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兄控与妹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虽然不用去上学,但因为家里的工作狂在周末也会去安全巡检,所以她还是如同往常一样需要起床做早饭。

    等洗漱过完,她悄悄的看了眼手办盒子,发现除了烛台切和一期一振的位置是空的,剩下的刃都在赖床。

    对于战争,他们远比她要了解的更多,也更深刻。

    而被予以大任的人,则往往逃不开命运的纠葛,从接到时之政府邀请函的那一刻,就代表着她的生活注定会被打乱。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也许说的正是这种情况吧。

    不过托出卖色相(?)的福,他们倒是把签订合同的事情郑重的提了出来,可犹豫了一阵后,她说——

    “我只是个普通人,可能没办法满足时之政府的要求呢。所以在解决完这次危机后,就还是过回正常的生活比较好吧。”

    ——算是比较委婉的拒绝了。

    望着黑发少女那双剔透的漂亮眸子,他们只能礼貌性的道了晚安,就躺下去陷入自己的思绪当中。

    梨奈随手熄了灯,也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

    一夜无梦。

    被生物钟唤醒后,她迷糊了几秒钟,才想起来今天是周六。

    把手办大小的付丧神们洗刷干净后,梨奈又用一条毛巾把他们兜起来,小心翼翼地抱回房间内。

    还好没有碰到哥哥查岗,也许是职业病,那位总喜欢在睡前再过来转一圈。不过今天大概是修窗户累到了?总之没出现。

    她没想太多,顺手用盒子做了个临时居所,还铺了些柔软的棉絮在下面,然后保证过两天会从网上订购一个正规的(手办用)房屋,现在只能委屈他们先将就着。

    失去梦想的付丧神们无力点头。

    虽说这位审神者大人除了某些特定的场景,余下的时间里都很温柔、看起来似乎非常好说话,但其实她做事总是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并且让人(刃)根本无法拒绝。

    他们也知道欲速则不达,就没有过多纠缠,只能靠时间慢慢磨。

    毕竟接下来的日子,可远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太平。时间溯行军一旦确定了历史的拐点处,就会不停的派出兵力攻打,而即将到来的那一战、不过是开始的前哨而已。

    欣赏了一波美颜暴击后,她还给踢了被子的清光重新盖好,这才安静的关门离开。

    到了灶台前,果然有个小小的身影在忙碌。本来是帅气可靠的成年男子,但现在只能用双手举着木铲,在锅外面一蹦一蹦的翻炒着,看起来格外辛苦。

    而蓝发太刀怕火,就负责摆放碗筷,这会儿正用推着碗在桌上跑来跑去。因为身形太小,还得时不时的停下看路、以防被摆好的筷子给绊倒。

    “审神者大人,我们只是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一期一振过来打圆场,还轻轻扯了一把身旁的人。

    烛台切立马回过神,抬起头真诚的请求道:“住在这边,平日里还总是要麻烦您,心里很过意不去。所以请交给我们来做吧,审神者大人,这原本就是我们的工作。”

    “既然来到这边,就不要用本丸里的方式来要求自己了怎么样?”

    麻利的熄火装盘,她将胳膊伸向两振太刀付丧神,示意他们坐上来。想当然,对面两个小小的身影又摆出一张惶恐的脸来,明显觉得这样做不合规矩。

    她只好捏住他们的领子,小心的放在自己肩头,这才一边端着盘子向桌边走,一边笑着说道:“就当做难得的休假吧,而我是你们的朋友,不是什么主人哦。”

    两个刃离地太远,现在只能抱着她耳边垂落的长发来保持平衡。甜美的香气在拂过鼻间,再加上绵软的声线攻击,令他们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但若是真如她所说的那样,也太过……越界了。

    没听到回答,梨奈就自动当成了害羞的默认,忍不住用手指给他们顺了顺毛。

    不过等二楼的房门打开后,她又立刻将两人放进口袋里,仰脸跟云雀打了个招呼:“哥哥,昨天那个同学是住在医院里吗,我想去探望他一下。”

    ——正好还可以名正言顺的拉上草壁君,然后打听那个叫沢田纲吉的人了,简直是一举两得。

    黑发少年的脚步一顿,从二楼居高临下的望了过来。也许是起床气使然,看起来格外不善。

    她早已习惯了对方的高冷脸,也没觉得奇怪,还笑眯眯的招呼他过来吃饭。

    云雀克制半天才没直接从二楼跳下来,而是像往常一样走了楼梯。他随手拿过桌上的三明治,直接就想甩门离开,但想起自家妹妹的“草食”属性,又不得不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冷声道:“他伤的不重,被接回去了。”

    说完这话,他才大步流星的走了,任由披在肩上的外套在空气中划出凌厉的弧线。

    ——这位该不会是赶着杀人灭口去了吧?

