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久违的对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准备运动完毕的郑小橖自然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面对冯战歌狂风暴雨般的攻势,郑小橖始终不急不缓地躲避着,深知挚友攻击模式的他,就连身体也仿佛回到了五年前两个小子在落日夕阳的映照下打斗的迹象,身体不由自主地躲避着冯战歌的每一击拳头,带着破空声。

    “小橖,还是像以前那样躲避么?”

    “我也不占你便宜,你先活动活动吧,毕竟刚出院你的身子骨也差。”

    “喂喂喂!你是不是在小看我!”

    “噗。”冯战歌掩嘴把脸撇过一旁,“没的事。”

    “嗯,如你所说。这次你若是赢了我,那我们可就打平了。”冯战歌收起了平日里那副慵懒地模样,此刻的他就像面临着平生最强大的敌人一样,眼神紧缩,气势收敛,身体紧绷着,气息如流水般平稳,“这个是组织里最大的训练场地了,有我们之前对战的场地百倍以上,足够我们进行真正的对战了。”

    “真正的对战?”郑小橖望见冯战歌蓄势待发的样子,也稍微收起了玩笑般的心态,“不同于以往的规则吗?”

    “嗯,可以这么说啦。以往我们都限定了各式各样的条件,这次就不用了吧,你用你熟悉的炼金术,我用我熟悉的体术,这些年来我跟着姐姐学到了比你还要多的对战知识,所以如果还多加限制的话,我觉得未免太不公平了。”

    深知冯战歌尿性的郑小橖知道冯战歌一定在鄙视自己的身高和水准,但就依这点来说,郑小橖并不打算反对,因为冯战歌越是鄙视自己某方面就代表着他在意自己的那方面,所以郑小橖也不生气,反而更想将自己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全部爆发出来。毕竟刚出院的自己,体力方面绝对不如常年活动的冯战歌,更不用说那个臭家伙还比自己要高那么多了。

    “小橖,准备好了?”

    看着冯战歌跃跃欲试的模样,郑小橖嘴角不满地撇了撇,不就想虐人了么,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我也是有跨越性进步的!

    “来!战个痛快!”

    话音刚落,冯战歌早就已经蓄势待发,双腿的肌肉力量瞬间爆发,化作风一般横跨二十米的距离,只见一道黑影朝着郑小橖挥去。

    “来了?”

    面对眼前熟悉的人,郑小橖心中涌起熊熊的战意。

    时隔五年,久违的对抗。

    从认识起,两人之间的对战就一直没有停过,无论身处何时,无论身处何地,内心里总是燃着对友人永不燃尽的战火,那是源自于内心最深处的冲动。

    “那么,这是第三百二十场战斗吧?我记得我的战绩是一百五十九胜一百六十败,这次,我可要一雪前耻了。”郑小橖仰望着大厅楼上,在这个圆形的建筑内,二楼是观望台,一层是训练场地。

    郑小橖咧嘴一笑,果然他就喜欢说话这么直白的冯战歌,跟刘璃说话就像是在绕圈子一般,总有种别扭的感觉。郑小橖抬起头看着双手叉着腰站在二层的那名金发女子,嘴里还叼着水果棒棒糖,仍然是那副不在意的模样,但就是这幅模样,也许才是使自己彻底安心的原因啊。

    “好啊,就依你,反正对我也无害,那按你这么说的话,全力出手喽?”郑小橖还没说完这番话就已经开始原地活动身子了,全身上下的骨骼在不断地扭动下“咔咔”响着,像是发泄着几个月来不活动的不满。

    冯战歌咧嘴笑道,充分发挥着他在郑小橖面前始终“毒蛇嘴巴”的本质,郑小橖也乐得冯战歌这么刺激他,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能够不断地进步啊!

    “当然不,何况我的优势又不在近战。”

    “喝!”郑小橖怒喝一声,他好不容易才抓住冯战歌的一处破绽,而后一如既往地果断出手,右腿横扫冯战歌的下盘,将冯战歌的平衡瞬间打乱。

    攻势并没有结束,这是对郑小橖而言。

    不知什么时候,郑小橖的手上多出了一双白色手套,手套上似乎铭刻着圆形图案。

    “炼成阵!”

