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魔动天南(17)求评,求推,求收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劈开敌人的身躯,绽放出那一抹抹的血花,正是赐予弱者最好的礼物。

    “桀桀……”

    “桀桀……”

    一道阴笑从身后传来:“潘师兄……你的元气可真香甜呀!”

    此时哪儿还有什么粉嫩娇人?

    潘康得意望向翼天,心中暗想道:“魔尊死在我手,我必扬名天下!”随后,作势就要将身后那娇人搂入怀中。

    “嗯?……”

    正得意望着空中那痛苦不以的翼天,潘康忽觉不对,只觉胸口传来些许烫热……

    前一刻还意气风发的潘康,望着身后那那仿佛瘦猴般的面目,只觉一口心血从胸腔顿冲脑门……

    强行转头,望向空中的翼天,似是癫狂了般狂奏琴弦,口中夹杂着血丝,怒道:“死啊!……”

    谁知那琴音中的翼天顿改痛苦姿态,目光冷冷望向底下的潘康,随后凌空踏足,手持黑魔大刀的身影自天劈下,口中还寒声道:“蠢货……”

    潘康立刻亡魂大冒,就要强提元功,谁知那胸中气胎被破,只觉身中气机不断衰弱,竟连抬手之力都再难抽出半分!

    刀峰,是嗜血之刃。

    潘康望着凌空劈来的魔尊,只见那魔尊大颤着面目狰狞地说道:“呃!……不愧是六阶强者啊!”

    “呵……”

    一声冷笑后,潘康左掌转动玉琴,右手三指凌空引气,连发十八响!随后冷酷道:“此招名为‘伏羲震天响’,虽是小成,灭你足以!”

    翼天被琴音包裹,顿时痛苦不以,仿佛海中惊涛小舟,随时就要被倾覆。

    “啊!竟然是琴圣厉清绝所传‘伏羲震天响’,我恨啊!……”

    “嘶!……”

    倒吸一口冷气后,就见自己胸口被一枝绿竹穿透,顿时感到有些喘不上气来。

    山峦林地之内,二魔一边朝着那倒在地上的躯体寒笑着,一边不断吸取那三胎六阶境中,精胎的生机。

    顿时一道神胎从潘康尸体内飞窜而出!

    翼天怒吼一声:“邪丑!”

    “呲呲……啊啊啊!”

    宛如落入油锅中的厉鬼尖声从那收拢的网中传来,邪丑一把抓住后,将绿网放到翼天手中。

    “桀桀……”

    翼天一边吸收着潘康身躯内的精胎,一边望着网中那尖声哀嚎不已的神胎阴笑着冷冷道:“什么是人?邪欲满身……”

    摸了摸腰间那数道伤痕,心道:“‘伏羲震天响’果真不凡,竟能直接破开我的魔躯……但现在看来也仅仅如此了。”

    一旁那邪丑望向网中的神胎,吧唧了几下嘴巴后,渴望道:“翼帅,这先天境的元胎,可真是美味啊!”

    翼天见状,心下了然。随后一掌劈向网中,那原本还尖声不已的神胎顿时悄无声息,随后伸手将绿网递给邪丑,笑道:“嗤嗤……那你就吃掉它吧。”

    邪丑听罢,那一双绿眸大放灿烂,立刻接过绿网……

    南域,半崖山。

    清淡之风从崖山内进出,吞吐间仿佛与天地同奏为一……

    千年前,人界高手林立。

    有以枪、剑之器证道者,亦有丹、符之术合道者。

    而天资卓越之辈,更是以世间万物为路途,踏上那令人向往的大道。

    有人曾说,若无妖孽天资,则不能于世间成道。

    然而,厉琴府开府之祖厉清绝,便是那许多特殊中的一个佼佼者。

    厉府纪年上记载:

    先祖本名厉云,年三十,才后天境小成。过五十,仍未至先天境。

    往来一生,匆匆岁月,常叹自问‘不知路在何方……’

    三十岁前,习刀、剑、枪、棍、棒而不得精髓。后二十年,闻丹、医、符、药而不得要领。

    博览百家,却只堪堪入门。光阴易逝,年七十,未闻其道。

    后于南域半崖山,忽闻一道玄音自天而下,其音清如玄云,其奏宛如绝响。

    音毕,先祖有感上天启示,遂取半崖上之石板,抽草木之筋为琴弦,豁然只间,连奏三月。其妙韵,流转于整座半崖山上,立刻引得当时无数强者前来观望。

    然而,其音虽妙,却难勾连于天地,故而弹至三月,虽修为于数月间竟达到先天境巅峰,但仿佛还未证其道。

    然而为不留遗憾,厉云竟以自身化作琴身,以五脏之气化为五弦,以三胎之精为指,年过七十,却为心中只道而燃尽一身,终于六日后感动上天!

    那是,数万南域修士都听到了从天空外传来一般的清叹……

    随后一道清奏从天外传来,于半崖山上厉云所化之琴的奏声相互交融,时而婉转、时而冲霄。

    仅仅半日后,厉云竟化作一道清光,便朝着天外而去。

    而那时便传下‘伏羲三式’琴诀与后人,分别名为‘伏羲震天响’、‘伏羲玄天响、‘伏羲神天响’。

    并告知后人,以琴证道,需得无杂无欲,方能堪破这红尘世事,指尖所奏,必应心中之符。并让后辈于半崖山创立琴府,以供天下习琴者入内修习。

    就在后人惊叹间,天空又传来厉云之声:“若云随风,漂泊不定,今闻清绝之响,乃能成道。故改云为清,立绝为响,自名厉清绝……”

    半崖山上,厉琴府后院。

    望着后院那一株株青稞的男子正愣愣出神,不知在思考着些什么,口中却喃喃道:“世间有音贯天地,静悟心渊生清明;催散元胎化气海,引动周天练伏羲。”

    “林哥,在想些什么呢?”

    一道女声从身后传来,打乱了男子的思绪。

    “唉……”

    厉林转身苦笑着摇了摇头,朝身后的妻子叹道:“雨婷,我琴法虽然大成,却始终不能合于天道……”

    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拖着茶盘方在石桌上。那肤光似雪的娇人,樱桃小嘴中吐露着几分对丈夫现状的忧思道:“林哥,此事如何能急呢?”

    望着眼前娇人愣愣出神,厉林喃喃道:“是啊,急不得……”

    “噗…”

    雨婷捂嘴一笑,只觉自己的丈夫有些呆傻的样子极为可爱,正要伸出玉手捏捏丈夫的脸时……

    厉林顿时一惊,望着后院深处的一间木屋喊道:“什么!”

    一道清光朝那室内瞬去,雨婷见状顿时跟上脚步。

    厉林望着室内那片命牌中,右下角处的一块掌大玉碑,寒声道:“潘康死了?”

    “翼帅休急!”

    原来一旁那邪丑仿佛早有准备,顿时一股绿气从山中树林上凝成一张大网罩下!

阅读争渡春秋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凌幻镜玄炼狱时空万界佳缘系统综漫中的游戏者血色绝望祷言虞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