    两振付丧神从口袋里冒出头来,看着黑发杀神急匆匆离开的背影,莫名感觉浑身发冷。

    “奇怪,按照昨天的架势,那孩子至少得住院一星期啊……”梨奈琢磨半天也想不出原因,只能暂时放弃那个计划,先端着早餐回房间、把屋子里的几个喂饱。

    这会儿懒床的五人也醒了,冲田组的两振打刀穿好了衣服正在整理内务,而鹤丸和山姥切则齐心协力的帮三日月穿衣服。

    最美的五花太刀就笑眯眯的任人伺候,看到梨奈走过来,还晃晃手打了个招呼:“哈哈哈,审神者大人起得真是早呢,该说不愧是年轻人吗。”

    她将盘子放在桌上,凑过去看了眼他身上穿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就对旁边手忙脚乱的两个人说道:“这种事情还是我比较擅长,不如你们先去吃饭吧?”

    白衣的付丧神没有负担的举手赞同,山姥切本想说这样不太好,可一看三日月笑容满面的样子,就拽拽头顶的被单、侧开了身子站到一边。

    梨奈的手指很灵活,纵使对方身形很小,衣服又繁复,可她却连细小的绳结都能系出花样,还不忘帮忙整理了一下头饰。

    五花太刀一脸享受的样子,让其他刃不由产生了点羡慕的情绪。尤其是加州清光,热爱撒娇的本性让他恨不得蹭上去,顺便让心思细腻的审神者帮自己涂指甲油。

    ——唉,真是想想就开心……

    不过他没勇气当面拉仇恨,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还好梨奈很有雨露均沾的风格,拿着把小梳子帮他们每个人都梳了梳头发。

    山姥切本来想躲,可无奈身形太小,一把就被人轻轻的拽住了被单,最后被迫跟着享受了一把福利待遇。等被放开的时候,他的脸涨得通红,只能死死的把自己卷在被单里,半天都不肯露面。

    忍了半天才没动手去戳那小小的一团,梨奈与他们分享了早餐后,才谈起正事。

    “在这附近除了并盛之外,还有一所黑曜中学。既然今天没办法跟草壁君打听,只能选择先去那边看看了,没准会有发现也说不准。”

    “请允许我们一同前往吧,审神者大人。”一期一振代表全员提出了这个请求。

    不知怎么,他们心里总有些奇怪的预感,所以为了防止对方遭遇危险,必须要贴身保护才可以。

    黑发少女以为他们是怕闷在家里,就痛快的答应下来,还找了件有多个口袋的外套,将七振手办大小的付丧神安排好位置,这才脚步轻快的出了门。

    这是她第一次去黑曜中学,沿途打听了好几次,才顺利找到了那栋建筑。远远望去,竟隐约有些破败的感觉,不像是学校,反倒是有几分拆迁危房的架势。

    她走上前去,还没等靠近大门,就嗅到一股血腥味。虽然很淡,但应该应该是近期内留下的才对。

    “这种地方还是不进去为好。”烛台切蹙起眉,很想一把将她拦住。但以不足10cm的身形来做这件事,也只是将她的外套揪出一道小小的褶皱而已。

    梨奈垂下眼,温柔的安抚道:“只是向门卫打听一下而已,应该没事的。”

    躲在口袋里的付丧神们只能紧张兮兮的看着她走了过去,伸手敲敲玻璃,向里面的中年男子问道:“请问,您这边有叫沢田纲吉的学生吗?”

    “没有。”连想都没想,门卫便不耐烦的回答,还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虽然很不爽他对审神者的态度,不过能尽快离开这个地方才是最好的。

    他们刚松下口气来,就听到从背后传来一道温润的声线。

    “沢田纲吉吗,我认识哦。”

    梨奈都快不知道先帮谁好,就先从烛台切的手中拿过木铲,又小声告诉他们不用这么辛苦。

    烛台切一时没反应过来,双臂打弯、还保持着搂着东西的姿势,有些呆愣的看着她。

阅读[综]10cm付丧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勿忘我,勿忘初心学霸的超级外挂九天道祖大秦之无形帝国叔能无过来自阴间的老照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