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前面有妖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绅士风度使然,秀中在前面探路,还不时想伸手扶她,以免不慎被绊倒。

    梨奈对此只是笑笑,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那么柔弱。而且为了不让口袋里的付丧神们被他看到,他们之间的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以我们目前这样,好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五短身材,烛台切苦笑道:“还是找机会提醒一下审神者大人比较好吧,她知道后自然会小心警惕的。”

    “为了套出情报,那孩子可能会很执着哦。”白衣的付丧神眯起眼,从口袋的缝隙里望着外面的情况,不太放心的低语道:“比起自己的安危,她更看重的是家人的安全吧。也许她从一开始就看出不对了也说不定……”

    ——这是优点,但被心怀叵测的人掌握住,就会变成致命的弱点。

    梨奈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为难道:“是比较私密的问题,所以想当面与他说清楚……”

    对方立刻善解人意的点点头,道:“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去找他,不如就一起去?”

    话说到这里,她自然是从善如流的答应下来。

    看来他们还需要把她护得再牢一点才可以。

    ……

    梨奈与自称佐藤秀中的男生走了一路。因为正是夏季最为炎热的时候,所以两个人决定抄小路、这样至少能节省一半的时间。

    这条巷子大概很久都没人走过,被堆放了许多杂物,还好都是些旧沙发木头箱子一类的,所以并没有什么异味。

    不过两侧的楼距离很近,没有太多的空隙可以绕开行走,他们只能踩着废弃物、小心翼翼的向另一侧走。

    梨奈回过头,就见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黑曜中学制服的男生,体格单薄、带有种病态的柔弱感。一眼看上去温和无害,甚至还给人好相处的感觉。

    ——这个人很危险。

    付丧神们瞬间察觉出不对来,手下意识握住刀柄,随时准备给予对手致命的一击。哪怕无法拥有正常时的战斗力,但令对手分神、给她争取多几秒的逃跑时间,还是完全能做到的。

    可黑发少女偏偏向对方走去,似乎对能这么快就找到线索而感到开心,“难道你是沢田君的朋友吗?那真是太好了。”

    “啊,是那样没错。不过他现在并不在学校,不知道你找他要做些什么呢,我也可以帮忙代为传达。”蓝发少年笑了笑,非常热情的说道。

    付丧神们预计的血雨腥风没有到来,反而看到两个人边走边聊天,没一会儿就熟得像是朋友一样。但这并不能令他们放下心来,就时刻密切的关注着。

    “那个人一定是有什么目的才接近审神者的。”鹤丸与烛台切在一个口袋里,这会儿正在商讨对策,“不如找个机会吓他一次,没准就什么都招了。”

    蓝发少年的眸中闪过一丝异色,视线转向不远处的出口,突然露出紧张的神色来。

    不知何时,那里竟站了两个流里流气的不良少年,前面的那个个子比较矮,染了个金灿灿的发色,所以看起来格外显眼。

    “喂,你们两个,从本大爷的地盘上经过,总得交个五千円的过路费吧?”矮个子一挥手里的球棒,不怀好意的说道。

    “哈,本大爷的字典里,就没有通融这两个字!”

    他又将沾了血迹的球棍抬起,慢慢凑到梨奈的颊边,嗤笑着道:“别被吓傻了哦,就算对女人,我也不会放水的。”

    黑发少女抬起眼,泛灰的眸子直视着他,非但没有丝毫畏惧感,反倒有些无奈的意思。

    金发少年看得一阵火大,正欲出手,却见她突然将外套脱下、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边,似乎还自言自语的说了句什么,这才重新站起身来面对他。

    她里面是件白色t恤,露出来的皮肤白到透明,鸦色的长发垂至腰间,一派乖乖女的作风。只是她似乎嫌这样不太方便,不知打哪儿抽出根簪子,三下两下把头发盘至头顶,瞬间就换了个画风。

    她似乎想确认些什么,便真诚的问道:“你缺钱到需要出来抢劫的地步吗,同学?”

    “啰啰嗦嗦的烦死了,你是教导主任吗?!”再也克制不住火气,他直接用力挥出一击,本来毫无棱角的球棍竟在空气中划出锐利的风声来!

    但对面人用双手撑住墙面,用力向上一翻,整个人直接旋转三百六十度躲过这一击,并且借由向下的冲力飞快的踢出一脚!

