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问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有没有,我从来不知道爷爷有什么,他要真是像你们说的那么厉害,我哪儿还用过现在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我赶紧解释,万一这个死变态不相信我的话咋办,看样子我并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r

    “哼哼,如果萧疯子没把他得到的东西传给你,这老刘让我们来岂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死变态冷哼两声,我说我也不知道,刘爷只是说让我守在这里,也许会有人过来找我。\r

    万一被他抢走了怎么办?可是不拿的话又怕被他锤爆。\r

    “怎么?害怕我抢你的东西?”死变态冷冷一笑,我赶紧说不敢不敢,再说您既然和我爷爷一辈的,怎么能和我一个小辈一般见识。\r

    提到我爷爷,我这才觉得不对劲,他要是夜淮七贼之一,那也太年轻了吧?不过三十几岁的样子,难不成修炼了什么妖法不成?\r

    “我们是夜淮七仙!”\r

    我去,你以为留着长发你他妈就是仙?我在心里暗暗嘀咕。\r

    嘴上却赔笑着说:“对对对,您是仙!”。\r

    “你不必拿话将我,梦笔幻纸是你的,我即便抢去也没用,我只不过想瞧瞧都有谁比我先到。”死变态倒也不像说谎,我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去把刘爷留下的东西拿出来。\r

    我去我睡得屋子里拿出这两样东西递给他,就连我昨天和前天记录的东西都还在上面,死变态接过看了一眼,哂笑着说:“哟,邓瞎子和老阴婆倒是积极。”。\r

    这不用问了,这厮铁定就是夜淮七贼之一,他不透露姓名也没关系,反正等会儿这上面也会自己显现出来。\r

    “这个……您是不是认识我爷爷?”我干笑两声,生怕语气不对把他得罪了。\r

    “当然,你爷爷得到的东西是不是传给你了?”死变态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冰冷无比,妖冶的眼神盯得我头皮发麻。\r

    我心里明白,这估摸着也是夜淮七贼之一,通过这两天与他们的接触,发现他们并没有对我做什么不利的事。\r

    所以我不太紧张,大着胆子问他:“你是谁?”。\r

    “嗯,不错不错,萧疯子的孙子果然不是一般人。”死变态微微一笑,又坐到了邓衡通和阴婆坐过的那把椅子上。\r

    “你也是夜淮七贼中的人吧?”我开门见山的问道,心里估摸着也是因为梦笔幻纸的缘故。\r

    “什么夜淮七贼!”死变态怒气冲冲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吓得一哆嗦,难道他不是夜淮七贼?\r

    我不敢怠慢,这个家伙刚才的气势真有些唬人。\r

    “别啰嗦了,把梦笔幻纸拿出来我瞧瞧。”死变态直接点名要见这两样东西,我为之一顿,不知道该不该拿出来。\r

    “那你爷爷去哪里了?”\r

    这个问题倒是他第一个人问,前面的阴婆和瞎子根本是毫不关心我爷爷的死活。\r

    我红着眼说:“爷爷死了。”。\r

    “去舀一碗米出来。”死变态冷冷吩咐,看起来情绪很不好,所以我也不敢多问,赶紧去厨房舀了一碗米出来。\r

    当我把米放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又说:“把桌子搬出去。”。\r

    我只好照办,一个人费劲的将那张八仙桌扛了出去。\r

    死变态跟着走了出来,从他的衣兜里掏出一沓白纸,又对我说:“点燃三炷香,插在米碗里。”。\r

    我虽然搞不清他到底想干嘛,但也不敢不听,赶紧拿了三炷香出来,没想到死变态看见过后,不屑一顾的说:“你这是柴火还是香?”。\r

    我说刘爷这里只有这种香。\r

    “算了,将就用。”死变态将白纸向天挥洒,随即看见他抓住其中一张,咬破中指,面无表情的在白纸上面写着什么。\r

    嘴里喝道:“八字敕命,阴阳通灵!”。\r

    这一刻我不禁对死变态刮目相看,还真他娘的有气势,不过说完这句话我就见他双目紧闭,好像和尚入定了一样,就连呼吸都听不见了。\r

    我心想这家伙不会死了吧?死了也好,这种不男不女的死人妖留着干嘛。\r

    但我的诅咒失败了,过了大概五分钟,死变态睁开了眼,脸色更白了。\r

    “请不到你爷爷的魂。”死变态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有些懵逼,难道他刚才是去请魂去了?\r

    “你确定你爷爷死了?”。\r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爷爷没死?爷爷要是没死的话,早该出来替我解围啊。\r

