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逃命(08)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苏同翁从手底下略略抬起头道:“完了么?”。

    马贤亮答道:“飞机还在上面呢。”。

    那小楼里的气旋一边转一边往外涌,四堵墙壁内部气压加大时结构上有点承受不住份量了,咯嚓的被爆出几个大洞,高压的气流从洞里泄出,将地面的尘土吹起许多。

    里面马贤亮让狂转的气流裹着在地上不停的打转儿,不知道转了几圈,一头撞在一面木墙上,手中一抖,将元素转换器上的电线扯掉了。

    那机器头上的绿光一消,屋里的物什便不再转换,只原来的一团高压气旋尚在快速的消散。

    飞行员于空中亦有意见交流,只将自己开的飞机摇一摇或者晃一晃引起同伴的注意则可。

    眼尖的那位将机翼轻轻晃了两下,余的几架飞机便都向他那里望去,那人在驾驶舱里打了几个手势,又向下一指,这几架飞机的机师照他所指去细看方看出点名堂。

    只见那小楼好似遭到风吹一般在不停的颤抖,须臾,楼顶塌下去一块,瓦片梁柱具往一个大洞里掉进去,那大洞里灰尘滚滚形成一个气旋不停的往外甩出些看不清的杂物。

    那阵气流好似凭空刮的龙卷风,将屋里的东西尽皆卷走,待定下来再看时,四面木墙里空荡荡的,头顶上一个见天的大洞,洞外尚可看见几架日人的战机在上面打转。

    马贤亮怕上面的机师发现自己时会又来打枪,紧贴着墙壁叫道:“舅舅!舅舅?孙先生?孙先生!”。

    另一边墙角下苏同翁和孙造书两个趴在一起用双手紧抱着脑袋一动不动,上面原先的那张桌子已经被风卷走不知被扔到哪里去了。

    马贤亮以为那两个人受了重伤,悄悄蹲下身子在地上摸了块碎木向他们扔过去。碎木正落在苏同翁头上,他手一抖,将那木头抖到一边。

    马贤亮见他能动,便又叫道:“舅舅!舅舅”。

    马贤亮所调的转换数据既不是要将木料变成金属,也不是变成气体,变的乃是有极快蜕变速度的超级元素。

    小楼内的木制品经过绿光照射后先变成超级元素,迅即又经超级元素蜕变一次再度转成气体,这气体的密度亦不小,炸开后将周遭的事物吹倒掀翻,小楼里便好似刮起旋风一般将马贤亮吹得东倒西歪。

    他脚步站立不稳时双手便在头顶乱晃,那元素转换器的光线便又照向天花板。

    日人的航空炸弹是用来摧毁军事目标的,所装炸弹引信多有延迟,目的是为了使炸弹钻到工事的更深处再炸,因此对于防护薄弱的民宅,只穿透一层房顶时炸弹还不马上爆炸,非要等落到地上以后才会炸开。恰好马贤亮端着机器正被屋里的旋风刮得乱摇,航空炸弹穿进小楼时让转换光线横着那么一扫,再竖着这么一照,马上便产生巨大变化,虽转成的未必是与木料一般的超级元素,但亦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玩意儿,外的钢壳还没落地就变得如同蝉翼般轻薄,经旋风一吹便从弹体上散开,内里装的装药诸物好似一块厚重的水泥将地面砸了几个大坑。

    日人飞行员在天上巡视时不见下面有火球硝烟,揣测是自己人做的炸弹于工艺粗糙下生产出了一批不合格的哑弹正在各自心里破口大骂军火厂家,然其中依有细心一点的眼尖,发现那受袭目标小楼虽不见炸弹火球硝烟凸现,但从各处门窗内皆有散碎杂物不断飞出,好似在其内仍是发生过炸弹爆炸也似。

    怪哉!大日本帝国军工厂家几时生产出这种打不响却又有威力的航空炸弹来的?

