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文字值千金,风物处处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陈风笑心下一喜,丢了一锭银子予他,漫步进了内堂,打眼一看里面蔺席陶豆布置简雅。正位安着一架五折素纱屏风,两侧各置了一个乌木百匣大匮,每匣约有一尺半许,密密匝匝颇为可观。屏风前头放了几个蒲团,上位正襟危坐着一位耄耋老者,鹤发童颜面生和蔼,这会儿正拈着草纸凝神细看,听陈风笑进来,随口道:“老朽吴满江,道友且座。”

    陈风笑一惊这老者竟然身具灵气是个修士,老者见状举目笑道:“老朽先前也是门内弟子,只是中间横遭祸害,境界堪已跌尽。也是门派照拂,把我安置在这里当个做馆的管事,快请坐吧!”

    说话中忽然瞥见陈风笑腰间玉牌,即刻出了一身冷汗,连忙磕头做辑颤颤而言:“仙师饶恕!仙师饶恕!”

    陈风笑道:“怕个什么,快说知不知道?”

    男子吃吃道:“小人出身鄙贱哪能知道这些,仙师不妨去店内问问,大凡当铺、商行都有做馆的老人,他们见多识广学问深厚,不一定就能识得。”

    索性无事陈风笑也不做耽搁,当下把不认识的那些字尽都打散开,仔细抄录下来,关门闭扉便往山下去了。

    好在这处他之前来过一次,轻车熟路快步走了半日,便遥遥望见路尽头密林掩翳之处,巍巍起了一座数丈高的石坊,雕花横板上只写了“长街”两字,后面楼宇连绵,鳞次栉比层叠嵯峨,望之不见尽头。

    行到其间只见街市熙攘人声鼎沸,挑担引客叫卖杂闹,与寻常世俗商街并无多少差别。

    陈风笑一想也是,道了声谢,迎头往前面便走。行不多远,拨开人群就进到一间兵器铺子里面,不一会儿又匆匆出来,如是再三访了四五十几家,眼中渐有失望之色。

    这会儿莽莽撞撞忽然走到了一幢偌大店铺前,他也不看名号迈步就进去了,稍一入眼才觉与别处不同。不单是金砖漫地,明珠照彻,单只店面就比别处宽阔豪奢数倍有余。举目来看只见正堂中巍巍挂了一块玄木匾额,凭中飞扬激昂写满三字“广博堂”。左侧靠墙置着一架丈许高的红木博古架,上面摆满丹药、兵器、符篆和各式珍奇材料,顾看之间宝物琳琅乱人眼目。

    正在此时就有一个小厮迎上来,点头哈腰讨笑道:“仙师里面请,可有什么吩咐?”

    陈风笑自怀中掏出草纸递到他手中问道:“你去帮我问下,店内可有人识得这文字?”

    小厮点头应了,双手接过来,快步走到里间,少顷匆匆出来,低腰笑道:“吴先生请仙师进去说话。”

    这些虫鸟篆书的前些部分,懒馋先生当初都有译注,他虽尽都学会明晰,但是毕竟是新篇章,里面一些生僻新字哪能尽识。

    若是今文磕磕绊绊或许能明白个七七八八,像这等上古文字,一字能有千解,端得是古朴深奥难以释义。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用在此处最是合适不过,思来想去说不得还需要去找明白人译注一番。

    陈风笑只知清越门交易之所有两处,一处在行思楼内,这里多是宗门内部求取、猎获发布任务的地方,都需要登记发榜做这等劳什子事,不知要费去多少时间。

    况且他可不敢把此物显摆出来,若真有识货的师兄、前辈看见了,随便吐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

    另一处就是山下市镇,此地是依着外院发展而来的,其中数家大店均归院内所有。其余的也有一些是门内世家等豪族经营的,中间夹杂着诸多杂铺小店,积积荡荡铺开一条诺大长街。里面仙凡拥集鱼目混杂,货物充盈繁多,良莠真假琳琅尽有。

    陈风笑虽不是初来乍到,却也脑袋发懵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便随手捽住一个男子问道:“大叔,哪里有识字的先生?”

    男子恼他无礼,呵斥道:“我怎知道,识字的可多了去!”

    陈风笑不敢托大依言坐下,吴满江请了茶,才慢悠悠说道:“老朽不才,恰好认得这文字。”

    陈风笑眼眸舒张,故意疑问:“我看这文字古怪,不知是何年月的东西?”

    吴满江抚须笑道:“此文字乃是传自上古的虫鸟玉篆!唉,可惜岁月流失如今能认识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也是因为早年有奇遇,偶然习得此字,若非如此哪里能识得。”

    陈风笑惊道:“要这么多?”

    吴满江抚须笑道:“老夫观小友也是不凡之人,应该知道物以稀为贵之道理。我也不是吹牛自夸,如今全坊市怕是再无二人能识得此字了,小友若是不信尽可去问询便是。”

    陈风笑不禁暗暗咂舌,心说:“我的乖乖娘,老子要是学会这些鸟字,每天译注一篇,搞他个十天半月那岂不是发大财了!”

    行到现在却如何能因心疼那几块灵石而放弃的道理,便忍痛摸出五枚灵石放到案上。

    又试探问道:“前辈,店里可收其它物件?”

    吴满江拂袖把灵石收了,淡然道:“但请一观!”

    陈风笑从腰间摸出一个皮袋,解开来就着案子倒出两块龙眼大的赤色金块,上面焰光流转玄秘异常。老者抓起来掂了掂随意道:“这两块赤铜品相尚可,勉强值一块下品灵石你看如何。”

    陈风笑约莫知道价钱点头应好,吴满江举手鼓掌一声,片刻就有小厮上来付清灵石把赤金收走。

    吴满江再不闲说,当下把草纸铺展开,发墨舔笔就着纸筏译注起来。也不知是经久不用多有昏顿,还是性格细致谨慎,总之字字斟酌翻译的甚为缓慢慢。

    陈风笑看得心内发困,百无聊赖之际索性起身去看两侧的百匣大匮,此处倒是跟藏经阁哪里颇为相似,每个格子都有一挂玉符垂下。

    随便抄起一个,脑海倏然现出一物,见是一张巴掌大的纸符上面描摹着一张弓弩,旁边有文字解:震天弩,下品高阶符器,下品灵石一百二十枚整,或中品灵石一枚整。又抄起一个,依旧是一张纸符,正中绘着一把赤色小剑。剑有两寸许,也不知道用什么制作的,上面细细摹刻着密密麻麻的玄纹秘结,华光湛湛锐不可当。旁边有文字解:赤炎符剑,中品低阶符器,中品灵石十五枚整。

    陈风笑暗暗做舌,便弃了这侧走到另一侧去,随便拿起来读识一看,图卷里面有一黑芝,旁边文字解道:玄冥芝,三百年份,下品灵石两百六十枚或等价诸材……。

    想来这架大匮都是些灵药、宝矿等材料,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都是是有用的知识,索性无事便挨个去观瞧。正看的起兴时候,身后吴满江忽道:“观你功行境界,想是刚入门的新人。若小友喜辨诸材,我这处倒是正好有你所需的东西。”

    陈风笑讶然,笑道:“那倒好,前辈取来我看看吧!”

    陈风笑讶道:“怪不得与众不同,不知前辈收费几何?”

    吴满江翻了翻眼皮,慢吞吞的道:“且给五块下品灵石吧!”

阅读大道玄微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校园逆天狂龙蓝蓝海洋之若你来过青云直递小岛保卫战任务有点难星际争霸战末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