    “这是九叔告诉我的,我家里还有爷爷的灵牌,尸首我确实没见过。”死变态的话倒是让我心里燃起了希望,爷爷不会真的没死吧?\r

    “老九的话,应该不会有错,但我刚才问米确实没有请到你爷爷。”死变态显得有些疑惑,我说问米是什么?\r

    死变态说没人对你说过我们七人的异能吗?我就是问米请神。\r

    “不知道,我没听过。”我摇头,根本不知道问米是啥意思,不过从他刚才的动作中倒是发现了一些眉目,应该就是请鬼上身吧!\r

    “那刘爷的确是死了,我亲自下葬的,你能不能问问刘爷?”\r

    刘爷被鬼差带走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否还留在阴间。\r

    “不行,我没老刘头的生辰八字。”死变态摇摇头,我顿时失望之极,还以为来了个大仙,原来也是个半吊子。\r

    “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死变态显然不高兴了,我赶紧赔笑:“没啥没啥,就是觉得可惜。”。\r

    “既然找不着你爷爷,不如就把你的魂魄炼化了吧!”死变态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那模样就像个吃人的妖怪。\r

    我吓得面无人色,哆哆嗦嗦的说:“您和我爷爷不是朋友吗?干嘛要害我?”。\r

    “谁说我和他是朋友?我们是仇人,你以为我刚才问米是为了请你爷爷吗?我是为了当着他的面吞了你的生魂。”说着说着,死变态便越靠越近,我这才相信他不是开玩笑。\r

    只是这家伙变脸也太快了吧?一开始只是觉得他像太监,现在看来真是恶魔。\r

    “你不能动我,邓衡通和阴婆说过,有人害我的话他们会帮我报仇。”我大吼一声给自己壮胆,但显然效果不佳。\r

    边说边退,已经退到了门口,希望我的谎话能唬住他。\r

    “死到临头你还想骗我?邓瞎子和老阴婆怎么可能会管你?如果你爷爷活着我兴许还有点忌惮,但现在他死了,你也只能去陪他!”死变态的话音还没落地,我就感觉眼前人影一闪,同时天灵盖多了一只手。\r

    整个身体顿时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疼的浑身痉挛,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硬生生的要从我身体里抽出来一样,口水鼻涕一起流了下来。\r

    不过疼归疼,我的意识却清醒,他似乎并没有从我身体里抽走什么。死变态折腾了十来分钟终于放弃了,嘴里喃喃自语:“他妈的,你这死鬼爷爷果然有点本事。”。\r

    他将我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我满头冷汗,心想操你妈啊,无缘无故就把我弄成这样。\r

    “算你命好,这次就放过你。”我躺在地上跟条死狗一样,脑子里乱成一团,真是恨自己太弱了。\r

    “老板,取寿衣。”门外传来昨天那个死人的声音,死变态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生魂没有,亡魂也可。”。\r

    说着便舔着嘴唇出去了。\r

    正好,变态咬鬼,狗咬狗,最好是同归于尽。我被他摔的气血翻涌,咳嗽着从地上爬起来。\r

    我本以为死变态能干掉昨天个叫周晓辉的恶鬼,哪儿想到却看见他倒退回来,嘴里还发出一阵阵干笑:“夏姐,误会,我要知道这是你做的媒,我哪儿敢动。”。\r

    我歪头看去,原来是阴婆和那个男人一起,死变态顿时变得恭顺无比,我在心里哀叹,这就是实力的差距。\r

    阴婆一出面就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而我却被他像扔垃圾一样扔到地上。\r

    “姓赵的,我老婆子做灵媒就算缺德了,你居然狗改不了吃屎,还是喜欢请鬼上身。”阴婆冷冷开口,死变态笑着说:“夏姐你这话我听不明白,大家不都在吃屎吗?怎么着,您倒装起圣人来了?”。\r

    死变态这话恶毒,果然阴婆脸色一变,喝骂道:“不男不女的东西,你当年不过是捡了一点残羹剩饭,有什么资格和我们相提并论。”。\r

    “行,我是没资格,但你们他妈干的事就能见光?”死变态冷笑两声,似乎刚才的忌惮全是假的。\r

    “我没功夫和你瞎扯,赶紧滚,别耽搁我办正事。”阴婆不耐烦的挥挥手,看样子也不愿和他正面起冲突。\r

    死变态回过头来,对着我狞笑了一下,舔着嘴唇说:“你最好祈祷你的魂魄永远别出现,不然我一定会抽了你的生魂。”。\r

    “操你妈的,老子是日了你媳妇儿还是杀了你爹?”我在心里大骂,不男不女的死变态最好出门就被车撞死。

    “死了?”死变态脸色一变,就像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r

    “是的,是九叔告诉我的。”我点点头,虽然我没有见着爷爷的尸首,但九叔是巡冥御史,这件事我觉得不会有假。\r

阅读恐怖婚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绝代农民一念成瘾蜜芽的七十年代青春之魔法乐章大明小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