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向我爹下跪道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种苗又必须在土壤里保存,所以远程运输并不容易,而且从外地运输到本地,种苗的存活几率也要打上折扣,你明白吗?”\r

    听林丝雨把这事说的如此困难,唐卓忽然面色严肃地道:“林姐,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会解决的。”\r

    林丝雨看到那辆车开远,忽然笑着说道:“那个令人恶心的家伙总算走了。”\r

    唐卓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林姐,中午你要不就在这吃饭吧。”\r

    “不了,我还得回厂里去,你也知道我这是挤出来的时间。”\r

    这话一说,刚觉得自己已经逃出生天的郑西风,听着身后传来的喊叫和紧随其后的咸鸭蛋,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唐卓,我和你没完!”\r

    “他在这呢!有种别跑,小子,看你还敢不敢瞧不起农民。”\r

    “追啊!”\r

    林丝雨摇了摇头,收起了玩笑的脸色,正色道:“而且,现在多了郑西风这样一个麻烦,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我想他应该不是在吹牛,我需要提前找好门路,预购种苗,否则最后真的会像他说的那样,地有了人也有了,却没东西种。”\r

    唐卓不太懂这些,问了句很外行的话:“林姐,现在不都说网上什么都能买到吗?就算他能垄断实体店的生意,我们网购不行吗?”\r

    林丝雨认真说道:“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中草药的种苗和蔬菜的种子不同,中草药的种苗是需要在良田里培育的,一切都是人工培植。\r

    人工培植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批量化生产,以及成熟周期的缩短。\r

    如果是种子,没准儿就成了野生的那样,需要好几年才能长成熟,所以我们一般都是买胚芽状态的种苗。\r

    “这么说我惹你不高兴了?”唐卓有些纳闷,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林丝雨,直把她看得不自在,恰好就在这时,村委的院门口突然冲出来三个人。\r

    胡小奎和胡三石一左一右,簇拥着一个满脸鸭蛋黄的男人跑了出来。\r

    林丝雨连忙转移唐卓的注意力,喊道:“唉,他好像跑了,你快看那个人是不是郑西风。”\r

    唐卓回头一看,吓了一跳,乖乖,差点没认出来那家伙是郑西风,怎么一脸的粪?\r

    不过唐卓可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他冲着院子里喊道:“别在里面找人了,郑西风跑出来了,他在这!”\r

    郑西风虽然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唐卓,但是形势比人强,不敢逗留,在胡小奎和胡三石的掩护下上车逃跑,大多数村民已经放弃。\r

    但有些村民依然锲而不舍的追着,一手一个咸鸭蛋,一手一个粽子砸在郑西风那辆奥迪Q7上。\r

    既然是因他而起,就该因他而终结。\r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矛盾根源在郑西风身上,那就解决郑西风。\r

    反正他跟郑西风之间远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生死之仇,岂是一顿羞辱就能偿还的?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r

    林丝雨又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唐卓胸口,眯眼一笑道:“而且,你以为这点小问题就能难倒我?莫不是太小看姐姐了。”\r

    “不敢。”唐卓笑着连连摆手。\r

    这时,林丝雨看见一脸阴沉,慢慢从村委会走出来的胡友贵,她那根手指改为勾住唐卓的衣裳,小声道:“这还差不多,那接下来还需要我替你跟胡友贵说几句话么?好好敲打一下他。”\r

    唐卓道:“不用,林姐你这是把我当成什么都不顶用的小白脸了?”\r

    林丝雨抬眼看了看唐卓的侧脸:“小黑脸儿还差不多,哪白了。”\r

    只是说完之后,林丝雨仿佛才听懂其中的歧义,顿时啐了一口,道:“姐姐才不需要小白脸。”\r

    唐卓觉得林丝雨也不完全像表面上那样成熟,偶尔展现出来的一面,倒像是个爱脸红的小姑娘,很不经逗。\r

    既然林丝雨药厂还有事情,唐卓也没有再行挽留。\r

    而且林丝雨今天前来的效果已经达到,村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今后一定不敢再小觑他们唐家。\r