    “咔嚓——!”

    猝不及防间,他并未完全躲开,肋骨还是被擦到了边。仅仅是这样,他就感到一阵剧痛,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

    “犬!”原本在观望的另一位不良快步向前,伸手扶住了他。被眼镜遮住的眸子闪过决断之色,他从口袋里拿出溜溜球,如同变魔术一般、灵巧的向对面甩了过去,呈两面包抄的趋势似乎是想将少女彻底捆住。

    但没想到的是,她居然直接伸手握住了速度极快的球体,而后眸子里流露出一分趣味性来:“这个倒是挺有新意的,第一次见呢。”

    这话也不知算不算夸奖。但眼镜少年无法收回自己的武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轻轻松松的将它们捏碎,又慢悠悠的向前跨出一步来。

    “没带趁手的武器来,真不方便。”

    她这样低语着,而后就对两位不良进行了单方面的击打练习。

    付丧神们在一旁看得只想捂住眼睛: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

    等两个人都晕过去后,梨奈一手拿着外套、一手扶着从刚才起就昏迷不醒的秀中向外走。现在只能再次放弃原计划,先将伤员送到医院去,她叹了口气,只觉得寻找沢田纲吉之路分外艰辛。

    幸好这次倒是没有碰到自家哥哥。

    她挂了急诊,大致与医护人员说明一下情况,就看着她们开始忙忙碌碌的给佐藤秀中包扎和做检查。

    “好在没有造成脑震荡,只要修养两天就可以,这孩子也算是幸运。”一位护士小姐看着躺在床上的伤员,小声跟她说了下情况。

    梨奈点点头,不由想起之前被救下的并中学生,就又向她打听了一下。

    谁知护士竟一脸为难之色,趁四下无人注意,才敢极小声的说道:“他被云雀君送进了特护病房,没想到晚上居然离奇失踪了呢,到现在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诶,有没有报警之类的?”

    “那个啊,云雀君说会负责抓住人,所以这件事就……”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早上哥哥会气冲冲的离开,原来是去调查了,对于正义感十足的工作狂来说,在眼皮子底下发生这种事,一定觉得很挫败吧?

    想到这儿她就觉得不能坐视不理,又向护士打听了一下失踪人口的具体信息。

    护士知道她的身份,也没有多问什么,直接从前台拿出了之前登记的档案。因为是由清醒后的伤员自行填写的,所以比较完整,就是狗趴似的字体有些难以辨认。

    映入眼帘的第一行就是姓名——沢田纲吉。

    梨奈直接站起身来,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道:“那孩子……就是沢田纲吉?”

    ——看起来很正常,头上也没冒火啊?这十年的岁月究竟在他身上发生了啥?!

    再向下看,就有详细的家庭住址和住宅电话。她深吸一口气,对身旁被吓了一跳的护士小姐说道:“这张纸先借给我用吧,还有床上的人,就暂时交给你们照顾了!我很快就会回来!”

    话音未落,她就风一样的冲了出去,留下屋子里几个护士面面相觑。

    而就在此时,床上的蓝发少年竟睁开了眼睛,压根没有受伤后的苦痛,而后微微弯起唇角,泄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声来。

    ——虽然比想象中的棘手,还折损了战力,但并不妨碍他取得了想要的结果。

    不过原本他都没有想到,云雀恭弥的妹妹居然会自己送上门来,还要找什么叫沢田纲吉的人……也许那也是跟黑手党有关系的同伙?

    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而此时梨奈正全力向泽田家狂奔,跑得太急,额头沁出几滴汗水来、正滑过后颈。不过不知为何,有点沙沙的刺痛感,她伸手轻轻一摸,隐约蹭下来一丝血迹。

    这是什么时候造成的伤口吗……?

    秀中立马挡在她身前,毫不畏惧的与他们对视,尽量冷静的说道:“我们还是学生,并没有在身上带那么多钱,能不能再通融一下?”

    回应他的只有凶猛的一球棍。对方的速度极快,竟不知什么时候跳了过来,毫不心慈手软的将他打倒在地,然后看着从蓝发中涌出的滔滔血水,咧开嘴笑得更加嚣张了。

阅读[综]10cm付丧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绝代农民一念成瘾蜜芽的七十年代青春之魔法乐章大明小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