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屠庄惨案(6)求评,求推,求收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刀剑山庄后山上一片狼藉,许多树木支离破碎,无数飘花飞叶散乱开来。

    再定眼,只见一个将近百米大的巨坑落入眼中...

    “莫非南天...”雄山流云见状,顿时双眉一颤,心中想道。雄山流云定了定心神后说道:“那女的和婴儿都被我给,打下去了。”

    “嗯?”雄山银龙见状,似是发觉了雄山流云的异常。

    但顷刻间也来不及多想。

    他心中也不知道剑蓉有没有在这场祸乱中死去,只知道方才怀中的剑蓉已经没有了声响,可不论怎样,至少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这般。

    将那被自己打死的妇女与女婴抓起,回到先前的悬崖边。

    思索片刻,又想回去将那方才的女孩与剑蓉带到远处。

    只见他闪转腾挪,一个纵身就跃下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不一会儿又宛如一只冲天银龙,游于九天般沿着那陡峭石壁轻腾而出。

    “很好,那女人和婴儿都摔成碎尸了。”雄山银龙笑眯眯说道。

    “走,炽凤已经去追青竹和石傀去了,我们和他们会合!”雄山银龙朝着一旁的白虎、流云说罢后,就向着那刀剑山庄山后腾去!

    雄山流云望了望身后的深渊。再回首,先前那清澈无比宛如天边流云的眼睛,此时竟是白中带丝,丝中含血……

    而那原本深邃的一对眸中,竟如那地狱恶鬼要红眼食人般可怕!

    原来一对母女正在此地摘取青梅花做药引,雄山流云闭目后,却在片刻间便心下一狠,提掌间一道掌气就向着那妇女与怀中的婴儿无情拍去!

    “砰!”

    血,溅在那名叫姝儿女孩的脸上,望着这眼前一目,之后只觉一阵晕眩她便晕倒了下去。

    望着被自己一掌拍死的妇女与她怀中的女婴,又看了看一旁晕倒的女孩后,将自己怀中的剑蓉放到那名女孩旁边。

    至于那剑蓉是死是活,雄山流云已来不及多加检查。

    可此时只听后方传来两道极快的脚步声。瞬息间,雄山流云一把就将那一大一小二俱已死的尸身抛了下去。

    “流云,你这怎样了?”只见满身是伤的雄山白虎喘着粗气说道。

    青竹挥了挥空气中的尘沙,咳声道:“咳咳...这老头,倒也不差!”

    “哼,太便宜他了!”石傀红着双眼,反而朝着竹青狠狠瞪去。

    原来方才蓝老自爆魄气,唯独燃烧半步神胎保护着剑如云就向天外瞬去。

    “嘿...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任务了,你我这么多年的交情,说这些不就见外了吗?”竹青弹了弹肩上的灰,缓缓说道。

    “哼,是吗?那也得完成任务才是,你肯定知道刚才那小孩……”石傀阴沉道。

    此时青竹却一手扶住石傀,一手摸向怀中,掏出一个白玉令牌来,缓缓说道:“自噬魂宗灭亡,我也早已无心事世,石傀你还没待够吗?那孩子,且不说日后还能不能活,只要我们抽出点时间,找到他杀死,又有何难?”

    青竹阴沉沉的望着石傀,心中想到:“你要是给我找乱子,今日你就随那老头一起去吧。”

    石傀顿时惊疑不定,这青竹的话,明明是让他不要说出实情!

    可想到雄山禁令……

    青竹看向手中,这握在掌心上的白玉中雕刻着雄山二字,渐渐的有些出了神。但随后摇了摇头,转头见石傀还是犹豫不决,顿时冷冷道:“嗯?石傀你应该知道,如今的雄山...早已不是昔年那个雄山了!若不是这块雄山令,你当我今日愿意来?”

    青竹无奈的望着周遭说道:“这刀剑山庄也算是南域一股正派势力了,唉!”

    功体大损的石傀心中虽然盛怒,但还是朝着竹青不甘道:“好吧,但那孩子我必须亲手杀死。此事,你不必参与了,至于今日之事...我也不会说出去。就当他们都已死了吧......

    “这不关乎什么,只是...我不允许失败!”

    竹青望着石傀后,却附在他耳边动了动嘴:“随你了,不过……”

    “什么!此言当真?”石傀惊疑道。

    青竹看像惊讶不以的石傀,淡然道:“这是我半月前我来刀剑山庄探查时发现的。你现在去山下的刀剑城内,或许还能夺过来…”

    “你们这如何了!”

    一声清喝,原来是炽凤赶到!

