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田螺付丧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下一刻,她的身后就覆盖上了一道影子,与此同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向衣架,轻而易举的将衣服给拿了下来。

    ——……身高优势什么的,太作弊了。

    钟表在角落里发出沉闷的“当当——”声,她这才猛然回神,意识到快要到上学时间了。

    不过大概是没闻到熟悉的香气,二楼卧室门一直紧闭着、半点要推开的意思都没有,她只好一路小跑上去,礼貌性的敲了敲才进屋。

    这会儿云雀恭弥似乎睡得正沉,姣好的面容被阳光温柔的亲吻、散发着一种祥和宁静气息来,更衬得眉目如画,隽美清雅。

    但是怎么想都不切实际,而且这些饭菜的味道闻起来也跟她做的不一样。

    更不可能是自家哥哥。作为一个钢(大)铁(龄)直(巨)男(婴),他一向对厨房内的事情不感兴趣,就算真的心血来潮,不把这里毁掉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第一次就做出色香味美的食物来。

    锅子里的早餐处于温热状态,刚好可以入口,她尝了尝、感觉比自己做的还好吃,不由更加好奇。

    ——这么好看的哥哥,怎么就没人向他告白呢?

    想想就觉得挺奇怪,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按说哥哥这种款、应该特别抢手才对啊,怎么就活活剩在家里了。

    她摇摇头,伸手去推对方的肩头,一边还软软的呼唤着:“哥哥,起床啦,上学要迟到了呢。”

    少年狭长的凤眸睁开,刻意露出半梦半醒的神色来,而后不动声色的将枕头下的浮萍拐向里一推、掩饰性的打了个哈欠,这才含糊不清的问道:“你怎么进来了?”

    劳心劳力的妹妹这会儿已经去柜子里给他拿衣服,边垫着脚努力抓衣架,边费力的回答着:“是、是因为该去上学了啊,你昨天睡得很、很晚吧……”

    早上六点,梨奈准时起床洗漱。

    因为需要做早饭,又得准备中午的便当,所以现在是她一天中最繁忙的时间段。

    等锅子里的东西开始冒出好闻的味道,住在二楼的哥哥会被自动唤醒、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出来,洗漱过后,就会坐在桌前共进早餐。

    原本应该是那样的。

    但今天看着料理台,她只觉得好像产生了某种幻觉——为什么会看到已经做好的早饭和便当呢?难道她昨晚梦游弄出来的?

    ——难不成是传说中的田螺姑娘?没准她家哥哥无意中救了成精的妖怪,所以对方就过来报恩之类的。

    常年沉浸于二次元文化中,她思维的发散方式异于普通人,这会儿已经忍不住幻想起后续的故事。

    她一下就泄了劲儿,连头上的呆毛都跟着一歪、明显无精打采起来。但很快又有熟悉的手轻轻地抚上来一揉,语气平和的说道:“出去,我要换衣服。”

    再普通的话,通过对方的嘴说出来、总有种盛气凌人的气势,她倒是挺习惯,也没觉得不舒服,只嘱咐一句“要快点”,就出了房间。

    早上来来回回的这么耽误时间,再坐下来吃饭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只好又将早饭弄成三明治,放到包装袋里,等云雀出来的时候顺手塞给了他一份。

    云雀蹙起眉,危险的低语着:“你们群聚在这里,是想被我咬杀吗。”

    梳着飞机头、一身黑色制服的风纪委员们,闻言吓得冷汗直流,赶忙四散着去巡检。只有草壁哲史照常留下,还很有眼色的上去帮梨奈拿东西,只是再一次被笑着拒绝了。

    “我自己就可以的,草壁君快去跟哥哥工作吧。”她用眼神示意着已经走远的云雀恭弥,草壁只好点点头,赶忙追了上去。

    梨奈脚步轻快的走进教室,顺手把多层午餐盒放入自己的储物柜,然后趁着没上课抓紧时间啃早餐。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书包里正在进行一场小型(军事)会议。

    忙了整晚的烛台切这会儿已经瘫软在角落里,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本来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由于体型限制,竟比打仗还累,他现在只感觉胳膊都不是自己的了。

    ——签订合同之后,应该就能恢复原状了吧?

