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太清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易清风哈哈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只见他大袖一挥,三只巨鹤就摇摇摆摆地走上前来,张开硕大的翅膀,恭恭敬敬地伏在地面上。

    易清风坐上居中的那只仙鹤背上,周方等其他十人,分别坐到另外两只仙鹤的身上。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其他九名太清宗的入门弟子已经休憩完毕,纷纷走上擂台,只见周方、沈北斗、袁子仪等十人一字排开,身躯挺拔,腰杆笔直,站立在众人的面前。

    在他们的面前,是上千名面色肃穆的晋国青年才俊,黑压压的人群,和他们只有几步远的距离,但是他们却很清楚,几步距离看上去并不遥远,但是穷尽他们一生都难以逾越。

    一步仙人,一步凡人。

    直到这个时候,所有人才明白一件事,他们和易清风之间的差距,恐怕比天堑还要大!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要说什么炼体九层的绝顶高手,也不要说什么位高权重的王公大臣,恐怕就连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也只不过是一只随手就能捏死的蝼蚁。

    “厉害!太厉害了!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必须像易师兄一样,有这种超凡绝伦的强悍实力!不过,易师兄这一次得罪了华家,恐怕对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观礼台上,易清风缓缓睁开双眼,悠悠站起身来,对晋国皇帝一拱手,道:“今日多有叨扰,如有得罪之处,还请陛下多多包涵。”

    观礼台上的其他人等,立刻也跟着站了起来。

    “仙使能够大驾光临,让鄙国上下蓬荜生辉,又何来叨扰之说?仙使实在太客气了!”

    听到易清风的话,晋国皇帝的脸上,立刻露出惶恐不安的神色,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见他摆了摆手,十分客气地说道。

    “既然如此,本使就先行告辞了!”

    一阵言不由衷的寒暄过后,广场再次陷入到死一样的沉默中,众人神色肃穆,面沉如水,或静静站立,或端坐如松,但是都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华天雄被杀的一幕,极大地震撼了他们,以至于所有人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身为三大家族之一的秦州华家家主,华天雄不仅位高权重,显赫一时,而且还是一名炼体九层的绝顶高手,修为之高,世所罕见。

    但就是这样一个让人仰望的厉害角色,在仙使易清风的面前,却像一只蝼蚁般被轻松碾杀,华天雄不要说出手反抗,就连开口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怎样的一种实力碾压?

    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周方并没有对易清风感到惧怕,心中反而还十分羡慕。

    不过,他心中还有一个疑问,既然华家号称自己家族也有仙人,易清风却还是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难道他就不怕华家秋后算账吗?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三只仙鹤冲天而起,片刻之后,就在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只有他们有资格乘坐仙鹤,至于他们要带去的随从,则要跋山涉水,漂洋过海,至少花费一年的时间,才能到达太清宗。

    ……

    看到周方这副模样,前面的易清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不过很快就转过头去,专心致志地赶路。

    “飞了!我竟然在天空飞行!太神奇了!”

    周方一边运功抵抗狂风,一边好奇地东张西望,对一切都感到新鲜。

    左右看了片刻后,他又好奇地探出头去,看向下方的地面。

    巍巍山脉,绵延长河,无垠平原,城池村庄,曾经在周方眼中高大巍峨的一切,现在全部变得十分渺小,像蚂蚁一样渺小。

    “蝼蚁!蝼蚁!果然是蝼蚁!”

    看到这一幕,周方不由心神剧震,胸中涌起阵阵难以言表的复杂情绪,一时间难以自持,差点就从鹤背上掉下去。

    他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易清风要称呼华天雄等人为蝼蚁了。

    这个蝼蚁的称呼,不是嘲讽,也不是蔑视,而是一个事实,一个赤裸裸的事实。

    试问,一个在九天遨游的修仙者,又怎么会在意脚下的一切?

    所以华天雄等人,不,是所有的凡人在他们眼中,都只不过是蝼蚁!

    一想明白这个道理,周方的心境,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他的眼界太低,以为能够成为凡人中的人上人,就是了不起的大成就,现在想想,这种想法简直幼稚得可笑,与天同齐,才是真正的大成就,大境界。

    似乎感应到他心境的变化,周方体内的罡气,立刻如万马奔腾一样疯狂地运转起来。

    砰砰砰砰砰!

