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陆摘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还有,当初甄威对仙门的描述只有三言两语,但周方却敏锐地察觉到,在神秘莫测的仙门面前,陆氏和官府根本算不了什么。

    事实上,他的猜测一点也没有错,太清宗作为一个修仙门派,统辖的国家足足有上百个,大晋国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国,在太清宗面前,不要说什么陆氏,就连晋国皇帝也算不了什么。

    不行,得立刻走,走得越远越好!

    周方用水洗去全身的血迹,又换了一件衣裳后,将惊魂未定的小乞丐们叫过来,吩咐道:“我杀了这些人,得罪了陆氏,肯定不能在天星城待下去了。现在我要走了,墙角里还有十几两银子,你们都拿去吧,从今以后,你们就得靠自己了。”

    说完之后,他深深看了几个小乞丐一眼,就头也不回地直奔北门而去。

    皇天不负苦心人,周方终于从一个小乞丐,变成一头蛰伏在荒丘的猛虎,而白和等人的咄咄相逼,又让这头猛虎蓦然苏醒,冲破樊笼,浴火重生!

    原来,这才是做人的感觉,脚踩大地,头顶苍天,堂堂正正,光明磊落。

    周方紧握拳头,仰天长啸,尽情释放这种激情和快意。

    很快,周方就出了北门,在平坦宽阔的官道上没走两步,就立刻转变方向,一头扎进了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他在野外生活多年,如今又有武功在身,进入深山后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很快就彻底消失在丛林之中。

    “我现在手上有好几条人命,不论是陆氏还是官府都不会放过我,就算我逃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不过,如果我有了自保的能力,又或者成为仙门太清宗的弟子,他们恐怕就奈何不了我了。”

    在丛林中一连疾走了两个时辰,周方才停下脚步,盘算了片刻,就决定要去万朝城。

    他在昌隆武馆偷学了三年,境界堪堪突破到炼体三层,也就是内蕴神华,外露锋芒,但想要更进一步的话,就需要更多的机会。

    仙门大选,就是增进修为的最好机会。

    周方原本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可惜在他八岁那年,父母双双染上恶疾,不久后就相继撒手人寰,自此之后周家就衰败了。

    无所依靠的周方只能流浪街头,成了一名吃百家饭的乞丐。

    流浪的这几年,周方吃过各种各样的苦头,他曾经为了半个馒头,被人足足痛骂了半个时辰,也曾和野狗抢食,结果被咬得遍体鳞伤,还偷吃过寺庙的供品,被大和尚打得奄奄一息,丢在雪地里差点冻死。

    正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为了生存,周方被人打被人骂,被人嘲笑被人讥讽,被人狠狠踩在脚底,看上去早就尊严丧尽,一文不值。

    但是,周方并没有就此沉沦,因为他十分清楚,乞讨绝对不是长久之计,所以他只要一填饱肚子,就会去昌隆武馆外偷学武功。他的胆子极大,心思又很缜密,做事几乎滴水不漏,在昌隆武馆外足足偷学了三年,都没有被人发现。

    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闯下大祸,因为白和口中的“陆氏”,是天星城最顶级的家族,没有之一,他们的势力遍布全城每一个角落,就连官府也不放在眼中。

    周方杀了白和,就等于得罪了陆氏这个庞然大物,如果还继续留在天星城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走一趟万朝城。

    打定主意后,周方稍微辨别了一下方向,就向北方走去。

    ……

    “说,你到底管不管?我就这么一个哥哥,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杀了,赵明,你这个便宜妹夫当真要不管不问?”

    抽泣了片刻,少妇突然坐起身来,指着气定神闲的中年男人,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赵明脸上的横肉抖了抖,缓缓放下茶杯,叹了一口气,道:“娘子,我怎么会不管大舅哥的事?不过你也知道,公子现在正在修炼,就算是我这个贴身管家也不能随便打扰,你就不要让我为难了。”

    “我不管,我不管!如果再耽误下去,杀我哥哥的凶手就跑得无影无踪,到时候我问你还怎么管?还怎么给我报仇?”

    少妇尖叫了两声,突然拔下头上的玉簪,抵在如雪的脖颈上,做出一副要自杀的模样。

    中年男人大吃一惊,连忙说道:“娘子,你先把簪子放下,咱们有话好好说。”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哥哥死了,我也不想活了。赵明,我原来以为你是个有本事的男人,现在看来你就是一个窝囊废,既然这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少妇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手上稍微一用力,玉簪就戳破皮肤,一股殷红的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赵明脸色一变,看出少妇不是在虚张声势,不得不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来回转了两圈,才猛然一咬牙,道:“既然是这样,我也豁出去了!娘子,你先住手,我现在就去找公子,让他派人抓杀大舅哥的凶手,然后将他带到你面前,让你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恨!”

