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是老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照着电视里的样子我按按她的肚子,一股水从她嘴里喷出,说明她还活着,可她的眼睛还没睁开。\r

    我看看小孩,他也看看我。\r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在河边玩耍,熟悉这条河就像熟悉我的身体一样,很快我就要追上那封信。\r

    “有人跳河。”岸边有孩子喊。\r

    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果然有一个人在水中挣扎,长长的黑发漂在水面上,是个女人。\r

    从高一开始,我和谭玲玲就在一起,这是我俩的初恋。\r

    在这片河边的树林里,我们第一次知道了初吻的滋味,体验了各自身体成熟的奇妙,当然我们还没有跨过那一步,但那种纯纯的美感已让我们心醉神迷。\r

    可是现在都成了往事,理由只在薄薄一张纸上,我去抓谭玲玲的手,谭玲玲把信往我面前一丢,掉头跑开。\r

    我一时忘记了那封信,快速向她游去。\r

    当我接近她的时候,水就要淹过她的脖子,我没有救过人,只能托住她的身体奋力往岸边游。\r

    她还有意识,想推开我,我被她弄得更加忙乱,也喝了几口水,情急之中,我在她脑袋上狠狠一拳,她的身体软下来,我拖着她上了岸,她还昏迷着。我也像烂泥一样瘫坐地上。\r

    “大哥哥,赶紧人工呼吸。”小孩提醒我。\r

    看看被救的人,是个女孩,二十出头,还挺漂亮,却死得那么坚决。\r

    我第一次见到白小柔是在河边,那一天我们都失恋了。\r

    当时黄昏很美,我的心情却很糟糕,我是为分手来到河边,景色与我无关。\r

    谭玲玲把一封信交给我,“张帆,咱两分手吧。”\r

    我说:“为什么?”\r

    “我信里都写了。”谭玲玲回答地简明扼要。\r

    我愣神间,谭玲玲已经消失。\r

    一阵风吹来,信如柳絮一样飞起,掉进了河里,我追不上谭玲玲,但我得追回一个理由,眼看信飘远了,我连T恤都没脱,纵身跃进河里。\r

    救人要紧,我深吸一口气,把嘴凑上去。\r

    许多年后,白小柔问我当时心态,我的回答很明确,当时我只想救人,没有一些邪念,可是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却给了我狠狠一耳光。\r

