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杀人灭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锻造一件法器,只需要采取某些金属的精华,用地底烈火反复灼烧,一般十天的时间里就能锻造成型,再在内部刻入攻击或者防御的阵法,就能得到一件法器。

    但是锻造一件灵器,工艺就复杂得多,首先锻造的材料就是可遇不可求,必须是诞生一丝灵性的天材地宝,其次灼烧的火焰也有所不同,必须是高阶修士体内生出的三昧真火,另外,锻造灵器的场所也很有讲究,必须根据灵器属性选择相应的场所,否则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看到他们眼中实力超群的周方,竟然被聂长空一巴掌就拍飞了,池寒和熊青两人感到了极度的震撼,只见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对方心底里巨大的恐惧。

    “竟然没死?”

    聂长空却是毫不理会这两人的反应,只见他的目光在远处一扫,看到周方居然还有几分呼吸,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不过很快这道神色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轻蔑的冷笑。

    刹那之间,周方就感觉像有一块千斤重的巨石,重重地砸在身上,震得他好像散了骨架一般,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剧烈疼痛。

    在此之前,他曾经在山门前见过真传弟子,自然知道这种人神通广大,修为高深,万万得罪不得,但是现在第一次和真传弟子对上,周方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渺小。

    没有错,就是渺小!

    随后,他大手一伸,凭空浮现出一道强横的力量,一下横跨了二十丈远的距离,直接落在腾龙剑上,再猛然向后一拉,只听得一道“嗖”的破空声响起,腾龙剑就被聂长空稳稳抓在掌心。

    “好!好!好!有了这把腾龙剑,我的实力至少能够增加三成!不过,剑身里的阵法怎么会破损得这么厉害?里面的器灵去哪里了?”

    聂长空爱不释手地摩挲着腾龙剑,一脸的心满意足,不过当法力浸入到剑身之后,他的眉头不由高高地蹙了起来,脸上满足的神色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修士的法宝,分为法器、灵器、道器、仙器等等。

    其中,法器是最低级的法宝,灵器比法器要高级得多,而道器又比法器更为高级,而威力最大的则是仙器。

    砰!

    聂长空这一掌看似轻描淡写,但实际上威力巨大,只见周方刚刚来得及将腾龙剑格挡在身前,身躯就如同狂风中的一片落叶,不受控制地远远倒飞出去,一连飞出二十丈远后,才重重摔落在地上。

    殷红的鲜血,从他的七窍中泉涌般流了出来,几个呼吸之间,周方全身上下就染得一片通红。

    “这……这就是真传弟子的实力?”

    聂长空出手的瞬间,周方立刻意识到形势不妙,当即就想运转起全身的罡气,可还没等他的气海发动,对方的攻击就重重落在身上。

    对方举手投足之间拍出的一掌,自己不要说抵挡住了,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巴掌落下来,这种绝对实力上的碾压,让周方深深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

    天时地利人和,这才是锻造灵器的第一步,接下来至少要用三昧真火灼烧七七四十九天,必须淬炼到没有一丝杂质,然后才能定型、刻入阵法和激发灵性,在这几个过程当中,也绝对不能出任何一点的差错。

    和锻造法器不同的是,锻造灵器多了一个激发灵性的步骤,这一步是将法力灵气注入到灵器之中,将其诞生的一丝灵性彻底激发出来,如果这一步成功的话,灵器就不再是冷冰冰的武器,而是有了自我意识的法宝。

    灵性经过长期闻言,逐渐成长为器灵,而有了器灵的法宝,威力比一般的法宝要增加数十倍甚至上百倍之多,甚至还能够自我修炼,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更加强大。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幸好灵性并没有完全消失,只要重新刻入攻击阵法,再放入丹田中温养一段时间,说不定就能培育出新的器灵来!”

    闭目细细体会了半晌之后,聂长空蓦然睁开双眼,脸上浮现出大喜过望的神色。

    原本,腾龙剑虽然是一把上好的灵器,但是它曾经遭受过重创,内部的阵法早已经破损得七七八八,就连器灵也彻底消散不见了,但是它还残留了一丝灵性,只要重新祭炼一番,有很大的几率能恢复到昔日的模样。

    “聂师兄,你今天夺我的腾龙剑,又将我打到重伤,既然在下技不如人,就应该心服口服。但是……聂师兄你这样做,是强取豪夺,是恃强凌弱,是以大欺小,所以在下绝对不服!不过,在下也不打算把这件事上报给宗门,毕竟依靠别人的力量,远远不如一凭借自己的力量。所以在下恳求聂师兄能够给我五年的时间,五年之内,我必定能够成为真传弟子,到时候再向你讨教一二!”