    说罢,他一敛衣衫,就急匆匆地向演武场走去。

    一盏茶的功夫后,赵明来到内院的演武场,只见偌大的演武场外人满为患,一群婢女奴仆围在院外,却没有人敢进去。

    赵明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发现演武场上有两人正在交手,一人是昌隆武馆的甄威,另外一人是一名年轻的公子,十七八岁模样,丰神俊朗,眉宇间有一股慑人的英气,正是陆家的公子陆摘星。

    “气随意走,随心所欲,不要拘泥于固有的招式……”甄威一边和年轻公子打斗,一边不停地出声指点对方。

    豪门世家的弟子,自然也对仙门大选虎视眈眈,但是他们却不进武馆学习,而是直接将甄威这样的高手请进府内,一对一细心指导。

    在昌隆武馆的弟子面前,甄威总是显得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但是在陆府,他却彻底放下身段,不敢流露出半点倨傲的神色。

    看到这幕场景,赵明哪里还敢打扰,只能缩着脑袋躲在一边,静静地等着。

    嘭嘭嘭嘭嘭!

    突然,两人的交手变得异常激烈,不停发出连珠炮一样的响声,与此同时,一股股强横的气浪化为狂风,卷起飞沙走石,向场边的赵明吹去。

    赵明吓得立刻后退,一直退到墙角边,才停下脚步。

    轰!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突然狠狠撞在一起,爆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随后,两道身影一触即分,各自向后倒退了三步。

    甄威一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说道:“不错!不错!终于巩固了炼体六层的境界。从今天起,陆公子你就是一名真正的高手!”

    陆摘星显得有些意犹未尽,问道:“甄师傅,以我现在炼体六层的修为,能否顺利通过仙门的大选?”

    “这……陆公子,你应该知道仙门大选的规则,修为高低并不重要,只要有足够的罡气,就能够杀出重围。我听说有一种叫聚气丹的丹药,能够快速补充罡气,仙门大选的时候,陆公子不妨服上两颗,说不定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甄威迟疑了片刻,避重就轻地说道。

    陆摘星双眼一亮,点了点头,道:“好,我记下了,来人,恭送甄师傅。”

    他的话音刚落,立刻就有四名仆人走了过来,其中两人是年轻貌美的婢女,一左一右搀扶起甄威,另外两人,则是身强体壮的中年男子,手上各捧着一个盛满黄金的托盘,紧紧跟在身后。

    “陆公子,告辞!”甄威心中大喜,向陆摘星一拱手,搂住婢女纤细的腰肢,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甄威离去后,又一群年轻婢女走上前来,开始替陆摘星宽衣解带,擦拭身体。

    “什么事?”陆公子喝了一口茶,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赵明知道陆摘星在问他,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快步走上前来,道:“公子,前段时间小人纳了一个小妾,谁不想今天她的哥哥,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杀死。小人斗胆请示公子,这件事该……”

    “哼!赵明,这种小事也要来问本公子?”不等赵明把话说完,陆摘星眉头一皱,甩手就是一记耳光,重重甩在赵明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后,立刻留下一块鲜红的掌印。

    赵明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疼,他却不敢有任何反抗,当即跪倒在地,诚惶诚恐地说道:“是是是,公子教训得对,是小人一时糊涂,打搅公子修炼,还请公子重重责罚!”

    陆摘星摆了摆手,道:“赵明,你一向精明机灵,做事又十分勤快,所以这一次仙门大选,你就和本公子一起回万朝城。”

    “到了万朝城后,本公子还要继续修炼,你就替本公子到处搜集聚气丹,数量越多越好。只要你将这件事办好,本公子一定不会亏待你,听明白了吗?”

    “是是是,小人一定会竭尽全力,绝对不会让公子你失望。”赵明心中狂喜,在地上“砰砰砰”地磕了三个响头后,才站起身来,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他心里十分清楚,只要将陆摘星吩咐的事办好,自己的地位就会水涨船高,说不定还能从一个小小的管家,晋升为整个陆府的总管家。

    陆摘星对赵明的反应十分满意,又道:“至于杀你小妾哥哥的那个凶手,立刻传令下去,全州搜捕,一旦抓到,就地格杀!”

    “谢公子大恩!”赵明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知道对他的小妾终于有一个交代了。

    不过,等陆家的人马出动时,周方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赵明百般搜寻无果,只能通知官府,让他们广发文书,全国通缉周方。

    天星城,陆府前院的一间房间内。

    一名二十来岁模样的艳丽少妇,趴在床上哭哭啼啼,在她的身后,坐着一名满脸横肉的四旬男人,正端着一杯香茗细细品尝。

阅读九天道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伏天剑尊迷途的佣兵球在飞吉他和他的男朋友们千秋宴医路疯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