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回 金钱至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可是什么?”坐在一旁静静聆听的杨梦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为何老板会说出一个可是。

    “老船匠太老了,已经不制造船了,他也没有收任何徒弟,他说他造的船足够使用一百年,一百年之后自然会有船匠出现。”老板说到这里甚是有些无奈。

    “记住,拿不到钱就下手。”总管的语气就像是那张散发着寒气的石椅一般,冷冰冰的语气着实让人不舒服。

    “是。”红刃并没有多说什么,答应一声就转身离开。只剩下总管在石椅上翘着二郎腿,一手握拳撑着腮帮子,一手……摆弄着红色的匕首。

    旅店。

    “把这废物搬走!真是脏我的眼睛!”男人对死去的收税官表示了极大的不满,对他来说,他的手下没有圆满完成任务就是该死的。

    “是!”手下得到了命令,一个开始进屋搬尸体,另一个也是打扫地面的血迹。“对了……”男人似是想起了什么,“把红刃叫来。”

    “是!”手下迅速清理着尸体与血迹,清理结束后边急急忙忙地去寻找那位名为“血刃”的人。

    “老板,你说,什么办法?”盘乾问老板,老板所说的这个办法关系到盘乾的复仇路,他可得仔仔细细地问清楚了。

    “你们也知道,在离涅纳的东边是一大片水域,这片水域艾尼斯和弥赛亚是平分的,虽然没有明确的界限,但是两个国家都清楚,这片水域是分一半的。”老板细细地给三人讲诉着去弥赛亚的方法。“而在水域中心,有一座很大的岛,甚至比离涅纳还要大,国界就是从那座岛中间划过,岛上有人居住,也有士兵守卫着,但是相对来说,士兵要比其他地方少很多。”

    老板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想要三人从水上过去,抵达那座岛之后再穿越国界,再坐船,而后抵达弥赛亚。

    “这……”盘乾陷入沉思,如果说需要上岛的话就必须要有一条船,“老板,离涅纳有人造船或者卖船吗?”

    “有一位老船匠,可以说离涅纳的船都是他造的,可是……”老板沉默了。

    昏暗的房间里正中央摆着一-张实心的石椅,这石椅尤为沉重,细细一看竟有些寒气飘然而起,看得出来,打造这样一张石椅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

    房间内没有点燃任何一盏灯,从广]内照射进去的阳光并不能驱散房间里的寒气,而无论外头什么天气,一旦走进房间内,必然是能感到一股刺骨的寒冷的,而这股寒气则是那张石椅散发出来的。

    石椅面前站着一个高且壮的男人,门外射进来的阳光只足够照到他的脚。但是可以感觉出来,他在冷冰冰地看着趴在他面前的收税官。

    “来人。”男人低沉的声音唤来两个手下。

    “总管,您吩咐。”两名手下不能进屋,只能在门外侯着。除非有他的命令才能进屋。

    不多时候,一名略矮于男人的瘦高男子进了房间:“总管,您找我?”

    此时,这位总管坐在散发着寒气的石椅上,“你去完成那废物没有完成的工作。”红刃略一皱眉,“是那位雷姓的旅店老板吗?”“对,那废物带了三个人,竟然输给了一年轻人。”

    “什么?!一百年?!”飞鸣被吓到了,“就算是船不下水泡着,光是在岸上晒着太阳也会烂掉吧?”

    老板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原因,他已经不造船了,但是有很人都买了他的船,你们可以去租一条船,让船工搭你们上到岛上。”

    三人没有办法,也只能次日再去岸边询问有没有人愿意搭他们到岛上。

    三人禁不住老板的劝酒,加上三人本身又不怎么喝酒,自然是喝得头晕目眩,甚至自己是怎么上的楼休息都记不清了。

    次日,三人睡到大中午,太阳已经悬在头顶。

    大家都记不清昨晚喝了多少酒,幸好,并没有太多昏沉的感觉,下楼发现老板已经备好了丰盛的菜肴等着三人下楼。

    三人用过饭之后便与老板打了一声招呼就开始往岸边走去。

    到了岸边却发现等待他们的只是平静的水面,一条船都没有。

    “这……”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三人没有办法,只能沿着岸边行走,不多时,发现了一位穿着打扮都与渔民极为相似的人在整理渔网,便上前询问:“请问,怎么这岸边一条船都没有呢?”

    渔民笑了,可是语气里又有几分无奈:“几位一看就是外地人,你们有所不知啊,这新的城主上任之后便下令,说是只有在用船的时候才能把船推出来,打完了鱼就必须收回家里。”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盘乾问:“怎么会有这种无理的要求呢?”