    就在聂长空喜不自禁之际,浑身是血的周方突然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对方身前,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周方的心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恨意!

    这种恨意,既有对聂长空恃强凌弱的仇恨,也有对自己实力不济的痛恨,更有不能掌控自己命运的悔恨!

    从修炼之初,周方就定下一个明确的目标,就是牢牢把握自己的命运,但是现在看来,不要说把握自己的命运了,就连能不能活过今天都是未知之数。

    为了报夺剑之仇,为了继续修炼下去,为了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无论如何,周方今天都必须活下来,所以他要铤而走险,要和这个高高在上的聂长空赌一把!

    像聂长空这种心高气傲的人,只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自视甚高,他们对待那些修为低下的人,就像是对待一堆草芥,完全没有任何情感可言。但越是如此,这些人越受不了挑衅,也越有可能犯下致命的错误。

    周方正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毫不犹豫地提出五年之约!

    “什么?他还想要用五年的时间来报仇?这个姓周的真是彻底疯了!”

    听到周方的话后,熊青不由大惊失色,只见他双目圆睁,死死地盯着周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启禀聂师兄,你千万不能听信这个人的鬼话!他现在明明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很显然是想让你饶他一条小命,只要等到风头一过去,这个人肯定会去上告宗门,到时候聂师兄你的一世英名就要毁于一旦!三思啊聂师兄!”

    和熊青截然不同的是,池寒立刻就察觉出周方的意图,只见他的反应十分激烈,指着眼前的周方,神情异常激动地说道。

    也难怪他的反应激烈,如果今天周方能够侥幸逃脱,池寒暗害同门的事就将大白于天下,到时候他就死无葬身之地。

    “区区一个蝼蚁,竟然也敢和我定下五年之约,不得不说你的胆子很大!不过,你真以为本座是等闲之辈,能够让你这只蝼蚁玩弄于股掌之中?”

    几人的话传到耳中,聂长空的脸上却是古井无波,没有任何情感的波动,只见他沉吟了片刻后,脸上就浮现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

    “不好!”

    看到聂长空脸上的笑容,周方心中立刻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知道自己的计谋被识破,当即不假思索地反身就走,想要快速逃离这个地方。

    “迟了!”

    聂长空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大手一张,也不见有其他动作,只听得天空之中传来轰隆隆的巨响,一个足足有宫殿大小的掌影就浮现在众人眼前,笼罩方圆数十丈的地方,并且狠狠地拍向地面。

    轰!

    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地面凭空出现一道巨大的掌印,陷入到地里足足有半丈深,只见周方躺在深坑之中一动也不动,身上的法衣早已经四分五裂,鲜血从他全身上下泉涌一样地激射而出。

    “好!好!好!实在是太好了!”

    看到这一幕,池寒不由欣喜若狂,一连串的“好”字不由脱口而出。

    “好了,知道你们残害同门的人已经死了,这下就不会再有人知道真相了。不过本座还有一个担心,就是本座今天抢夺同门腾龙剑的事,不知道会不会泄露出去?”

    聂长空冷冷地看着池寒,突然说了一句让对方大惊失色的话。

    “什么?聂师兄饶命啊!对了,我可以对天发誓,绝对不会将今天的事泄露出去半分,否则就……”

    看到聂长空突然说出这番话,池寒和熊青哪里还不明白,对方心中已经起了杀意,他们眼前当即一黑,下意识地双双跪倒在地上,大声地苦苦哀求起来。

    轰隆隆!

    谁知道话音还没落下,原本碧空如洗的天空之中,突然亮起两道霹雳闪电,正中两人的脑袋,顿时将他们轰成了一团漆黑色的灰烬。

    至于道器和法器的锻造工艺,比法器、灵器更要复杂数百倍,不要说一个修士,就算是一个门派倾尽全力,也不一定能够锻造出来。

    聂长空虽然是真传弟子,但是要得到一件灵器法宝,也是难于登天,所以他看到周方手上有一件灵器的时候,当即就动了抢夺的心思。

阅读九天道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鹤鸣十年燕云燃刀客的位面之旅网游之惊澜剑神超品狂医沥血魔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