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矜持留下的苦果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女人举手投足之间是与生俱来的傲然,随着她的动作,粗大的铁锁链摇动着,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声响。

    女人随意的手一挥,石桌子上的空茶具中就泡满了淡绿的茶水,几片细小的茶叶漂浮在上方。

    也从他将她从树林里带回来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了那一世的一切将可能又一次的重演。

    说来也奇怪,明明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嘴角残留着血迹,可乐乐却除了这些之外,其他的一切安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他才不相信乐乐只是这样而已,如果不是被人救了那就一定是他在做梦!

    莫非是去找文涣然问个清楚。

    雕乐离拉过司年,迈步打算直接走,而后想起了旁边的任平生与易安睿,又回过头来小心翼翼的询问着任平生道:“师父,能不能宽限我几天…”

    “去吧!时间不急的。”任平生摆摆手,银白的衣袖像一笔浓墨重彩的点睛之笔,上面的繁复的银线花纹在阳光下璀璨的闪着光芒。

    “小睿,你跟过去。”任平生忽然对站在自己后头的易安睿冒出这么一句话,他实在不放心这几乎风起云涌的世界了。

    易安睿眸光微动,恭敬的道了声是,之后脚步一动,整个人跟一阵烟雾一样消失在原地。

    即使有了易安睿,任平生依旧不放心,心中暗自敲定,他要亲自去一趟九天,看看被囚禁的那个人还在不在。

    待三人全部走完了之后,任平生的院子中央的浮雕为边缘的石圆椅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女人。

    一双血眸红得璀璨,像滴了血的红宝石,一头的黑发被镂空的黑色头纱罩住,只露出耳朵上鬓角几许,面容也被同一料子的繁复镂空的面纱遮住,颇有几分的异域风情。

    可上次看见的文涣然似乎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啊!

    莫非自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三哥在哪?”雕乐离拂压下自己心中隐隐升起的厉寒。

    司年微微一愣,随即回答道:“似乎去了文家。”

    文家?

    看着雕乐离飞速离开的背影,他心中竟是生出了一丝的怅然。

    他一直都是知道的,她的一切永远不可能像现在的这么简单,自从她出生的时候开始,就注定了她即将漂泊不定的风雨一生。

    女子随意的拿起茶杯,却并没有喝,只是摇晃着,将茶水溅得满桌都是:“以为这样就拦得住我,真幼稚。”

    女人放下茶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整个院子又静谧了下来,那个茶杯空落落的摆在原来的地方,只是空气中那一缕幽幽的香味证明了这一切其实曾经存在过。

    文家大厅,雕家三兄弟坐在左右下首,而上方右部坐着一脸笑意的文涣然。

    “雕大哥,你们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学院的课程不会紧张吗?”文涣然笑道,一脸闲适的样子让下头的雕锐格嗤笑一声偏开了自己的头。

    “文少爷不也是吗!玄黄学院的学业不一样也很重吗?文少爷居然还能抽出时间来成亲!”雕廉飞平日不甚爱理人,今日心中那一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

阅读绝世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墨尔本爱情故事镇魂逗痞邪王戏拽妃:废材逆天五小姐混在娱乐圈的阴阳师洪荒之太一大道大风水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