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道阻长夜漫,顾盼形影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道蓦然癫狂,大笑道:“我偏不,我偏不!这个可是三经之一,怎能让你平白无故知晓了去。嘻嘻,难得这些年能遇到个清醒的,老夫劝你还是趁早回头,此经常招不祥多灾多难,自古及今凡是沾上的没有几个好下场。”

    说话间也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方五弦古琴,叮叮咚咚弹唱起来,声调不在羽角亦非宫商,嘈杂吵闹惹人烦乱。

    陈风笑当下调息平复一番,又运转《洞真玄黄经》心法感应,过不一会儿便觉周身有星星点点的灵气游走,方欲吸纳时候忽然斗转星移坠入一片蒙蒙烟尘之中,观瞧之际隐约有人做歌:

    长梦一瞬间,转头三十年。

    道阻黑夜漫,顾盼形影单。

    这些魔头千奇百怪防不胜防,自人之喜、怒、哀、惧、爱、恶、欲等诸念之中生出,层层叠叠如井喷浪涌难以遏止。以致他进境受阻不能迈进半步,到现在都还未能感悟、凝聚灵气。

    这会儿与他同来的那些人,即便是资质最差的到如今或多或少也已有所成就,哪像他一样还在原地踏步丝毫未进。

    难怪当初藏经阁那个老道见他选了《洞真玄黄经》满目讶然,连说“不可讲,不可讲,自去体会!”原来竟是因为这个。

    当初携手人,绕指成云烟。

    忧戚感从前,哭笑都无言。

    话音呢喃如泣如诉,飘飘荡荡萦绕在耳,朦胧时候缓缓自前方浑沌中走出一位鹤发鸡皮、麻衣坡足的苍苍老道。眉眼和蔼观之可亲,当先眯眼笑道:“好少年,能遇到我当真是算你运气。三十年前也有一人与你一般,我们同历凡尘细数风流,高歌纵情好不快活。要知道仙路坎坷荆棘遍布,寻常良善人入则成妖魔,尔虞我诈营营役役到头来依旧免不了身死道消空幻一场。何不摒弃恶念与我携手一道,于那富贵温柔乡里走一遭,虽多了些儿女情长莺莺燕燕,也好过跟这些肮脏不堪的修道人同流合污并路相行。”

    陈风笑充耳不闻,紧守神魂摒弃迷惑。老者见他不理,径直走到近前围着他转了一圈,嘻嘻笑道:“痴儿,休要再费气力,别的守护或许懵懂,只知拖你入那梦幻之中。而我却知道这部经书的来历,你想不想知晓?”

    陈风笑忍不住出口斥道:“要说便说,婆婆妈妈真不算爷们儿!”

    明月如水映彻万物,薄雾似纱丝缕萦绕。山间虫咬蝉鸣静寂安然,黑松古林僻幽处,有一突兀如船青石,经年风雨冲刷早就光滑如洗滑润似玉。

    这会儿上面正有一个少年五天朝心盘坐,呼气悠长,吐纳隐秘,周身清气熠熠玄秘非常。月光皎皎看得清晰,眉眼亲切不是旁人正是陈风笑。

    也不知怎么的正在此时忽见他骨肉绷紧浑身寒颤,冷汗涔涔湿了满身,过不多久竟然体如筛糠抱头嘶喊,似乎遇见了难言的恐怖之事。

    如是痛苦挣扎了许久才蓦地转醒过来,当下平复许久才敢睁眼目视,四顾茫然一看,依旧是山间明月,松石蝉鸣。

    喘息之间不禁摇头苦笑,两个月来这已经是无数次了,每当入定感知灵气时候,必会有一个魔头出来纠缠阻止,把他拖入幻境。

    他性子素来倔强,哪肯轻易服输放弃,况且行到此时已无退路可走,唯有咬牙坚持迎难而上,或许冥冥之中苍天垂怜玉汝于成。

    是以这些时日废寝忘食尽做功行,幻境越经越多,魔头愈积愈众。每历一次似乎就是一世轮回,自生至死,由幼及老,里面悲欣交集苦乐相随,红尘劫历纵是千言万语言辞难说其味。

    陈风笑聒噪不堪,也不管其它指着鼻子跳脚大骂:“你这个头顶生癞脚底流脓、裤裆长大疮的老淫棍,老子招你惹你了!不过是个见不得人的老王八烂乌龟,还敢在大爷面前充大瓣蒜……!”