    “还不是这新城主担心咱们这些有船的人搭人到中岛嘛。”渔民整理着渔网,回答道。

    渔民直起身子朝着不远处的几位士兵指了指,“你看,只要是发现一条渔船上有过多的人,就会被检查,说是检查,但还是会二话不说直接把船给砸烂,而且终身不得捕鱼。”说罢,渔民又弯下腰继续整理渔网。

    问到这番话,盘乾对这位新城主的厌恶在瞬间又提高了不少,他就想着是不是应该把城主给击败,让他把职位让出来。因为这个城主做得实在是很糟糕。

    看来,租船上岛是不可能的了,说不定还会害了无辜的渔民。

    三人道了一声谢,便想转身离开,后面的渔民却说话了。

    “你们去找找老船匠吧,去碰碰运气吧。”

    三人又扭回头,盘乾问,“请问,老船匠住在什么地方?”

    渔民说:“只是碰碰运气,他不一定会见你们的。”说罢,就指向一处小房子,甚至还有些破旧的小房子。

    三人皱了皱眉头,一位为离涅纳造了这么多船的船匠竟然会住在这么破旧的房子里。在他们的想法里,应该要比普通人家好一些才是。

    震惊之余,三人还是走了过去。

    老船匠的门紧锁着,是从里面锁着的,这说明里面有人。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盘乾走上前去,叩响了门。

    “师傅,我们是来求一条船的,麻烦您开开门,咱们见面聊吧。”盘乾恳求着说。

    “没有船,快走开。”门里响起了声音,听得出来,这是一位上了年纪之人所发出来的声音。

    “师傅,求求您了。”盘乾再次恳求。

    “我说了没有船。”门内的声音依然冷漠,看得出来房子里的人并不待见盘乾。

    “师傅,我们真的有急事,人命关天。”杨梦耐不住了,也是撒了个谎。

    “吱……”门终于打开,走出来一位胡须已经盖过了嘴巴并且长到胸口的老人,老人脸上的皱纹似是在讲诉着老人一生经历了多少沧桑。

    “什么人命关天的事?”老人问。

    三人见到老船匠出来了,喜出望外,问:“阁下可是那位造了离涅纳全部的船的老船匠?”

    老人滚动着浑浊的眼珠子打量着面前的三名年轻人:“什么事?”

    杨梦解释:“是这样的,我们是外地人,需要到弥赛亚办点事情,但是尼坦斯小镇的国界有重兵把守,我们一句南下到了离涅纳,找一个能去到弥赛亚的方法。”

    “我们打听到了您,然后想要来借一条船上岛。”

    “既然你们打听到了我,就应该知道,我已经不造船了。”老人毅然回绝。

    “可是……您应该会有造完了的船吧?”杨梦不依不饶。

    “没有!没有!”老人怒目圆睁,厉声拒绝,转过身进了房子,“砰”的一声狠狠地把门关上了。

    旅店。

    出了昨天的那些事情,导致今天旅店的生意特别火爆,来吃饭的客人其实都并不是为了吃饭,而是想来看看在大家口中传得神乎其神能打得过打手的那位年轻人。

    嘈杂的旅店里讨论的都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七嘴八舌,有的说那位年轻人特别强壮,身高九尺,打三位打手像痛打落水狗一般简单,也有的说那位年轻人一次性打了十多个打手,打手们毫无招架之力,被打得落荒而逃。

    霎时,各种版本,各种流言满天飞,不明白的人都不知道应该相信哪位说的版本了。估计盘乾听到这般讨论可能会无奈地笑吧。

    也有好事者问老板昨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可是老板也只是笑笑不作回答,众人看到老板这样子,便讨论得更起劲了。

    老板不说出来的原因是他发现这个话题可以给他带给很多客源,如果现在就把事情说出去会导致一些顾客的不满意,还不如保持神秘,让他们猜去吧。

    这时候,一声脚步重重地踏在地板上。

    吃饭的众人没有理会,太吵了,一声脚步又如何能挡住流言蜚语。

    “老板呢?!”脚步的主人大喊。

    众人望去,竟然是红刃!

    “恩人,祝你们行程一路顺风。”老板又举起了杯子。

    三人不好意思对老板的客气置之不理,也是举起了杯子,一饮而尽。

阅读自由图腾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网游之邪帝传万妖龙皇魔法师的遗产浮华半世,浮华一梦素衣莫中餐厅之全知全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