    他忍不住那样期盼着。不过时之政府并没有与他们具体说明情况,所以这也只是猜测而已。

    其余六振付丧神倒是精神状态良好,现在正围成一圈,仔细研究着某种物体。

    “这个好像是……”

    “嗯嗯,一定是那个吧。”

    “不过审神者大人怎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感觉完全不像是她的风格啊。”

    “也许只是用来防身的吧,晚上走夜路的时候拿出来吓唬人之类的?”

    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毕竟浮萍拐这种武器实在是与梨奈很不搭。虽然还没有真正的相处过,但通过观察也能知道,这孩子是个温柔、富有耐心并且软绵绵的性格,总之没有什么杀伤性。

    对于这样可爱的主人,付丧神们自然是心满意足,就想着早点与她签订合同、好彻底完成此番目的。

    为了不吓到她,还特意采取了温柔战术,先用食物来贿赂。本想着她应该会特别感动,进而联想到昨晚的时政邀请函,然后他们趁机出来解释就可以。

    结果她似乎忙着忙着就忘了,这会儿吃完了早饭,正收拾东西准备上课。

    再一次错失良机的付丧神们只能躲在角落里,继续苦思冥想着对策。

    时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溜走,转眼间,又到了放学时间。

    他们趴在书包的边缘上,透过缝隙看着外面不熟悉的世界,只觉得非常茫然。作为时政出产的付丧神,大家的日常生活就是训练、做内番、出阵,头一次到现世来,却发现外面的人活得实在是太过悠哉、根本与自己就处于两个世界。

    但梨奈似乎也跟周遭的人格格不入,完全没朋友,只有风纪委员们会趁着委员长不在、偷偷的跟她打招呼说话,还不时塞点零食什么的。

    她也是心大,并没觉得憋闷,整天都是开开心心的,这会儿正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嘴里还哼着奇怪的调子。

    等经过一条小巷,里面传来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

    “废柴纲,再不交出零用钱就要挨揍了哦,你又想尝尝本大爷铁拳的滋味了吗?”

    “可、可我这个月的零用钱已经都交给你们了啊……”

    “哼,别装蒜,我昨天还看见你回家的时候买了不少东西。”

    “那是帮家里买的,是妈妈给的……呜、唔哇——好痛!”

    挨揍的少年发出闷哼声,紧接着又传来了拳拳到肉的响动、听起来就非常痛。

    她的脚步一顿,随即调转方向往小巷里走去。而书包里的付丧神们立刻紧张无比,非常怕她遇到危险——一个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不是该马上逃跑吗,为什么会主动冲上去啊!

    如果他们是正常身形,起码能将她护得好好的,就算是打压敌人、也完全不在话下。可现在这样好像……有点困难啊。

    无论如何,他们还是握住刀柄,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而小巷里的不良少年们似乎也听到了她的脚步声,这会儿正望过来,脸上还露出流里流气的怪笑:“小妹妹,你也是打算给哥哥们送点钱花花吗,哎哟,还真是贴心啊。”

    梨奈的视线落在地面上,那里躺着受了伤的棕发少年、正在费力的喘着气,明显没力气逃跑。

    对方抬起头来,原本又圆又大的眼已经肿成了一条缝,好像正努力的辨别着她的模样。

    而后,突然哆嗦了一下,嘴里磕磕巴巴的叫道:“云、云、云……”

    “叫我梨奈就好。”随手将长及腰间的发盘至头顶,少女露出优美的颈部线条,显出一种不同以往的利落来。她从书包里抽出浮萍拐,一边握住、一边无可奈何的微笑着道:“欺负弱者是不可取的,不如你们还是交出那孩子的零用钱,早点回家吃饭吧。”

    她背对着夕阳,手中的武器闪过一抹寒光、映得那双眸子更显凉意逼人。

    不良少年们只觉好笑,便迈步向她走去,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如果小妹妹你愿意陪陪我们,放过废柴纲,也不是什么难事嘛。”

    梨奈背好书包,左右手分别提着早午饭,跟在哥哥后面亦步亦趋的走着。等到了学校,门外的风纪委员们早已分列两边,见到他们的身影,立马九十度鞠躬大喊道:“委员长早!”

    震耳欲聋的声音把树上的小鸟吓得扑棱着翅膀逃跑,路过的学生们也是光速消失,并盛中学的门口一下门庭冷落起来。

阅读[综]10cm付丧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婚然星动九城一色恋上坏坏女上司修仙归来在都市夏有极光地狱手机游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