    目送林丝雨离开,唐卓一转头,刚好看见不远处有三个人正在往村委会这边走来。\r

    原来是二老和堂嫂赶来了,唐卓在出门前已经吩咐过他们,让他们就在家呆着,没想到还是不放心找了过来。\r

    “小卓!”唐母看见了唐卓,快步的跑了过来,一副神情紧张的样子打量着上下,担心他有没有受伤。\r

    “妈,我没事。”唐卓张开双臂,笑了笑,表示自己很好。\r

    “没事就好,刚刚听到这里乱哄哄的喊打喊杀的,快把我吓死了。”唐母心惊胆战说着,好不容易顺了一口气,又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r

    “秋嫂,原来你在这啊!”\r

    “秋嫂,恭喜恭喜。”\r

    唐母刚还在担心自家儿子惹出了什么祸,可一转眼,就看见往日里那些瞧不起自家的村妇们主动贴上来陪着笑脸贺喜,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巴结自己。\r

    唐母一头雾水,摸不清楚状况,想要问问孩子他爹,却发现唐父也被一些乡亲们给围住,不停的给他递烟。\r

    “唐二哥,你真是深藏不露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你们家小卓这么大本事,咋一直瞒着不告诉大伙呢?”\r

    唐父是个老实人,这么多年除了娶媳妇的时候受到无数人的簇拥,哪里见识过这等场面,接烟的手都有些发颤,紧张地问道:“我家小卓怎么了?”\r

    “你家小卓有出息啊,现在成了大老板。”\r

    “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唐父一惊,连忙追问。\r

    ……\r

    乡亲们现在都想跟唐卓家搞好关系,所以谁也不嫌累,你一嘴我一舌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讲给唐卓父母听,场面十分热闹。\r

    唐卓却发现周芸还站在刚才驻足的地方没有移动一步,眼神也远远的看着某个地方。\r

    唐卓走了过去,晃了晃手道:“嫂子,你在看什么?怎么不说话。”\r

    “啊,我没看什么。”周芸收回看向那辆宝马X5的目光,脸色有些慌乱地低下头。\r

    她的视力比唐卓父母要好得多,所以刚才远远的就看见了唐卓,当时她正好看见唐卓搂着一名女子从村委会里出来,两人还在汽车旁边亲密的有说有笑。\r

    “没看什么?难道你眼睛直勾勾的是在看我?”唐卓笑了笑,弯下腰把脸凑到周芸的眼前,说道。\r

    周芸心里有些吃味,但更多的是好奇,她后退一步道:“瞎说什么,我就是看那辆车挺奇怪,那不是上次来你们家的那个女人吗?”\r

    唐卓这才知道,原来周芸刚才一直在盯着林丝雨的车在看,反问道:“你说林姐啊?上次是来过,怎么了?”\r

    “你们很熟吗?”周芸两只手放在身前,绞着身上的蓝色短衫,声音弱弱地问道。\r

    虽然她知道这不该自己问,她也没有什么资格,可是看见唐卓和别的女子搂在一起的时候,心里不知为何有些酸酸的,以前可是从来没有的。\r

    唐卓盯着周芸看,似乎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什么东西,周芸不敢直视唐卓的眼神,四下躲闪,开始后悔问。\r