    几个日人飞行员见惯了地面硝烟林立的轰炸场面,于这种新式的摧毁方法着实有点摸不着头脑。

    苏同翁道:“那你叫我做什么?等飞机走了再叫我。”。

    马贤亮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了?舅舅,您看看孙先生还活着么?”。

    苏同翁伸出一只手去推了推孙造书,孙造书闷声闷气的道:“我没事,只是刚才有点气闷不好呼吸。”,说着把头抬起来向四周巡视了一圈。

    马贤亮在苏府后院跳墙时也是鼻子碰破了,但现在差不多好了,只是在他鼻孔下还残留着一丝干的血迹。

    孙造书哼了一声自嘲道:“跑路是年青人腿快,连流鼻血也是年青人占便宜。”,擦了一把去问马贤亮道:“小马,你把机器调了些什么数据?怎么搞得这大动静?”。

    他是个专家,起始时虽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魂不附体,但趴在地上一听耳边在刮风,鼻孔中又闻不到硝烟,知道是马贤亮调动元素转换器时出了意外。

    转换器作用范围有限,不过方圆数丈,这小的范围对付天上的飞机不顶用,但拆两层的小楼还是不成问题的,他就怕马贤亮手上拿捏不稳时把小楼的要害处从中间拆掉,那时上面一层没了下面的支撑便会轰然倒塌,稀里哗啦的把三个人身上一压,不死也是重伤。

    听到马贤亮在跟苏同翁对话,孙造书这才敢抬头看四周,入眼的好似荒废多年的空屋,顶上一个见天的大洞,四面光秃秃的木板墙壁,那墙壁上还破出几个口子,原本是两层的雅致小楼,如今上下不通,二楼的女士闺房地板上一个硕大的窟窿,窟窿以上只挂着一、二幅窗帘,半副残椅。

    孙造书打量完毕又向马贤亮道:“小马,你调的什么数据?”,他一指地面立着的几枚奇特形状的石雕道:“不是把木料变成金属么?怎么我没见到金属反而多了几枚炸弹的模型?”。

    那地上立着的正是日机投下的航空炸弹变的,犹如几枚石雕一般交叉立在房屋当中。

    马贤亮挠了挠自己头发,又看了看手中的那机器,嘀咕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总是没炸死也算一件好事罢。”。

    苏同翁从地上一跃而起,叉腰责训道:“这可不算是一件好事,房子这小,别说炸弹,投几块石头也要人命,总是只要掉到地上可以砸死人的就不算好事。小马,你把那宝贝拿过来请孙老师看看,刚才怎么一阵不灵又一阵的灵起来了?”。

    苏同翁当下极为担心元素转换器出毛病,这物如果坏了等于丢了一座挖不尽的金山,他哪里还顾得上天上的日本飞机还没飞走呢?

    马贤亮冲他摇了摇手,又指了指房顶上那个见天的大洞道:“舅舅,日本飞机还在,您别走动。”。

    苏同翁经他一提醒,仰头往那个大洞上瞥了一下又缩回头去紧贴在墙上悻悻的道:“这下又不亮了,如果再有一枚炸弹落在咱们当间,我们可怎么办?”。

    马贤亮将元素转换器的底部展给他看道:“这回不亮是因为电力线被扯掉了,先的不亮却不知道,我想或者是一时的接触不良罢。”。

    孙造书在地上翻了个身,用手一边抹自己鼻子一边应道:“不不,应该是电力线的正负极插反了。我设计这物时没多关注这个问题,若是有专门配套的插头到也罢了,不配套自然不好插,只正好配套时才容易插进去,不似这些临时启用的线头不好分正负电极。”。

    苏同翁惊道:“造书,你鼻孔在流血!”。

    孙造书一抹自己鼻孔嘀咕道:“怎么还在流,只是跳墙时摔了一下,早该好了。”,向马贤亮看了一眼。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钱探吴乾天下二不会捉鬼的小道士唔佛系王妃的快意人生黑暗降临无敌狙击兵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