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逃命(10)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列队完毕,那领队的战机又晃了几下翅膀一头俯冲下去,朝着苏同翁等人藏身的小楼将枪弹泼水般打了出去。余的机师一看,知道临别馈赠的时候到了。

    那些机师在攻击得手后,若觉得返航途中不会再遇到什么危险,偶尔有会对嫌疑目标进行攻击以求扩大战果的,如今在昆明上空日人又全掌握着制空权,不用担心返航时会有空中格斗,打光机上所余弹药一则可以减轻自身重量;二则回去后与人吹嘘时可凭借空空的弹药箱加以佐证,说明当时的战斗“何其激烈”。

    孙造书是躺在地上的,往两边一看,见苏同翁和马贤亮都仰着各自的下巴在看二楼,他搜寻着也看过去。

    上面一条黑乎乎的电线挂在某残物上,下面半圈儿悬在空中荡个不停,中间那个见天的大洞外面几架日机不时掠过,他马上知道苏同翁跟马贤亮在怕什么了。

    因刚才一场人工的旋风加上又有元素不停的变换,通往二楼的楼梯已经断开,上面一大半没了,下面小半截伏卧在地,想轻轻巧巧的走上去捡是不可能,只有两个人搭个人梯方能够到悬在空中的那部分电线,这种危险性高的活儿不要指望苏同翁,看他方才滚到桌子下面逃命的劲头就能知道在他那副强悍的表象下还隐藏着一颗脆弱的心灵,请他走到当中的大洞下去搭人梯时还怕他腿脚会发软。

    他耳中听着天上战机兜圈子的声音,看了苏同翁一眼,说道:“舅舅,还是帮我在地上再找一下线头罢,方才一扯也不知掉到哪里去了。只是要小心点别不留神触到上面。”。

    苏同翁吓了一跳,先看了看自己脚下,见没有电力线,又往身后头顶看了看,这才去对孙造书道:“造书,你别动,我站着看你周围的一切都清楚。”。

    一双眼睛骨碌碌的往孙造书前后左右的空地上扫了一眼这才道:“安全了。”。

    只听马贤亮道:“如果能搭人梯,我还是够得到那电线的。”。

    苏同翁果然斩钉截铁的道:“不要指望我!”,双眼往下一瞥,骨碌碌的又开始打量起孙造书来,嘴里没说,心中却道:“请你跑一趟有这种儿么?”。

    孙造书用手一抚自己胸口,揉了两下轻轻咳嗽道:“刚才让风一刮,到像是受了点内伤,胸口怎么有点痛?”。

    苏同翁立即道:“我也一样的胸口有点发闷,我看外面的日本飞机也待不长,它们不怕把汽油都烧光了么?”。

    日机在昆明上空转了许久,该炸的地方皆已炸过,不该炸的地方亦在兴余投过弹,机上所携燃油确实消耗得差不多该返航的时候了,领头的飞机晃了几下翅膀以示队友开始在空中编队返航,众人立刻跟上在空中列了几个小队。

    苏同翁大悟道:“对对,我平日用插头总是先看一下有没有插正,若插反了就会换一边方向重插一次,我想先的不亮原因在此,肯定是这个原因,肯定是。”。

    他一连说了几个“肯定是”,实则还是心里怕“金山银海”不小心坏掉在给自己打气。

    孙造书仰头去瞥了他一眼讥笑道:“肯定是么?怕是在肚子里想‘希望肯定是’罢?”。

    苏同翁耸了耸肩膀讪讪笑道:“这......自然是有这个意思,我看我们还是再想下面该怎么做的好,呵呵,有效果么,总是好事。”。

    马贤亮见苏同翁在打岔遮丑,心中暗笑道:“苏先生这个人贪心是贪心,然而好在总能自己找台阶下。”。

    再去看马贤亮那里,马贤亮也在打量自己左近。

    那电力线经风一吹,不知怎地将断头甩到二楼的残物上搭拉着,只在一楼的墙壁上还留着余下的走线,那走线既不靠近苏同翁,也不靠近马贤亮,而是在大门处,屋里的三个人都是靠在两边的墙壁上,要取电线便要从堂中走过,若是正好让天上的飞行员看见,再往正中的大洞里投一颗炸弹,那可危险得很,因此苏、马二人都贴着墙不敢动。

    打过一轮后,那栋小楼被扫射得千疮百孔,但里面忽的亮起一盏绿灯,光线莹莹映射四壁。原来里面还有人!