    我捂着脸,立刻就蒙了。\r

    我看看河里,那封信早已经沉入河底,这真是一个失落的黄昏,失恋也就罢了,救人还要挨打。\r

    我起身苦笑,不想再说什么,向自己停单车的地方走去。\r

    “喂。”女子在身后喊。\r

    “怎么,还要打我?”我停下问。\r

    “你能借我点钱吗?”\r

    我听到这个问题快哭了,世界上还有这么奇葩的女人,她真以为我是一个充满光芒的好人?\r

    “我的包掉河里了,我这样子只能打车回了。”女人指指自己。\r

    她这话说得没错,白色长裙已彻底被水浸透,紧紧贴在身上,曲线尽显,也春光微露,一只脚光着,样子很狼狈。\r

    我暗想,她的身材比谭玲玲好。\r

    看到我盯着她,她下意识地把手遮在胸前,“你留个电话,等我回去,我肯定还你。”\r

    我没说话。\r

    “真的,我是老师,我不会骗你。”她特意把老师两个词加重。\r

    老师?我愣愣,按她的样子居然是老师,如果她没骗我,也应是幼儿园老师。\r

    我下身穿得是运动裤衩,我把库兜翻出来,里边一无所有。我是来分手的,不是来约会的,分手又不是请客吃饭,带钱干嘛。\r

    她看了一眼我空空的裤兜,眼露失望,“那你留个电话,我还是要谢谢你。”\r

    我摇摇头,“不用谢,反正我刚才也得下水。”\r

    她没明白我的意思,有点蒙,我已经掉头走了。\r

    到了单车边,我刚骑上单车,看到她一手拎着一只鞋,一手挽着还在滴水的裙边,很无助地朝林子外边走去。\r

    地上杂草丛生,她的脚一点会被扎疼。\r

    好人做到底,我想了一下,骑车到了她身边,“你这样会感冒的,我家就在附近,你如果信得过我,去我家换件衣服,拿点钱再走。”\r

    她看看我。\r

    我一笑,“我不是老师,我是学生,建华技校的。”\r

    “建华技校?”\r

    “对,我叫张帆。”我点点头。\r

    她也笑笑,牙齿很齐很白,“我叫白小柔。”\r

    这个名字很好听。\r

    “走吗?”我又问一句。\r

    她上了车后座,我们沿着小路向树林外骑去。\r

    小路起起伏伏,有点颠,她坐不稳,一只手轻轻揽住我的腰,手臂湿湿的,还有些凉意,下大坡时,一个急刹,她身体往前一倾,两团柔软正撞在我的后背上。\r

    凉意瞬间被电流代替了,“对不起,这里坡陡,你坐稳了。”我忙说。\r

    她轻轻嗯了一声,调整了坐姿,手臂还在我腰间,轻轻说:“慢点骑。”\r

    我嗯了一声,将车速放慢。\r

    我没有骗她,我家就在河附近,是建华厂的老家属楼,建华厂是江城最大的国企,周围一大片都是建华厂的范围,我父母都是建华厂的职工,按正常推断,以后我也会在建华厂上班。\r

    到了我家楼下,我指指楼上的一扇窗户,“到了,我家就是那间。”\r

    她下车往楼上看看,窗户没有灯光,“你家里没人?”\r

    我摇摇头,“我爸上班去了,他三班倒。”\r

    “你妈呢?”\r

    “你要是不愿上去就算了,你在楼下等我,我去给你拿钱。”我看出她眼里的警惕,心里有点不高兴。\r

    她想了想,“你家里有我能穿的鞋吗?”\r

    “有。”\r

    “那我和你上去吧。”\r

    我心想这个女人真矫情,转身往楼上走。\r

    走了两步,听到身后哎呦一声。\r

    回头一看,她蹲在了地上。\r

    “怎么了?”我问。\r

    “这楼道太黑,我扎脚了。”\r

    “这是老小区,没有楼道灯,你光脚肯定会被扎的。我背你上去吧。”\r

    我弯下腰。\r

    等了一会儿,她趴在我背上,她的身体很轻很软。\r

    到了家里,我把她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你脚没事吧?”\r

    她笑笑,“没什么事。”\r

    我瞥了她脚一眼,白白嫩嫩,只是被铁丝刮了一道痕,没什么大碍。\r

    “你刚才说你叫白小柔,是老师?”\r

    她点点头。\r

    “那我叫你白老师吧。”\r

    她嗯了一声。\r

    “白老师,你去洗手间擦洗一下吧,这样你会感冒的。我去给你找衣服。”\r

    白小柔看看四周,没动。\r

    我家是个两室一厅的老楼房,屋子里有些杂乱。\r

    “你妈什么时候回来?”白小柔问。\r

    “我妈不回来,”\r

    “不回来?”白小柔身体蜷缩起来。\r

    “对,我爸妈离婚了,家里就我和我爸两个人。”\r

    白小柔眼里略过一丝慌乱。\r

    “白老师,你要是不放心我,你把这个拿上。”我进厨房拿出一把水果刀放在白小柔面前。\r

    白小柔看看水果刀,“你说你是建华技校的学生?叫张帆?”\r

    “对。”\r

    “什么班的?”\r

    “机电班。”\r

    白小柔若有所思想了片刻,“那我去擦一下吧。”\r

    我把一双拖鞋递给白小柔,带她到了洗手间,指指热水器,“水温正好冲凉,里边东西你随便用。”\r

    “这门没插销?”白小柔的目光停在门上。\r

    自从我爸妈离婚以后,屋里只有两个男人,我根本就没在意过门上的插销。\r

    “白老师,我都见义勇为了,还能是坏人吗?”我只能这样解释。\r

    白小柔笑笑,“我不是那个意思。”\r

    “你擦吧,我去找衣服。”我退出洗手间,无奈摇摇摇头,去卧室匆匆把自己擦干,开始找衣服。\r

    “大姐姐,是这个大哥哥救了你。”如果不是小孩及时为我说话,我可能还要挨一耳光。\r

    听到小孩的提醒,女子才意识到自己打错人,开始向我赔不是。\r

阅读我的纯真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凤泣梧桐网文作者聊天群金箍绕指柔极道蛊魔狗爷饶命超时空代购大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