    “你…你这个混账小娃好生无理!”老道勃然大怒。

    陈风笑叉腰骂道:“无理你奶奶,老子最受不了你这种自命清高故作神秘的缩头老乌龟、烂脖子大王八。爷爷选个功法容易嘛,你他妈的净在这里给我下套、使绊子好事不干一点。什么富贵温柔乡里走一遭,莺莺燕燕的,哎呦呦,可别再恶心我,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老的猪不啃狗不叼,尿尿都尿不半尺远,还敢在大爷面前耍风流。再说了谁他妈的瞎了眼跟你这干瘪老头子去高歌快活,龙阳之好玩到你这这番境界的爷爷我还是头一遭见……!”

    蓦地道袍鼓动右手屈指点出,刹间就有一道奇异白光直撞而来,陈风笑瞪眼大叫:“你妈!”

    急忙去躲,却哪里能闪避的开。说时迟那时快,白光一闪倏然没入他头脑之中。陈风笑顷刻就觉脑海之中如遭刀劈斧剁,痛及灵魂,深彻无边,哼也未来得及哼一声便疼死过去。

    “哎,没想到老子竟受了这小子蛊惑犯了嗔怒!”老道想是用力太甚,气息登时萎靡下来。

    颓然长叹时候突然不知从何处跃进来一只阔口金蟾,初始约莫有巴掌大,眨眼之间便长成丈许高大,对着这老道“呱”的一声大叫,大嘴忽张长舌翕动迅疾如电袭卷过来。

    老道见了登时唬得浑身寒毛倒竖,失声尖声:“吞蟾!哪里来的这东西!”

    话未说完胸口以下半个身子僵如木石,似乎被什么东西牢牢禁锢住,不急转念吞蟾长舌堪堪卷至。

    “哼,不过是个影子也敢现身!”话虽如此,却对吞蟾十分惧怕,电光火石之间勉强撑开一道光幕,“嘭”的一声吞蟾舌击其上,撞起一片灿烂烟霞。

    老道瞟准时机探臂电射出一只碗大的骷髅头,磷火森森狰狞可怖,迎头便朝吞蟾撕咬而来,吞蟾上下跳跃躲闪,一人一蟾顷刻斗在一起。

    可惜这老道本是《洞真经》守护,属于无根之物。先前打陈风笑那一下消耗过甚,下半身又被定住不能动弹。过不多久渐渐疲态显现,稍有闪避不及一个疏忽被卷进了蟾腹。

    吞蟾登时满心舒畅,“嘎嘎”打了几个饱嗝,两眼翻白身躯挺直似乎迷醉一般往后就倒,刹间化作点点星光消散不见。

    也不知过了多久,斜阳西坠薄雾初拢时候陈风笑才悠悠醒来,方一动弹就觉颅脑大痛神魂爆裂难以遏制,只见他抱头大叫一声又昏死过去。如是再三折腾了五六天,疼痛才渐渐缓和,勉强能站立行走。

    陈风笑在心中早把那个老道骂了个千百万遍,说虽如此却不敢耽搁。这日疼痛稍去他便忍不住行功入定。

    令人惊喜的是《洞真玄黄经》竟然运转无碍,这老道与附身魔头幻境,似乎在那天以后就随风散逸,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本来还想进去骂娘,准备好的满满腹稿尽都没了用处,一时间倒颇为失落。

    陈风笑久在市井厮混,骂起人来舌如毒刺嘴似利刃,唇口翕动如山洪倾泻、飓风卷浪,各色词句花样百出,滔滔不绝迎头喷涌而来。

    老道何曾听过这等污言秽语,只气的一魂出气二魂升天。再也顾不得风度,张口大骂:“小畜生,老子拼着陨消也要治你一治这满口的伶牙俐齿。”

阅读大道玄微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米兰的恋歌神炎灭世网游之纵横八方重逢的青春名人堂控球后卫过江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