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我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真他妈没用,什么事都指望梅清月,你还是个男人吗?”。\r

    收拾了一下院子,我拖着腰酸背痛的身体走进屋子,这才三天,奶奶的差点被玩死。\r

    “当然,不过这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天分了。”\r

    “我的衣服……”一直站在身后的死鬼开口了,似乎是怕耽误了时辰。\r

    有阴婆在旁边,他对我没有任何敌意,我甚至怀疑阴婆是不是专门来帮我的?难道说这老太婆是我爷爷的姘头?\r

    “混账东西,记住心诚则灵,你以为梦笔幻纸很普通?每天早晚各三炷香敬拜,心要诚,等到你能不沾墨就能在幻纸上画出东西来,便算初步成功了。”阴婆虽然是在骂我愚不可及,但似乎也是在告诉我方法。\r

    难怪刘爷没给我留墨水,原来是不用墨水的。\r

    我说那要是练成了有什么用?\r

    我爷爷年轻时是个花花公子吗?\r

    “行了,你好自为之,把衣服交给我。”\r

    我赶紧去屋里取出寿衣,恭恭敬敬的递到她手里,阴婆接过寿衣和那个男人离开,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总算同时解决了两个麻烦。\r

    虽然被死人妖摔得很惨,但好在还有命,我现在有些怀疑王华的话的真假了,他不是说在我危险的时候梅清月会出现救我吗?\r

    怎么连续两次都没出现?\r

    不过死变态总算是走了,我真是觉得我这一辈子太鸡巴扯淡,自从回来履行婚约,没过上一天安生日子。\r

    本以为夜淮七贼不会有人害我,哪儿想到这个阴阳人、死变态差点杀了我。\r

    阴婆冷冷看了我一眼,不屑道:“真给你爷爷丢人,刘驼子既然把通灵画师传给了你,你怎么不好好利用?”。\r

    我苦笑着说:“我不知道该怎么用啊!”。\r

    我要是知道怎么用通灵画师,我他妈还用的着这么憋屈?\r

    “有什么用?”阴婆对我的无知表示我只能笑笑,接着说:“真正的通灵画师下笔随心,所写所画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灵性的,到时候别说一个赵天波,就算是巡冥御史也不敢小瞧你。”。\r

    “这么厉害?”我讶然出声,原来刘爷的能力这么牛逼,只可惜他领悟的不多。\r

    和前两天一样,我依然在幻纸上记录了今天和死变态发生的事,画面依然只有黑白轮廓,下面的字迹显示:问米请鬼,赵天波。\r

    目前看来,夜淮七贼已经出现了五个人,每个人都有其对应的能力,我忽然想起九叔说过的话,夜淮七贼偷的不是钱,也不是东西。\r

    难道是他们现在所拥有的能力?\r

    我实在是不明白刘爷的意图。\r

    我本以为最少后面还会出现两个人,但我错了,从赵天波那晚过后,没有再出现一个和夜淮七贼有关的人。\r

    连续三天,寿衣店都没人来光顾,我心里纳闷儿,心想莫不是刘爷估算错了?\r

    不过没有也好,我难得过几天清净日子,第六天下午,闲着没事做,我便乘了一辆摩托赶往三岔村,我要去找那晚那个报刊老板给我的那本书。\r

    他可是鬼差啊,肯定不会骗我,说什么最后一页别翻开,一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r

    我现在不在乎村里人怎么看我,哪怕他们对我避而远之,我觉得也是情理之中,谁都怕死,而像我这种厄运连连的人对他们来说就是扫把星。\r

    村里并不冷清,似乎自从我离开后,村里人变得更高兴了。\r

    但路上遇见的每个熟人都假装不认识我,我也没有去打招呼,直接回了家。\r

    在我堂屋的角落里我找到了那本被我扔掉的书,上面蒙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我当晚基本上没看这本书的封面,现在才发现上面写着:母猪的产后护理。\r

    我尼玛,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拿书的手瑟瑟发抖,我怎么随便拿的就是这种书!\r

    还他妈别翻开最后一页,老子今天就翻了,看你怎么着?我现在觉得那个鬼差肯定是在戏耍我。\r

    我直接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单价十二元,我再也忍不住,气的浑身颤抖,破口大骂:“我去你妈了个逼,这不是耍我是干什么?”。\r

    而且最后一页还写了买书的地址,宁瓦镇正新街,多多报刊亭。\r

    我气呼呼的将(母猪的产后护理)收了起来,打算去这个地址找那个老板,虽然他真正的身份是鬼差,但他这样欺骗消费者,也太过分了!\r

    刚走到村口,就听见有人喊我:“萧放,萧放!”。\r

    这大白天的我倒不担心什么鬼怪,只是仍然觉得有些奇怪,村里人对我不是敬而远之吗?为什么还会有人找我。\r

    “谁啊!”我回过头去,顿时惊喜万分,这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杨振坤,要说我小时候也不孤单,和村里的孩子上山下河,打成一片。\r

