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惹祸的情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不是奸细,我是不得已告诉白老师的?”\r

    “不得已?”我又做了扔眼镜的动作。\r

    四眼挣扎着,“张帆。你干什么?”\r

    我不回应,一直把他拽上天台,直接给了他一拳。\r

    四眼的眼镜被打掉了,四眼弯下腰一边摸索着眼镜,一边问,“张帆,你干嘛打我?”\r

    “丁娜。”一股感动涌上我心头,让我无法说出话里。\r

    “我的话都说完了,我回教室了。”丁娜一扭头,从我面前走过。\r

    我愣愣站在原地,像一个泥人。有人在后边拍我一下,“张帆,你和丁娜和好了?”\r

    我先捡起眼镜,把四眼重新拽起来,按到墙上,怒看着他,“四眼,我把你当兄弟,没想到你居然是奸细?”\r

    “谁是奸细,你才是奸细?”四眼挣扎着。\r

    “我和丁娜的事,是不是你告诉白老师的,你不说实话。我就把你的眼镜扔下去。”说着,我做了个扔眼镜的动作。\r

    四眼慌得一摆手,“别扔,别扔,我说,我说。”\r

    “说。”\r

    从白小柔的办公室出来,丁娜还有点恍惚,跟在我后边,不停地问,“张帆,你怎么想起主动给我道歉了,是白老师让你这么做的吗?”\r

    我停下脚步,回身看着丁娜,“丁娜,是白老师告诉我,错了就该承担。那天我对你的态度不好,我应该给你道歉。”\r

    丁娜低下头,“其实我也有错,我不该不理你,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r

    “对,好朋友。”我一笑。\r

    丁娜抬起头,“张帆,我从来没有瞧不起你,不管你爸爸是做什么的,在我心里,你就是你,就算你以后真的当了锅炉工,我也不会瞧不起你。”\r

    我回头一看是四眼。\r

    我一把拽住四眼的衣领就往天台拖。\r

    四眼赶忙拽住我的胳膊,“我真的是不得已,周五我去找白老师,要求换座位,白老师问为什么?她问得紧。我就把你和丁娜的事说了。你知道我不会撒谎。”\r

    “真的?”\r

    “真的,如果我骗你,我从天台跳下去。”四眼一脸无辜。\r

    “那咱们以后还是兄弟吗?”我笑笑。\r

    “是啊,你和丁娜和好了,那咱们就还是兄弟。”四眼苦笑一声。\r

    “看你的样子像是不开心?”我瞅瞅四眼。\r

    “当然不开心,你和丁娜和好了,我就又没机会了,本来我还想今天向丁娜表白呢。”\r

    看着四眼那怨妇般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怕拍四眼,“四眼,听说你老爸是分厂厂长。”\r

    “对呀,怎么了。工作上的事,我可帮不了你,我爸不听我的。”四眼一脸警惕。\r

    “瞧你那小气样,谁用你帮忙。”\r

    “那你什么意思?”\r

    “没什么意思,就是随便问问。你不是想向丁娜表白吗,那你就去表白吧,我不拦着你。”\r

    ‘张帆,你说得是真的?”四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不是和丁娜和好了吗?”\r

    “我们是和好了,但就是好朋友。丁娜不是我女朋友,你喜欢她就和她说。不过,我也警告你,丁娜确实是个好女孩,她如果同意了,你以后不许欺负你,否则我就把你从这扔下去。”我的表情绷得很紧。\r

    “张帆,你再说一遍。”四眼声音都有些哆嗦。\r

    “你喜欢丁娜就向丁娜表白吧,我不拦着。”我加重了语气,“喜欢就说出来,别扣扣索索的像个娘炮,要不然好女孩就被别人抢了。”\r

    四眼的脸由于激动涨的通红,“张帆,够意思。我一会儿就向她表白,这次我一定得抓住机会。丁娜如果同意了,我在老味请你,你随便点。”\r

    四眼一转身就往天台下跑。\r

    “四眼,别在教室里说,别说是我让你做的。”我忙喊。\r

    “我知道,我约她上天台,肯定不说出你。”随着话音,四眼跑没了。\r

    我靠,爱情来了,真是闪电都追不上,连四眼这样的蔫货,都像打了鸡血。\r

    我独自站在天台上,看着远处那条河流,不禁笑了。\r

    上课了,四眼用书本遮着头,一直在奋笔疾书,我想看看四眼在写什么,四眼拿胳膊肘一挡,不让我看。\r

    “四眼,你在給丁娜写情书?”我轻声问。\r

    “和你没关系了,你别问了。”四眼挡得更一丝不透。\r

    我努力瞅瞅,我的天,虽然没看清四眼写了些什么,但是已经三页纸了。我上次写检查也没有写这么多,看来丁娜就是四眼心中的女神。四眼对丁娜的情感像涛涛的河水绵延不绝。\r

    写了整整一节课,四眼才写完,又认真检查了一遍,从书包取出一个粉色的信封,和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这小子果然早有准备。\r