    “嘶,你们…石傀你!”炽凤被这后山状况顿时惊了一跳。

    青竹见炽凤狼狈不堪,顿时摇了摇头说道。“炽凤,你们那也不好受吧...”

    回想起先去禁地之内的一战。炽凤双眸顿时一缩,寒声道:“这刀剑山庄果然不同凡响,要不是果断结阵,只怕今日要栽了!”

    摇了摇头,好像是甩掉那些回忆一般,炽凤望向后山大坑疑道:“那老头和孩子…都?”

    石傀抽了抽嘴,一旁的青竹指着坑中抢声说道:“都这样了,肉都炸没了!”

    “嗯…那走吧,银龙白虎去追流云了,我们也去会合吧!”炽凤说道。

    说罢就去扶着石傀,与青竹一人一边将他带着朝林外腾去。

    刀剑山庄禁地室内。

    “都探查过了吧?”雄山银龙朝着眼前六人说道。

    白虎似是受了重伤,只瓮声道:“刀剑山庄三百六十七口,无一幸免!”

    雄山银龙一甩衣袍说道:“好,回雄山!”

    “嗯?回去?”流云带着疑惑之声,朝着银龙说道。

    雄山银龙一愣,随即转过头来道:“不然,如何呢?”

    “任务已经完成,这也是当初刀魁提出来的要求,既然完成又何必回!”

    雄山银龙听罢,顿时一阵冷笑:“呵...有这么简单吗?封印你们身上修为的法印不想解除了?”

    银龙虽然轻声说罢,可响在六人心中却是一阵冰寒。

    石傀却说道:“我还要去山下的刀剑城一趟,取些东西。”

    银龙目光一紧,逼视着石傀说道:“怎么,还有东西比解除雄山令更重要?”不过随后又冷哼道:“哼,随你吧,迟了的话,可别怪魁首不解雄山令!”

    银龙冷笑后,目光扫了扫众人,便自顾自踏向外飞去,只数个眨眼间,便不见了人影。

    禁室内,一干人各怀心事,面面相窥着。

    “走吧,解了雄山令,便算了解。”青竹说罢,略带兴奋的踏步追上。

    石傀应声道;“嗯,你们去吧,我迟几日就回雄山!”

    一旁的流云见状,摸了摸怀中的雄山令,也只能无奈的跟上。

    只是目光扫过这刀剑山庄时,心中想到:“不知南天...”

    万般痛苦,仿佛坠落在先前抛下那对母女的深渊中一样。

    为了剑蓉,杀了那对无辜的母女,流云厌透了自己。

    但极为了解剑南天的流云,心中知道他定有保命之法。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后手罢了。

    而且先前搜查时,见到的剑南天尸体似乎有些不同。但来不及多想,此时只能跟上青竹等人朝着雄山而去。

    “刀剑春秋”的旗帜,还随风迎动着,仿佛是万世不倒的守护。

    只是庄中,已经悄无声息了。

    夜,总是来的那样无声,仿佛紧抓的细沙,只一个不经意间,便要悄悄流走。

    整个刀剑山庄,一改往日夜幕来临时的清新。

    风夹杂着漫天血腥,弥漫在整个山中。

    那山间雨雾中的青梅花呀,仿佛都被这漫天的血气染成了血花。

    山映入眼,就仿佛是一位孤寂的武者被刺成了千疮百孔。

    今天的夜晚,树上那些鸟儿正呆呆的望着山庄之中,月光扫过林间,落在一些鸟儿的眼中,所返照出来的光芒汇成了水滴。

    偶尔几声鸣叫,汇聚成了有泪悲声的挽留与孤独寂寞的哀歌...

    南域南域,在这片土地上曾经称霸一时的刀剑山庄,从此覆灭。

    刀剑山庄──这个数百年前以两柄天器而名震武林的山庄,今日消失。

    至于刀剑山庄之内,所有庄众是否都真正死去,没有几个人真正知道。

    外人也不知道,为何雄山八奇要屠灭刀剑山庄。

    但这件事情对于整个南域而言,不过是一朵小小的浪花罢了。

    可谁又能真正知道,这一朵小小的浪花日后会不会引发出一场惊世骇俗的怒涛呢?

    所以这才给了青竹和石傀几吸时间准备,奈何石傀并非精通于身法,故而方才的爆炸中,硬生生抵挡下了七分威势!

    望着身后的竹青,石傀愤愤道:“青竹你很好!”

阅读争渡春秋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葬浮生不一样的梦幻西游楠木幽生大唐之最强帝王极品阴阳师大国之巨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