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魔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郑小橖和冯战歌心里不约而同地响起这两个字。

    “那绝对是老师我啊!”白潇洒骚气的捋了下头发,那散落在额前的刘海顿时往后扬起,一瞬间头发上像是抹了一层油,露出白潇洒那高宽的大额头,锃亮的牙齿闪瞎了两个少年的双眼。

    见到终于肯开口的郑小橖,白潇洒那个心一下子就飘起来了,他就喜欢当老师,就喜欢手下有小弟的样子,那敢情多爽啊。

    “那个......”

    “叫我潇洒哥。”

    “小橖,你说话。”

    “我不,要说你说。”

    “我说不了话啊!”

    “呃......潇洒哥?”

    “诶。”

    郑小橖仔细打量了站在自己床前的这名男子,带着些许怀疑问道:“我说,你真的是来教我们的?”

    老实说,白潇洒身上的穿着打扮确实是有些古怪,上身穿着的是五颜六色的花衬衫,下身穿的是雪白色的大短裤,脚下还夹着两双人字拖,最要命的是敞开的胸口上好像还隐隐约约刺着“爱”这个字。

    骚包......绝对骚包......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两个的新老师,你们可以叫我,潇洒哥!”

    “......”

    白潇洒一脸无奈地看着躺在大床上的两个“大爷”。

    “我说你们就没有想说的么?”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同时耸耸肩,眼睛一动一动的,像是在用眼神交流,呃不是,就是在用眼神交流。

    “靠。”

    眼神交流的最后结局是郑小橖落败,最后予以一个怨念的目光告终。

    “靠!你绝对抹了发胶啊!还有你那牙齿是什么鬼啊!”

    “哎呀呀,你现在才注意到为师的帅气么?”白潇洒绕到郑小橖的身旁,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郑小橖的肩膀,“少年,你的洞察力有待提高啊。”

    郑小橖正想要反驳的时候,白潇洒却是不给郑小橖这个机会,他轻巧地回到原先站的位置上,虽说这一举动在外人看来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在郑小橖和冯战歌两人的眼里可是大为不同。

    郑小橖和冯战歌又再次对视着。

    “这个骚包又想干嘛?当我们三岁小孩么?”

    “我不知道,但他那个招式确实厉害,怎么办!我想学!”

    “靠,鸽子你又叛变!行吧行吧,咱俩学完后翻脸不认账怎样?”

    “哇你这人好鸡贼!不过我喜欢!”

    眼神交流完的两人纷纷注视着骚包的白潇洒,四只眼睛中充满了崇拜的目光,白潇洒在这目光的锁定下显得十分舒适,这让他感到十分受用。

    但少年们所想的东西白潇洒又岂会不知道,只不过眼下并不想太过计较罢了,上有大姐大的命令,情势太急,白潇洒在接到这个命令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宫小棠一脚二推的给赶出了办公室,所以白潇洒即使想要慢慢来也是没有这个时间的。

    有些东西不用说白潇洒也能够明白,上校那般紧促的赶他走,也是在提醒他时间紧迫,容不得一丝拖延,虽然不知道上校的目的是什么,但多年来的追寻早就让白潇洒不去多想这种事情,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并且去完成它就行了。

    有了这完美的铺垫和自我觉悟之后,在教导起这两个愣头青的少年就简单多了。不叫老师?可以,那我就用更强的招数吸引你。不服我?可以,那我就在实力上碾压你直到让你服气。搞小动作?也可以,随便你弄,我反正绝对输不了,总有一天你们总会服输的吧?

    “首先呢,第一课,我先来给你们上上什么叫‘世界’。首先,炼金术这个名词,想必你们两个都很熟悉了吧?特别是郑小橖。”

    “当然,这可是身为一名炼金术师的必知常识呢!”郑小橖嘿嘿一笑,“炼金术以‘科学’著称,它建立在科学的法则上并且被人们合理的运用,通过刻画炼成阵,加上所需要的物品,并且需要构筑方程式,而后进行等价代换才能够使用的力量。”

    “没错,所谓炼金术就是严格遵守等价代换这一定理而产生的神秘力量。那么......”白潇洒昂起头颅,“我既然都说了首先,那就还有接下来的重点。郑小橖,冯战歌,你告诉我,我们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郑小橖和冯战歌两人纷纷相望,眼神中茫然的模样被白潇洒一览无余。

    “国......国与国?”

    “不、不对吧,被炼金术所包围的世界?”

    白潇洒摇摇头,他转身从包里掏出几本书,然后分别甩到郑小橖和冯战歌的身前。

    “这几本书,等我走后你们好好看看。”

    郑小橖慎重地端起一本厚重的书籍,一股古老封尘的气息扑面而来,呛得他打了几个喷嚏,“世界历史?”