    站在二层的宫小棠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本以为自己这个便宜弟子这么多年多多少少会有些退步,但就从那手套上的炼成阵来看,便宜弟子似乎以来一直在不断地开发战斗炼金术方面的技巧呐。

    炼金术的使用方法很简单,首先要将炼成阵精确的刻画出来,接着利用人体内的“气”作为“燃料”,再根据炼成阵中早就已经写好的炼成式,最后转化成自己想要的物质。

    有许多的炼金术师们都将自己熟悉的领域知识精简的变成炼成阵铭刻在身体的某个部位,这样在战斗中就能够不用分心去刻画炼成阵转换物质了。

    “我还没来得急将这个方法告诉这小子,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喜。”宫小棠眉间闪烁着喜悦之色,手里有条不紊地撕着棒棒糖的包装袋。

    “可是,即便是他以这种方式使用炼金术,他的情势也不容客观呐,冯战歌可是个实战高手呢,毕竟跟了立玄策那家伙学了那么久的军用搏斗术,怎么说也不是一个几年来没有老师教导的郑小橖所能抵抗的吧。”刘璃推了推掉落带鼻梁的眼镜。

    “你的判断准确的说基本上没有任何错误,的确,以这种方式使用炼金术而言,在威力上会比现场刻画炼成阵还有低上很多,但是在速度和灵巧性又会强上很多。至于你说的近身战,相信小橖也会知道今日的冯战歌在近身战绝对会远超自己一大档次,以此为基点,小橖绝对不会自大一丝,甚至会着重小心被冯战歌近身。”宫小棠秀眉一挑,“自知之明,是小橖的一个十分有特色的优点,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孩子。只不过,这一切都必须要建立在他所知的情报之上,否则......”

    “否则就会失去控场的节奏么?”

    顿时白光闪烁,一块巨大的石掌瞬间从地上升起准备将冯战歌狠狠地碾压,只不过,冯战歌似乎没有如郑小橖的意图,他单腿在郑小橖手掌触地的那一刻也完成了一副炼成阵的刻画,随着另一只腿的踏去,冯战歌所刻画的炼成阵也散发出耀眼的白光,由抽空一部分水泥而形成的尖锐长矛,与石掌相撞。

    双双炸毁。

    “单脚画圆!”

    “精简炼成!”

    两人同时惊呼,分别为对方的拿手绝技而惊叹。

    聊天归聊天,两人可没有因此而放弃了进攻的机会。冯战歌一直在寻找机会接近郑小橖,而郑小橖则是通过不断地游走躲避,鞋上也铭刻上了某种属性的炼成阵,所以冯战歌一直没有靠近郑小橖的机会。

    当然,这点两人心知肚明。郑小橖一旦被冯战歌靠近,那冯战歌那惊人的爆发力和较为成熟的军用搏斗术绝对会让郑小橖感受到什么叫做痛苦;但如果冯战歌一直没有接近郑小橖的机会,以冯战歌的炼金术造诣对上郑小橖是没有一丝取胜的机会的,一旦让郑小橖不断游斗然后布下隐蔽的炼金术陷阱,那么冯战歌也绝对会吃不消的。

    “条件达成,土之炼成!”

    在受到冯战歌几记重拳之后,郑小橖操着鼻青脸肿的脸庞,用双手重重往地上拍下,那四处是沙尘的地面上发散着巨大的白光。

    “这是......”冯战歌狠狠地注视着自己脚下这片发光的圆形区域。

    “巨型炼成阵?”宫小棠笑道。

    “原来是这个意图啊......”刘璃感叹道,“之前故意被冯战歌接近,然后判断冯战歌出拳的威力,佯装成自己被击飞的样子,再借助倒地扬起的沙尘遮挡自己的小动作,一点一点的完善这个明显却又不起眼的陷阱!”

    “说来这片水泥地,在两人不断地使用炼金术下早就不知不觉的变成一个沙坑了呢,那所谓的沙尘也是缘由于此喽。”

    “嗯,郑小橖恐怕从一开始就有此打算了,可能,从进入这个场地时,他就已经在脑海中拟下了这份对战方案。那双白色的手套、铭刻着炼成阵的靴子、冯战歌会使用炼金术破坏场地、炼成物损坏而形成的零散物质......这些都被郑小橖给算计在内了么?”刘璃咬牙说道。

    宫小棠看着郁闷地刘璃,不禁嗤笑一声:“啊啊,刘璃你别这么想嘛,你这些推论都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总是这样胡乱没依没据的推理会让人讨厌哦。”

    “可是.......”

    “行啦,小橖他不是这样的人,算计什么的,恐怕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吧。他所做的这些,可能和你所推断的相差不远,但我相信,更多的是他在对战过程中,依据周边环境不断改进自己的方案,从而得到有利于自己的决斗环境。”

    “那这样的话......冯战歌不就处于劣势的局面了?”

    “劣势么......”宫小棠挽起散落在额前的发丝,目光如炬,两眼注视着郑小橖鞋子上因为炼金术而生成了刀片,她笑了笑,目光又转到冯战歌的身上。

    “不错嘛!”

    “彼此彼此!”

阅读魔法世纪中的炼金国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花千骨之忘川水,忘于情特种兵之综武大提取如果思念听得见万界穿越系统道邪记登天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