    刚准备说算了,却忽然见到唐卓一只手穿过自己耳边的发丝,周芸顿时心里一紧,下意识想要逃离。\r

    可是不等她动,唐卓就已经从她眼前消失。\r

    “哎,你往哪跑呢?”\r

    唐卓站在村委会院墙边上,俯视着正半蹲在地上胡彪,这小子,竟然想趁人不注意偷偷溜走。\r

    唐卓一只手就把胡彪从地上拽起来,一只手反扣在背后,令他动弹不得。\r

    胡彪还想反抗,但被唐卓一巴掌拍在后背,顿时猛烈的咳嗽起来不敢再动。\r

    胡友贵看见胡彪没跑成被唐卓抓住,而且还挨了打,立刻跳出来怒喊:“唐卓,你抓住我儿子干什么。”\r

    这一喊,村民们的注意力都看了过来,刚好他们也对唐卓的父母把事情都讲的差不多了。\r

    唐卓反问道:“你儿子不跑,我能抓他吗?”\r

    “我儿子跑不跑关你什么事情,他爱去哪去哪,你管得着吗?你赶紧给我松开。”胡友贵大步走上前来,就要亲自动手解救胡彪。\r

    唐卓却拽着胡彪后撤几步,拉开距离,但胡彪这个软骨头却被扯得哇哇乱叫。\r

    胡友贵不敢再动,生怕儿子出事,但一张老脸,却依然露出勃然大怒之色,任谁看了都害怕。\r

    唐父看见胡友贵那个凶样,心里就发慌,就算儿子不知怎么成了股东,但是在村里还是胡友贵说了算的,他连忙劝说道:“小卓,你别把人伤着了。”\r

    唐卓淡淡地道:“爸,您放心,只要他不跑,我不弄他,不过我现在正跟他们家算账呢。”\r

    唐卓把目光看向胡友贵,丝毫不惧他眼中的怒意,道:“胡友贵,你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吧,你儿子胡彪都心虚得跑了,你还不知道我这是为了什么?\r

    怎么,难道刚刚在会议室说过的话现在就忘了,按照三天前的约定,我已经改了合同,你儿子胡彪是不是该愿赌服输,做点表示?”\r

    现在林丝雨不在,胡友贵也有了几分底气,强硬地道:“唐卓,你不要得寸进尺,刚刚我可不是怕了你,我是为了乡亲们的利益才低头的!”\r

    唐卓哼笑一声道:“说的好听,为了乡亲们的利益低头,既然这样,当初这么多父老乡亲当初亲眼所见,亲耳听到胡彪承诺输了就像我下跪认错,那你再为了乡亲们低一次头吧。”\r

    话音刚落,立马就有乡亲们接话:“说的就是,做人咋能没有诚信,当初我可是在现场。”\r

    “就算是书记,那也不能这么霸道吧,都是说好的事情,咋不算数呢,这以后咱们怎么相信村里的工作。”\r

    “你们胡家不能这么霸道吧,咋不想想要是唐卓输了呢?”\r

    要是在以前,指望榕水村的村民为唐卓出头,那是想也别想。\r

    但现在今非昔比,唐卓已经成了林氏集团的一员,成了他们必须巴结的人物。\r

    或许胡姓的村民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唐姓这一大家子,却已经一大半都支持起了唐卓。\r

    人就是这么现实,哪怕是山沟沟里的农民。\r

    胡友贵从担任村支书以来,第一次被这么多村民指责,心中怒火中烧,可是却无法埋怨任何人。\r

    要怪,就只能怪唐卓这个臭小子!要不是他,自己岂能丢这么大脸!\r

    唐卓看胡友贵半天不做决定,又道:“胡友贵,我也不让你难做,让你儿子跟我下跪太没面子,毕竟都是平辈,这样吧,让胡彪向我爹下跪,跟长辈下跪这总行了吧?”\r

    胡彪一听这话便开始剧烈挣扎起来:“不,我不跪,打死我我都不会向他们唐家下跪,更不会向你们家这个老家伙下跪。”\r

    唐卓本来还心平气和的,现在却是真的怒了,胡彪一转过来,抬起手就是一巴掌抽在脸上:“给我嘴巴放干净点!”\r

    五根手指印立刻就清晰的刻在了胡彪的脸上,这一巴掌也把胡彪打得晕头转向。

    林丝雨盯着唐卓看了两眼,猜中了一半心思,语重心长地道:“你别因为这是郑西风造成的局面就自责,姐姐说那些也没别的意思,只是让你懂一些这方面的基础知识。”\r

    这么善解人意的姐姐,唐卓真的不知该说什么。\r

阅读驱魂巫医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在天庭开酒楼袭辉破巫局都市至强仙帝海贼之平天时空学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