    “是啊,这几本书在市面上可是很少见的呢,基本都被上层所封存了,你手上拿的那本书很有可能是这大夏中唯一的一本噢。”

    郑小橖听闻愈发觉得压力山大。

    “书你们再慢慢看,要知道这些秘密可是只有身为炼金术师的我们才能够接触啊,再者就是少校以上的将官才能够知晓。你们不可轻易泄露知道么?”白潇洒慎重地说。

    在见到少年们答应的点头后,白潇洒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么接着说,关于世界。这个世界,除了我们大夏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国家,而最为强大的国家则是一个被世人所称为‘魔法帝国’的玛斯蒂斯!我们大夏,便是离那个悠久大国最近的一个国家,双方在前线的战争不断,这些想必你们都有所耳闻吧,即便是军方再极力封锁这种消息也无用,该传出来的东西是绝对掐断不了的。”

    “这些我们都知道,可这关乎世界什么事呢?”郑小橖问。

    “关系可大了......”

    此刻,白潇洒脸上流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怪异表情,连同两名少年都感受到了那种怪异的气息。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炼金术这一种奇幻的术式,对于这个世界你们的了解有多少?”

    郑小橖和冯战歌你看我我看你的,在短暂的沉默后,两人摇摇头,毕竟只是十一岁的少年,所具备的眼界并没有像成年人那般全面。

    “这个世界,并不只存在着大夏一个国家......也不存在只有炼金术这一种力量体系,在这之上,便是贯穿整个世界史上最悠久最具神秘力量的——魔法。”

    “魔法?”

    “所谓魔法,便是通过吟咏咒语,运用人体内被称为‘魔力’的动力,而后沟通周围的元素精灵,从而释放出强大威力的力量,这种虚幻的力量被人们称为‘魔法’。”

    “可这魔法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白潇洒凝重地说:“魔法的使用与炼金术的原理可以说是对立的,炼金术的存在与魔法可以说是相悖的。魔法无法用科学的方式去对待和解释,能够使用魔法的人无疑都是天赋异禀的天才,运用魔法不需要所谓的‘等价代换’,也就是说,我们国家所拥有的炼金术,在这个庞大的魔法世纪中,算是一个异类......所谓异类,你们知道是什么意思么?”

    “被排挤......吗......”冯战歌终于说了一句话。

    郑小橖顿了顿,“潇洒哥你的意思是......我国多年来与玛斯蒂斯开战,除了国土的争夺,其中也包含了各自力量体系的竞争吗?”

    “没错,在这个被称为‘魔法世纪’的年代,我们大夏作为一个另类,掌握着新异力量的我们,拥有与魔法不相对称的炼金术的我们,必然要接受身为主体的它的审判,无可辩驳,玛斯蒂斯作为最强大的魔法帝国,我们大夏面对它是迟早的事情。”白潇洒目光一沉,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噩梦一般,脸上出现了虚汗,“炼金术讲究的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等价代换,没错吧?可魔法呢?魔法虚而不实,擅长使用魔法的魔导师们,仅仅依靠那艰涩难懂的咒语就能够从大自然汲取强大而又不可思议的力量,着实令人恐怖......”

    “可若是如此恐怖,那大夏不早就被玛斯蒂斯帝国所攻陷了吗?”郑小橖不禁担心问道。

    “的确,按照你所说的,正是如此。”白潇洒点头道,“但总归来说,魔导师的数量在玛斯蒂斯帝国里也不算是太多的,那些强大的魔导师们早就因为修习过久的缘故而不愿意轻易出手,毕竟到了那个年纪,轻易出手的话,对身体恐怕会造成什么伤害吧;而那些年轻的魔导师呢,毕竟太年轻,刚学会战斗的时候还没能显现出他的力量。能够给我军造成致命伤害的,唯有那些在战场中至少存活过三次以上战役的优秀魔导师。可魔导师的数量毕竟也是一个问题,能够修习魔导师的人无一例外几乎全是天才般的人物,虽然玛斯蒂斯早就普及了全民学法,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着学习魔法的优秀潜质的,并且学习魔法不像我们炼金术一般,成为一名炼金术师需要掌握炼金原理和置换方程式以及相应的知识,再辅之以体内的‘气’就能够完美的使用炼金术,魔法虽然在我们炼金术师的眼里看来十分的虚幻,但它的习得难度可是要比炼金术还要难得多啊。”

    “噢,这样,潇洒哥你这么说的话,等到那些魔导师能够强大到上战场的时候,他们的年纪也许已经不允许那么做了吧?”郑小橖说。

    “那是自然,啧啧,魔法这玩意,恐怕上校本人也未必能够习得吧!”

    此刻在办公楼的某位女士猝不及防的打了个喷嚏,将口中的新款棒棒糖给吐到了地上,于是整栋楼中都充斥着叫骂声。

    “习得?”郑小橖眼前一亮,连忙从床上站起,“潇洒哥!你是说!咱们国家也有魔法的教学么!”

    也有?

    那必然啊!

    轻盈的步伐!和移动、跑动不一样,白潇洒的动作就像是风一般,在移动的时候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呀,你们很惊讶嘛。”白潇洒眯起了双眼笑着说,很显而易见,那就是他故意想要营造出来的效果,为的就是让这两个被大姐大所迷惑的臭小子迷途知返知道自己的厉害,“想学的话可以,这个我会教你们,但是在此之前,你们两个,给我认真的点。”

阅读魔法世纪中的炼金国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陌上花开吾妻可缓缓归矣西游神魔路重生之武侠神话乱青峰论如何携丧尸拯救世界不那么纯真的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