    只是长大之后,各有各的事,就很少见面,上一次见过的陈斌本来关系也可以,但我估计是他的父母对他说了什么,所以和我保持着距离。\r

    杨振坤这小子比较有出息,全村出了三个大学生,他就是其中一个,比我大两岁。\r

    长的还挺帅,高鼻大眼,棱角分明,杨振坤一把搂住我的肩,高兴的说:“好小子,我还以为你不理我!”。\r

    “怎么会,我只是怕你跟着我倒霉。”。\r

    “哪里话,我们从小好的能穿一条裤子,记得那次去水库洗澡还是你救了我,我可不会忘记。”\r

    我苦笑着摇摇头:“这不是小时候啊,我最近遇到了一些怪事,你最好还是离我远点。”。\r

    “说说看,我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怪事。”杨振坤反而有些好奇,我说那好吧,去镇上喝一杯怎么样?就当是为你接风。\r

    我和杨振坤两人赶到了宁瓦镇,去一个小饭馆点了几样菜,一人来了一瓶啤酒。\r

    “兄弟你说说看,你最近遇见啥了?”杨振坤喝了一杯酒,话匣子打开了。\r

    我看了他一眼,说:“你真想知道?”。\r

    “老子光棍一个,有什么可怕的。”杨振坤大喇喇的靠在椅子上,抽着烟。\r

    他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大吵了一架,母亲不堪忍受父亲的毒打,就在做饭的时候放了两包老鼠药,想让一家三口一起死。\r

    但他母亲没想到杨振坤那天刚好被我爷爷留在家里吃饭,这才躲过一劫。\r

    他父母死后,基本是靠全村人接济,读小学那几年是常住我家,所以说我们俩的关系好的跟亲兄弟一样。\r

    杨振坤倒也知道努力,后来读初中读高中基本上没让村里人筹钱,他学习好,学校补偿,家庭困难国家也照顾,所以就这样一路读到了大学。\r

    我拍拍他的肩膀,叹道:“别这么说,你永远是我兄弟。”。\r

    “那你还他妈瞒着我?”杨振坤瞪了我一眼,我这才简短的说了一下最近的情况,只不过很多东西都没说,他一个普通人,我可不想他跟着掺和进来。\r

    “我还以为啥事,这有啥,你知道我上大学学的什么专业吗?”杨振坤忽然压低了声音,见他这么神秘,我心想莫非是保密局?\r

    “保密局?”。\r

    “扯卵蛋,民俗学,听过吗?”\r

    我摇头,我连大学都没上过,知道个锤子专业。\r

    “说简单一点,我们就是负责调查各种民俗文化,包括你说的见鬼这些。”\r

    我差点被啤酒呛死,这他妈大学有这个专业?\r

    各位,我普及一下,大学的确有民俗学这个专业,你们不要以为这是假的,只不过很冷门。\r

    这个专业的路子特别野,什么婚丧嫁娶跳大神、八卦算命请狐仙,上至上古神话,下至民间传说都有所涉猎。\r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我看着杨振坤的眼神充满了不信任,难道学校会学这些?这不是倒行逆施么?\r

    “骗你做什么,你别小瞧这个专业,里面可有不少高人。”杨振坤说的煞有介事,我差点都信了。\r

    “那这么说来,你不怕鬼?”\r

    “怕鬼?开玩笑,只有鬼怕我,我们去过大兴安岭、长白山、大雪山、神农架等地方,只要听说有这些东西出现的地方,都会有我们的足迹。”杨振坤眉飞色舞的说,好像这还是个很牛逼的专业。\r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的事你也别插手,我遇见的可不是你学的那么简单。”我无奈的摇摇头,杨振坤坚持要和我去见识见识,我怎么可能答应。\r

    我自保尚且不行,还带着个拖油瓶干嘛?\r

    “不够意思啊萧放!”杨振坤打了个酒嗝,满脸不乐意。\r

    我还是坚持不答应:“不行,我不能连累你。”。\r

    “那这样你看行不行,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你让我和你一起住到那个寿衣店,我看看能不能遇见什么怪事。”\r

    “不行,你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可怕,我是为你好,你要是跟着我只会害了你。”我思考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同意。\r

    “卧槽,萧放你怎么一根筋,我给你看几样东西,你再考虑考虑。”杨振坤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我的固执显得颇为气愤。\r

    “好啊,我看看是什么。”

    我爷爷是筑墓盖命,邓衡通-揲蓍卜卦、阴婆-灵媒阴亲、刘爷-通灵画师、死变态赵天波-问米请鬼。\r

    那另外还有两人,也不知道是谁,而且刘爷让我待九天又是什么意思?明明能出现的人只有五个。\r

阅读恐怖婚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红捕快被撩日常心脏在跳动[第五人格]猫片博主的吸猫日常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老板与小狼狗都市贵公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