    这个发现令日人机师大为振奋,将返航的指令略作修改,战机马上又展开进攻,一架架的俯冲、扫射。但是航空炸弹已经投光了,否则对准那道绿光来上一颗便可解决问题,这一回有光线的指引,打起来就准确得多,一丸丸的子弹飞进小楼内。

    打了数百丸子弹,那道绿光依然亮着。若是一盏灯,这多的弹丸泼下去总有一颗能撞碎它,难道这灯泡是钢铁做的么?

    要知道那电线被扯掉时他手上的机器并未关掉,电线一连上,一道绿光便从转换器头上射出,这光不似白炽灯光,就白天也异常醒目,一出现就成了日机扫射的靶子,外面的机枪子弹略停了片刻便对准马贤亮这里泼过来。

    元素转换器打出的转换光线只不过一束,出口有茶盅大小,有效范围的最大口径不过近碗口粗,转换投下的航空炸弹时只要不让它爆炸就算成功了,可对付细小的动能弹却有点力不从心,机枪子弹从空中射下时并非后一丸与前一丸保持一条直线,而是略有偏差,加之飞机俯冲时亦非笔直的栽下,而是带着一点倾角,因此打出去的子弹是左右分开不停的向前延伸,能预计落到马贤亮身上的不过一、二丸,其余的都打在墙上。

    但就这一、二丸也不好估测是会落在人的左侧还是右侧,是会打到头还是会打到脚?马贤亮手里端着转换器在头顶舞动,以求能将对正身体的子弹挡住。

    也不是全无效果,有几枚机枪子弹让元素转换器的绿光照射到了,外面的铜甲变得如同纸片儿一般薄,经不住与空气的撞击,在半空中就散开,好似鹅毛那般到处乱飞;枪弹内裹着的尚有其它金属弹芯,不知道是用什么元素做的,一经转换便马上变成一阵白烟,那些白烟去势不减,唰唰的都打到马贤亮身上,只不过此时已全无威力可言。

    没有被转换射线照射到的弹丸甚是危险,速度又快,马贤亮只觉得自己大腿上一麻,低头一看,已经中了一弹。

    那战机携带的具是大口径航空机枪弹,若是打的骨头,马贤亮一条腿马上就会断成两截,他放一只手去抚了一下,不禁失声惊叫道:“哎呀!这里掉了好大一块!”,原来是手掌触及,大腿外侧竟然凹下去一片,活生生的让机枪子弹铲去一块肉。

    他腿一软,身子便往地上歪,手中的转换器也拿捏不稳了,向四下里乱晃。

    苏同翁就在他对面的墙上靠着,见那道要命的绿光在自己头顶这么过去一下,又在身旁竖着来那么一下,风声还没刮响他的叫声已经先出来了:“小马!小心拿好你手上的家伙!没见这屋里还有活人么?”。

    小楼早经元素转换器扫过,那阵子屋内还有家具挡着,因此有些木墙并未被转成超级元素,但也有十几处没有东西挡的地方被切出一道道空心,加上日机又往这里打了几百丸枪弹,马贤亮再最后一通儿乱舞,整座房子终于吃不住自身的份量了,苏同翁那一边的墙壁咯的响了几声从他头顶断掉,轰轰隆隆的往下沉。

    苏同翁哇哇大叫道:“妈哟,这下完了!”,双手一抱脑袋往地上一蹲便闭眼等死。

    只觉得脸上吹起一阵凉风,头顶并背后呼啦的一响,只在肩膀上捱了几下碎木的残片,并未遭压,再睁开眼睛看时,只见马贤亮在对面墙角依着,手中的绿光在自己头顶不住的左右横扫,抬头一看,头顶沉下的木板诸物在三尺开外变成一阵阵的巨风吹向四面八方。

    只须臾之间,半栋楼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地上还有一堆侥幸未被转换过的碎木屑。

    日机俯冲扫射时有数丸子弹将二楼的残物打中,上面的那截电力线一滑,正落在马贤亮脚下,几乎电到他。马贤亮大喜,蹲下去捡起电线又往元素转换器上插,苏同翁与孙造书一起叫道:“别又插反了!”。

    马贤亮也不知道两根线头哪一根才是正极哪一根是负极,贸然插了一次,居然马上就插对了。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女总裁之最强狂少这个主播可以吃玄幻之音乐成神深林人不知逆剑武神全职刺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