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什么特特殊日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绿葱?

    殷火说的绿葱是谁?

    莫不是……

    而她那么艰难的熬日子的时候,雕乐离这个小贱人居然那么悠闲的戴着嫡女的高帽四处游晃。她不甘心,她哪一点比雕乐离差,不就因为没有人家出身高!

    雕云容狠狠的瞪了一眼雕乐离,握紧了拳头,气急了转身出了门,眼里弥漫着浓浓的恨意,总有一天,她要将雕乐离狠狠的,狠狠的踩在脚下,让世人看看,谁才是真真正正的天之娇女!

    雕乐离嗅到了空气中飘着的轻微硝烟,蹙起两弯烟柳黛眉,灵动的眸子里深沉无比,面色也渐是严肃了不少。

    雕乐离想到了一个可能会出现的人,不过只是灵光闪过那么两秒钟,又摇了摇头,自觉得不可能。

    正在雕乐离苦恼的搜肠刮肚的想着她与谁的交情可以好到那个人为她而奋不顾身的救她时,一个小丫鬟就来到了厨房,先是向雕乐离行了礼,恭敬的道了声:老城主让小姐过去一趟,才将雕乐离的思绪全部打断。

    雕乐离听了小丫鬟的话,以为雕齐豫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嘱咐她。去了才知道,原来是打着“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找你”的幌子,让她快去领训,吃饭!

    雕乐离并不与雕云容搭腔,只是嘱咐了仆婢怎么按要求熬药膳。整理好了一切之后,雕乐离才抬眸正视着雕云容,露出一抹淡笑,语色轻柔道:“二姐姐?真是不好意思,刚刚一心做事,就懒得搭理一些不必要之人,倒是没看见二姐姐站在这。”雕乐离浅笑着,语气轻松,看着雕云容脸色渐渐的垮掉,雕乐离更是笑意更浓。

    “再说这些事,妹妹我可不比二姐姐,姐姐身体娇弱,又没有花力可以支撑,天天卧榻上享福,那里知道我们的苦呢?”雕乐离渐渐的抿住粉唇,似笑非笑的看着雕云容。

    雕云容气的手上拽着的手帕都快被她蹂躏破了,尖利的指甲刺进手帕,发出一道细小的裂声。

    一双眼睛底处像是淬了毒一般的浓黑,雕乐离这不是在讽刺她丹田破裂,花力尽失,只能靠补药吊着身体吗?雕云容越想越不甘心,当年明明是她看着这贱人踏入了那个怪物的地盘被攻击,怎么到头来她却一点事都没有,还意外的夺了魁首。而她,明明应该才是雕家最为耀眼的那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怎么却忽然被发了狂的树藤攻击,失去了她积蓄已久的花力,甚至丹田破裂,不能再次重头修习花力。直接被宣告了死刑。

    想起这些年在雕家,亲生母亲只是一个姨娘,父亲又是个庶系子弟。还兼有正牌的二房嫡母嫡女,她又是个废了的,姨娘又软弱,这些年在雕家她真的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面对着那些仆人的冷嘲热讽,面对是上头嫡母的冷眼相向与嫡妹飞扬跋扈,精神受到的伤害不比身体的差

    她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雕云容丹田破裂是怎么回事,当初,在她昏迷过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救了她?又是谁废了雕云容?

    雕乐离眸子忽然一亮,或者,救她的与废了雕云容的其实会是同一个人!

阅读绝世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浮沉仙歌遇仙桥妖皇说网游之血色迷恋大侠给跪漩涡时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