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渴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呀你还想甩锅么?这口水难道还是冯战歌先喷的?”白潇洒再吼。

    “呃,他害我吐的......”郑小橖缩了缩脖子,说话的音量不禁减小许多。

    “冯战歌,你告诉我,一个强大的炼金术师需要具备什么?”

    白潇洒的提问还是有针对性的,并没有偏爱谁谁谁,不会因为冯战歌的炼金术知识不扎实而偏爱提问郑小橖,对于这两个学生,他还是挺重视的,所以都平等对待。

    被突然提问的冯战歌也不慌张,毕竟习以为常了,虽说这个问题看起来挺难的,但在郑小橖的身边久了,这类问题冯战歌也是能够张口就来,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好了好了,现在正式开始上课。”白潇洒笑道,完全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今天呢,来给你们讲讲有关称号炼成阵的知识。”

    说到此处,郑小橖和冯战歌便也收起了嬉闹的心,开始认真听讲起来。

    “所谓的称号炼成阵,我想你们都有听说过,跟平常普通的炼成阵不同,称号炼成阵的力量主要是展现在战争方面,深入点说,则是一种专为杀人而生成的炼金术,比起普通的物质转化炼成阵,论破坏力而言还是称号炼成阵更强啦。”

    “一个强大的炼金术师,必定要有一颗渴望向上的心和一往无前的精神,更要有博学的知识作为基础和前进的阶梯,这些作为一名伟大的炼金术师而言是不可缺少的要求,当然......”冯战歌说到此处还看了看郑小橖一眼,“想要成为国家称号级炼金术师的话,还得需要一个强大的炼成阵。”

    “噗!”正在喝水的郑小橖猛地一呛,将口中含着的水尽数喷到了不知所措的白潇洒身上。

    “臭小子你没事找事是吧!”白潇洒吼道。

    “报告!是鸽子先动的口!”郑小橖解释。

    “这个借口怕是说不过去吧?”冯战歌轻蔑一笑。

    郑小橖在白潇洒的一阵精神洗脑和烂话轰炸后,全然不提刚刚为何虚弱的事情,为此冯战歌也感到一丝轻松和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所幸郑小橖自己也没有发觉他自身的异样状态,这件事也就被白潇洒轻松带过了。

    但白潇洒心里却是泛起了滔天波澜,他不明白为什么少年会在唾手可得的力量面前止步,明明只要再向前一点、稍微的往前伸伸手,就能够得到那份足以媲美炮弹的力量。

    白潇洒不明白,冯战歌同样也不明白。冯战歌知道自己的挚友有多渴望得到强大的力量,所以在那种场面下自然会感到慌张,除去对自己挚友的不放心,其中还有怕挚友忍不住这等诱惑而造成不可挽回的错误。就连冯战歌自己当时都以为郑小橖要迈出那一步,陷入无可挽回的炼狱,被内心名为“贪婪”的魔鬼所控制,但事情的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挚友......竟然停止了,再无任何前进的迹象,好像生生拒绝了这股绝对力量一般。

    想到此处,冯战歌不禁多瞅了郑小橖几眼,发现郑小橖正一脸不知所以然的茫然模样。

    “恐怕连他本人都没有多想吧......先前的举动完全是由本能在驱动么?”冯战歌想。

    “那么,这两种炼成阵到底有没有区别呢?”白潇洒顿了顿,发现两人都摇着头,他这才重新说道,“答案是有。但在原理上炼成阵是没有任何区别的,炼金术的原则就是等价代换,所以无论是什么炼成阵都必须要依靠这个原则才能实现,不能够由水生火,这个道理你们还是清楚的吧?我也不多解释了。”

    “两种炼成阵的区别就是,普通炼成阵的刻画会比较简单,理解起来会轻松简单得多,而称号炼成阵的阵图刻画会较为复杂,甚至有些的复杂难度还是普通炼成阵的百倍以上,在理解程度上也是比普通炼成阵还要困难得多。炼金术师需要理解炼成阵才能够使用的原则想必你们还记得吧?所以如果炼金术师本人连炼成阵都理解不了,就别提能够使用完整的炼金术了。”

    白潇洒瞟了冯战歌一眼,“你小子最后一句是故意的吧?就你还有成为国家称号级炼金术师的理想,这简直在打你自己脸呢。”

    这阵小骚动也就浪费了几分钟时间。

    “教官!你这是准备要把你的银枪炼成阵传授给我们了么?”在教学的时候白潇洒特意强调他们称自己为教官,按照福爷的解释,就是白潇洒这家伙仅仅只是想享受一下被人尊称为教官老师的快感。

    “就算我愿意把银枪炼成阵给你们研究,我怕你们也不会答应吧。”

    “哈?为什么?”

    白潇洒眉间突然出现一个八字,他压低了嗓音说:“你们,想要研究的话,可就要成为我引以为傲的首席大弟子噢,那可就永远屈服于我的身下了呢!你们乐意么?”

    两名少年再次默契般的相望,同时摇摇头。开玩笑,在这二愣子手下,那不是自寻死路么?还强大咧,光是那种洒脱放纵的招牌式动作他们就学不来。

    话说,白潇洒在大夏金龙中可是出了名的“浪子”,不管是做什么都好,从来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整个人正如其名,潇洒的不得了,行事风格大多夸张至极,但好在他人缘确实不错,所以才没那么多人厌恶,但总的来说,跟白潇洒扯上关系,那可真是跟被诬陷嫖赌没什么区别了。

    话题拉回来。

    见到郑小橖一脸失望的样子,白潇洒笑了,可谓是等到这个地步,能看到这个小子这般失望低落还真是头一次破天荒啊!

    开心!

    白潇洒笑得很舒服,露出了那整齐的白牙。

    冯战歌则是郁闷地看着白潇洒,不明白这二货到底笑什么。

    玩笑归玩笑,白潇洒还是懂得一个度的,他走到郑小橖的身前,用手指抵在他的下巴处,然后慢慢挑起来,那邪魅的双瞳注视着郑小橖。

    “屁!你倒是异想天开,那东西是能够随便传授的么?那可是我的命根子呐!开玩笑!”白潇洒白了郑小橖一眼。

    虽然早知道了白潇洒的答案,但郑小橖还是不禁失望了一下,

阅读魔法世纪中的炼金国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五味厨娘反腐女孩向往的生活之全技能大师幽冥灯之九星寻龙术完美复仇:公主殿下心尖人专业打脸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