    四眼把信塞在信封里,礼盒装进兜,回头看看我,“张帆,我现在去约丁娜上天台。”\r

    我看四眼双目圆睁,脸色通红,拍拍他的脸,“别紧张,放松点。哥们等着你的好消息。中午在老味给你庆贺。”\r

    四眼深呼一口气,“那我去了。”\r

    “去吧,马到成功。”我握握四眼的手。\r

    四眼忽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定定地看着四眼走向丁娜,快走到丁娜桌前时,四眼一转头又回来了。\r

    “我靠,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有礼物?”我忙向四眼课桌里看。\r

    “没了,我还是紧张。”四眼脸色由红变紫。\r

    “别紧张。”我看有同学往我俩这看,一拉四眼出了教室,到了水房,“洗把脸,清醒一下。”\r

    四眼对着凉水龙头,冲冲脸。\r

    “这下好点了吗?”我问。\r

    “好点了。”四眼点点头。\r

    “去吧。”我拍拍四眼,“记住,今天你不说,明天丁娜就和别人好了,这机会不能错过。但千万别把我兜出去。”\r

    “不能错过,不能错过。”四眼重复两遍,被我推出水房,重新回到教室。\r

    我坐回座位,四眼又向丁娜走去。\r

    在他停顿的时候,我暗暗向他握握拳头,四眼终于走到丁娜的桌前。\r

    丁娜正在旁边的同学说话,看到四眼站到旁边,问,“张兵,有事?”\r

    “丁,丁。”四眼磕巴了。\r

    “张兵,你怎么了,病了?要请假?”\r

    四眼又往我这边看了一眼。\r

    我一咬牙,拳头往下一挥。\r

    四眼终于说顺溜了,“丁娜,我有点事想和你说。”\r

    “你说吧。”\r

    “能出去说嘛,是我家的事。”\r

    “你家的事?和我说干吗呀?”\r

    “不是,是我家人对我学习上的一些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你是班长,比我有想法。”\r

    丁娜顿了顿,“行,那我们出去说吧。”\r

    丁娜站起身和四眼往外走,我向四眼做了个胜利的手势。\r

    四眼笑笑。\r

    “张帆,你干嘛呢,一个人手舞足蹈。”马跳凑过来。\r

    “练功呢。”我淡淡说。\r

    我正沉浸在得意中,四眼回来了。\r

    “四眼,这才几分钟,这么快啊,成了没?”我忙问。\r

    四眼往座位上一坐,泥塑一般,呆愣愣不说话。\r

    “怎么了,四眼?你说话呀?”\r

    我正问着,咚咚咚的脚步声到了我桌前,接着我的桌子被用力一拍,“张帆,你出来一下。”\r

    我抬头一看是丁娜,眼睛瞪的溜圆,怒目看着我。\r

    “干嘛呀,丁班,马上上课了,我不旷课。”我感觉不妙,这是火山喷发的前奏。\r

    “我给你请假,出来。”丁娜的口气不容置疑。\r

    “干嘛,丁班,你要刑讯逼供啊?”马跳过来打趣。\r

    “马跳,你少管,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丁娜狠狠回了马跳一句,马跳被噎得讪讪无语。\r

    “张帆,你不出去,我就告诉白老师。”丁娜转身要走。\r

    我忙拉住她,“丁娜,有话好好说,干嘛总告诉老师,我和你出去。”\r

    我瞪了四眼一眼,这个软蛋十有八九又把我卖了。\r

    出了教室,丁娜还在往前走。\r

    “丁娜,就在走廊说吧。”我在后边喊。\r

    丁娜不回头,接着往前走,我摇摇头,只能跟她上了天台。\r

    “丁娜,啥事,还要跑到这上边说。”我呵呵一笑,故意装傻充愣。\r

    丁娜冷冷看了我一眼,从兜里掏出那个粉色的信封拍到我手里,“你自己看。”\r

    “这是信吧?你的信,我不能随便看。”我往回推。\r

    “让你看你就看,敢做不敢看?”\r

    “我清清白白的,做什么了。你让我看,我就看。”我撇撇嘴,把信掏出来。看了第一句话,我的心就澎湃了,亲爱的丁娜。\r

    四眼这小子,做事蔫不拉几,写情书却真敢用词,上来就这么火爆。\r

    我正要再往下看,丁娜一把把信抢回去,“看明白了吗?”\r

    “有点明白,是情书吗?”我小心翼翼地问。\r

    “是。”丁娜没否认。\r

    “谁写的?”\r

    丁娜盯着我没说话。\r

    “你不想说就算了,这种事我不多问,你自己处理。我回去上课了。”我一抹头想跑,这事闹砸了,丁娜这小火山一旦喷发,我可遏止不住汹涌的岩浆。\r

    我看看四眼,松开他,把眼镜还给他,“对不起四眼,我误会你了,你要是不高兴,也可以打我一拳,我不还手。”\r

    四眼戴上眼镜,举起拳头,又放下了,“算了,我从来不打人。”\r

阅读我的纯真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食戟之随身小当家召唤师的异常生活混沌凌云决冥婚妻约打脸连连看妖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