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困境,我喜欢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若说刚才自己是觉得不能放过这个花妖,如今就一定不能放过了。

    雕乐离停住自己一直缓慢放下的锦葵树枝,眸中微露着凌洌的笑意,像一把出了鞘的锋利宝剑一样,冰冷得吓人,也锐利得伤人。

    杀了锦葵,就等着师父与大师兄的联合审判吧!

    说不定,师父念他有功,还会对他另眼相待。而自己在族里但地位一下子就可以提高了。

    而到那时自己再向师父,大师兄义正辞严的谏言一番,就说自己对师妹之死感到十分痛心,与师妹的友谊之情情深意重的,让师父把这个人类女子交于他处置。

    血眸里闪过漠然的浅笑,她是说过可以不杀他,但那是可以,但现在已经不可以了。

    男花妖的所作所为实在令她有些胆寒,这样两面三刀的人,如果不尽早的除去,留下来绝对是一个祸害。她可掐不准如果放了这个花妖之后,待会他会不会跑到族里狠狠的告她一状,然后带领着他族里的人来铲除她。

    这些她可都是说不准的。毕竟,有前科的人是怎么样都不会受到一个警惕心过重的人的信任。

    到那时候,自己实是名利双收。即是得了师父的青睐,又是得了一个绝色尤物,夜夜笙歌。

    向至此,男花妖也忽然被壮了胆子,也不着急跑了,妖媚的细长眼睛一直往雕乐离的脸上与被捂得严严实实的脖颈处瞅去,每看一次,心中一阵高过一阵的心猿意马。

    早就将自己方才的猜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也不再管什么彼岸花属与花族女王转世的事情了。

    果然,雕乐离心中预想的事情几乎已经实现了。男花妖的确已然在心中盘算着应该将这件事情以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和盘托出。

    雕乐离血色的红眸见着男花妖那一连串的含着欲.望的眼光,心中冷笑不已。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这样的人会是一个在官场中生活得特别富实的人,但绝对不会是一个好官。

    雕乐离眼帘微下垂,眸中神色分明。照他这么来说,那也就说明,锦葵只要一死,生命木就已经枯死。而生命木一枯死的时候,这个花妖就已经知晓了,追过来报仇,这也就说明了锦葵死的事情可能已经传开了。

    她终于是明白了锦葵为什么在临死之前露出那样的神色。她就是断定了只要她一死,自己也就活不成了。

    因为听这个妖男一直唤锦葵为小师妹,但明显这个妖男绝对不是一个特别厉害的存在,锦葵的上头还有师姐师兄。甚至,还有锦葵的师父。

    “我都已经全部说了,别杀我…”男花妖的声音将雕乐离从自己的思绪中掘了出来。

    雕乐离轻轻的移开了自己手中一直握着的锦葵树枝,将其从男花妖的脖颈表皮处移开。

    男花妖见状暗里松了一口气,吓死他了!有一度时还真的以为自己会把小命交代在这里。这个人类的小贱人,待他回了族里之后,一定向师父告状。

    雕乐离手腕轻轻的抬起,又一次将树枝尖利的末梢堵在男花妖的脖颈上,甚至已经划开了一道的口子。

阅读绝世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夙妃何辜毛脚道士娱乐之戏精上身淆乱万灵葬天灭世长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