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修真无岁月,术数倾心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又过了一柱香时候吴满江才停了笔,举目检视数遍拈纸吹干墨汁,悠然笑道:“幸不辱命,且拿去吧!”

    陈风笑喜滋滋接过,打眼一扫见字理凌乱不成言辞,但是每字都与原文字句契合,当即默念几遍立即信了。

    吴满江凝眉道:“不曾听闻过,姓吕的统共没几个!”

    陈风笑稽首谢过,便随口问了价钱,竟然做价二十二枚灵石。他自然是买不起,当下不禁暗生情愫,心说:“倒是个好营生!”

    当下拿起最后一枚玉简查看,见是一本古书封页写有四个大字:“造物本考”,里面析族区类,振纲分目,条理清晰所载详细,目录分四部:第一、灵药,第二、矿藏,第三、兽羽,第四、杂物。

    陈风笑咂嘴道:“真是不便宜,容小子再想想吧!”他兜里总共不过还剩十几枚灵石,便是想买也买不起。

    又抄起一个,映入脑海的竟是一套互为勾连的白玉雕柱,其上刻满玄文秘图神异非常,旁边有文字解:迷障阵,低阶下品禁阵,作遮蔽、防护之用,可挡先天三层修士四到五息之力。

    陈风笑见了登时心神一震,问道:“这个便是禁阵?真是神奇!”

    再后面想是被禁制封印,只有一张选页能看清晰,说的是赤参这种灵药,根茎、枝叶、花果,样貌细致跃然,后面附录功用、习性、采摘之法等等事项,详实生动知识广博。

    陈风笑大喜,淡然道:“此物作何价钱?”

    吴满江道:“这个便宜,你若想要就给八块下品灵石,不过只有五日存影之期。”

    陈风笑把玉简放下,掏出八块下品灵石强忍肉痛放到案上,挤脸笑道:“小子要了!”

    吴满江也不废话,屈指凌空弹了几下,就有如丝灵气没入玉简之内解了禁阵。陈风笑一把抓握在手拂袖收好。

    吴满江朝着大匮边角处一抓,即刻玄光闪烁堪堪有四块巴掌大的玉简自一小龛之中飞将出来,凌空一转幽幽浮在陈风笑面前。

    陈风笑随意拈起一块贴额就看,脑海之中倏然闪现出四个大字“灵气详解”,一看就知道是讲解灵气变化、操控诸事,陈风笑心中暗自晒道:“郭师兄先前留给我的那缕灵气可比这些东西直观实在的多啦!哎,可惜存驻不久就消散了,若不然引出来卖钱也是好的!”

    他却不知道寻常修士哪能把自家灵气根本轻易暴露出去,也就是陈风笑对于郭师兄来说实在没什么威胁,才在他体内搜寻吞蟾未果之后,存心结个善缘故意留给他的。

    低眉放下,又拿起第二块玉简,里面写着“地刺术”三字,此是土系的基础功法,对于他这等刚入门的新人来说倒是有颇大的吸引力。心下一喜,笑问:“敢问前辈这个值多少灵石?”

    吴满江笑道:“地刺术可是土系正宗法术,至少五十枚下品灵石。”

    吴满江抚须笑道:“禁阵之学独出于灵气法门,自古就是诡谲之学偏门旁通。此法对于修习者的天资悟性要求甚为严苛,加之传承断续隐秘不显,如今精妙之物已是不多矣!”

    陈风笑故意问道:“容小子多问一句,前辈可知道门内有个叫吕清崖的前辈么?”

    悬心安落登时心畅神驰喜上眉梢,便告了一声“辛苦”步履轻盈出得门去。

    匆匆回到住处已然暮夜深沉,窗前一灯如豆,菊光朦胧。陈风笑发砚舔笔,依着先前译好的文字尽都录到纸筏之上,良久写罢仔细对正清楚,然后凝眉去看,稍一读识渐渐心神凝固,双目圆瞪惊奋难言,一时间呼吸摒弃生怕是场梦境。

    原来文中所讲的正是修真初篇,里面言辞晦涩意含深远,比之先篇章不知深奥了多少倍。所载所录的是禁阵之法,统分三段:初段讲溯源根本晰分解疑,道蕴真纯精要玄微;中段讲灵气操控炼制机密,图样栩栩万分繁杂。后段附录讲禁阵拆解手法和数种初阶禁阵。所言所讲比之藏经楼那枚玉简上所说的要精妙无数,两者譬如云泥不可比较。

    此间无事,一晃就是一年有余,陈风笑除了去锻堂做有半个月门内分派下来的任务,其它时候都是深闭不出。

    这期间《禁制密要》新显篇章已然尽都领悟透彻,除去他智慧悟心之外,其余全赖懒馋先生义理精辟洞见深邃,若是唤作旁人不踏踏实实花个三五年功夫,势必难解其中真味。

    也是他福至心灵,与《禁制密要》处类旁通的“三生步”竟每步又多解悟出了十几种变化。只不过随着此术修习深入,种种疑惑早已满腹,盖因此术虽说是凡俗功法,但是法理之精妙比之那些修真术法都是不遑多让。

    别的且不说,只说身法速度,如今施展出来便是寻常火弹、土刺之术都可躲避出去。若说是凡俗之术实在叫他难以相信,人说术数窥天夺机,或许是这原因。

    可惜《洞真经》依旧如从前一般,不疾不徐进境缓慢。他平素虽然嘴上惫癞没个正行,内心却比谁都有毅力、恒心,在他日夜相继废寝忘食的水磨工夫之下,已然感气生聚跃进“练气”一层。

    其实由“感气”跃入“练气”,严格来说都不算进阶,不过是水到渠成之事。顾名思义“感气”是感应灵气吸聚丹田之中,“练气”是炼化灵气凝聚丹田之内。因此有些资质上佳之徒,感气之余过个半月十天就可炼化灵气步入先天。

    他倒好,“感气”跟“练气”都是稀里糊涂的,说是跃入“练气”一层,不过是当初那丝玄黄灵气已经壮大到近一寸多长,蕴藉伟力催使随心,至于在不在一层那就不知道了。

    其实与他同入门庭的那些弟子,快的已经堪至练气两层多,慢的最差也有练气一层中阶,什么“火弹术”、“地刺术”,诸多术法旁人早已熟稔。

    而《洞真经》只讲精要不讲术法,他囊中羞涩哪里能买不起这些功法,眼羡之余只能一遍遍的磨砺灵气运使之法,过过心瘾。

    也是他他师承深厚,智悟绝伦,观瞧之下竟能丝丝绕绕心明神通。

    此法颇合他性格胃口,又加上吴满江那套禁阵利诱在前,于情于理也要奋勇赴身僶俛从事,当下深闭茅扉抛却俗芜,孜孜不怠用心钻研。

阅读大道玄微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镇魔师锦绣凰权绝柒归途的路绝对法则之主宰之力至尊刀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