    淤塞的臣脉,在罡气反反复复的冲击下,一条接着一条被打通,周方的修为,在不知不觉间疯狂地不断攀升,攀升,再攀升。

    不过,周方对此却是一无所知,只见他双眉紧锁,神色茫然,仍然沉浸在这种复杂难言的心境中,一时间难以自拔。

    “到了!”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周方体内的臣脉刚刚打通半数时,易清风的一声断然暴喝,打断了他的修炼。

    易清风的声音十分洪亮,震得所有人立刻清醒过来,他们迷迷糊糊地回过神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再定睛向前一看,顿时全部陷入到石化之中。

    震撼!

    太震撼了!

    首先浮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三颗碗口大小的明珠,三颗明珠呈现出品字形,镶嵌在天空之中,正散发出柔和明亮的白色光芒,将眼前的一切照得通明透亮。

    在明珠的下方,是一道连绵不绝的山脉。

    山脉中,群山环抱,重峦叠嶂,足足延绵到天的尽头,根本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座奇峰峻岭。

    山峰上,郁郁葱葱,苍翠欲滴,白练一样的瀑布飞流直下,缥缈的云雾缭绕左右,无数的仙鹤在其中穿梭。

    最让众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一条连绵不断的山脉,竟然是悬浮在半空之中。

    仙家圣地!

    仙人的手段,简直匪夷所思。

    众人看着这一切,表情凝固,目光呆滞,对这种通天彻地的手段,感到深深的震撼,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真传弟子出行,闲杂人等一律避让!”

    就在这时,一道极为洪亮的声音,从远远的天边传来,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只见一点黑影,从远处疾驰而来,速度似缓实疾,几个呼吸之间,就化为拳头般大小。

    “速速下鹤!”

    易清风闻言,不由脸色大变,立刻从仙鹤背上翻身而下,站立在道路一旁,双手下垂,目光向地,一副极为恭敬的模样。

    看到易清风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周方等人不敢怠慢,也飞快从仙鹤背上落下,有样学样,老老实实地站在道路一旁。

    他们刚刚站好,黑影就来到众人身前。

    黑影由几十只仙鹤组成,每只仙鹤的背上,都坐着一名身穿蓝色道袍的年轻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极为嚣张的神色。

    在几十名蓝袍弟子的中间,有一架由八只仙鹤拉动的辇车,上面坐着一名身穿紫色道袍的年轻人,正在闭目养神。

    这一群人,缓缓停在易清风等人的身前。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胆敢惊动辛师兄的辇驾,活得不耐烦了吗?”

    领头的一名蓝袍弟子,看见易清风等人后,不由眉头一皱,气势汹汹地质问道。

    “在下长庚院普通弟子易清风,无意间惊动辛师兄辇驾,罪该万死,请辛师兄看在同门的份上,宽恕在下的罪过!”

    易清风的头,垂得更低了,用一种极为惶恐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回道。

    听到易清风的话,包括周方在内的十名入门弟子,全部都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几个时辰之前还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易清风,现在竟然会变得如此恭恭敬敬,甚至他的话里还有一种极度的恐惧。

    没有错,就是恐惧!

    “你既然知道罪该万死,还不速速跪下?”

    蓝袍弟子闻言,脸上立刻露出不耐烦的神色,用更加洪亮的声音呵斥道,其中还夹杂着一种不容置疑的霸道,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这……”

    易清风顿时为难起来,迟疑了片刻,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平心而论,他自问并没有惊动“辛师兄”的辇驾,但是对方人多势众,那个“辛师兄”又是个真传弟子,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普通弟子,万万不能得罪对方。

    易清风的心念急转,不过也只犹豫了片刻,就猛然一咬牙关,双膝飞快地弯了下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沈北斗等人不由目瞪口呆,不过他们也很清楚,就连易清风都要跪倒在地,就更不要说他们了,当即有样学样,纷纷跪倒在地上。

    不过,十一人当中,却还有一个人纹丝不动,似乎没有听到蓝袍弟子说的话一样。

    正是周方!

    只见他腰杆挺拔,身躯笔直,站直得就好像一柄长枪,显然没有丝毫要跪下的意思。

    三千尺的高空,温度寒冷,空气稀薄,凛冽的狂风吹在身上,像刀割一样剧痛难忍。

    鹤背上,包括沈北斗在内的九名弟子,如同缩头乌龟一样紧紧贴在鹤背上,头也不敢抬一下,只有周方一个人,暗暗运转罡气对抗狂风,还能保持挺拔的坐姿。

阅读九天道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末世修仙高手龙之崛起了解一哈王者超神的小兵我的私家和合鬼孢子纪元一代冥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