头手里接过一把团扇,走到了顾盼右后方,轻轻的替她摇着。

    顾盼不懂布料,见顾柔喜欢,即刻唤了丫头过来,“把这一箱子衣服给三姐搬了过去。”

    顾柔一脸的受宠若惊,假意推辞,“这样不好吧。”

    父亲行军打仗,一身孤苦,所以格外的渴望亲情,后来因为过继的事,和大房生了嫌隙,心里却是伤痛多余失望。

    一直到死也不曾开怀。

    顾盼看了看周氏。

    顾盼的大堂兄已经三十有三。是先头夫人所生。

    周氏嫁过来的时候,图的就是顾家出了一个异姓王。

    谁知她嫁了近二十年,顾王既不提携兄长,也不将他们一家接入都城王府,只是每年送上一笔丰厚的银子了事。

    而婆婆总是向着次子,这让她心里积了不少怨气。

    周氏所生的儿子顾鸿铭十岁。

    前世,为了过继的事情,隔三差五的闹。

    顾青属意先头娘子生的长子。

    周氏属意自己所生的次子。

    为了这事,在顾老夫人面前每每争论不休。

    前一世,周氏未能如愿。

    今生,自然一样。

    顾盼笑了笑,转过身来到了东间。

    果然顾娴顾珍顾柔都在。

    三人是第一次进府,自然格外的守规矩。

    顾盼进去,顾柔朝她笑了笑,好像白天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顾盼温柔的笑道,“姐姐们住的可好,乍然换了地方,还要几天才会适应,若是住的不舒服,只管跟许妈妈说,或是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顾娴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并不说话。

    顾珍却是十分的亲热,“住的惯,小妹,你不知道,在漓县,我们三个住着一个院子,挤得不得了,如今能够一个人住一个院子,怎么会不惯。”

    顾珍快言快语。

    顾柔听了却十分的不舒服,她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三个人之间,只要她是跟着母亲秦姨娘住在一个院子里的。

    顾盼听了感慨良多。

    周氏满肚子心机,所生的两个女儿却半点也没有遗传到,一个冷漠淡然,一个快言快语。

    不过前世因为顾柔的关系,顾盼和顾珍顾娴一直不太亲近。

    几人说了几句话。

    外边就开始传饭了。

    顾老夫人带着两个儿子顾青,顾王一桌。

    顾鸿伟带着幼弟顾鸿铭一桌,

    顾盼几姐妹坐了一桌。

    周氏,和儿媳妇李氏随侍在一旁。

    顾鸿伟的年幼子女搭了一个小桌子。

    席罢。

    一家人围在一起说话。

    周氏借机唤了正玩的不亦说乎的顾鸿铭,“铭哥儿,你不是最钦佩你叔父吗,过去挨着你叔父坐,让他讲讲行军打仗的事迹。”

    顾盼眉毛一跳。

    这么快就开始了。

    前世好像也是从第一次家宴开始的。

    顾盼看向了父亲。

    顾王此时心情好,朝着顾鸿铭招了招手,“铭哥儿,过来叔父旁边坐。”

    顾鸿铭喜滋滋的跑了过去,“叔父,爹娘说你最厉害,你教我武艺,这样肯定没人打得过我。”

    顾王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铭哥还是多和先生读书,等你长大了考个状元回来,为我们顾家增光。”

    顾鸿铭一脸不屑,“读书有个什么用,娘说了,习武好,习武可以封王。”

    顾王脸色一变,声音也不由得提高了,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铭哥儿,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说。”

    顾鸿铭被吓着了,两步跑到了周氏面前,再也不肯挨着顾王。

    对她的想法心知肚明。

    顾盼的大伯父年过五十,几个女儿却是如花一样的年纪,幼子更小,实际上,周氏本是续弦。

阅读不做贤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独家蜜恋:校草的专属小甜心重生都市邪帝老大快跑月天寺束武记混乱之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