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收潘 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了,夫人先去安歇吧,我去书斋之中再坐会儿。”

    “是,那臣妾先告退了,圣人也早些歇息吧。我看那李妃为人挺柔顺的,圣人一会儿便去她哪儿吧。”

    “那自然是像我的皇后嘛”

    “去去去,当年就嫌弃老娘家里是将门,现在莫来鬼讨好。”

    “夫人这是哪里话,为夫当年知道有这门婚事,可是兴奋的几天都没睡好觉啊。”

    “圣人?”

    “这买卖做的风生水起,比老五到处收干股强多了。”李璟感慨了一句。

    “五弟其实做事还是谨慎的”

    “噗嗤”钟皇后被逗的笑了出来,只是眼中却流过一丝伤感,心中转起了念头“确实是几天睡不好啊,毕竟我父替义祖(徐温)诛杀政敌(张颢),又是统兵节度,亲事一成,对你而言便是多了一位奥援。可怜你那二弟,却……哎……英年早逝,只怕也是为此吧……”

    “此子,看来可堪大用啊……”李璟没注意钟皇后的短暂失神,拍着肚子自言自语。

    “圣人,煜儿毕竟还年幼……”

    “这我知道,有些事情不急,慢慢来吧,你看从善也大了。”

    “是”

    钟皇后未说话,却也不住点头……

    “潘诚厚,你且退下吧,以后逢到六日,十六日,二十六日,酉时三刻便来奏事吧。”

    “是,小的告退。”

    潘诚厚倒退着离开清宁宫正殿,出了门后,他缓缓转过身,掏出绢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安定王啊,该说的咱都说了,之后就看你自己了。”

    待潘诚厚离开,李璟才若有所思的对钟皇后道:“煜儿如此倒是没有想到啊。”

    “你啊,还真是长嫂如母,我又没说老五不好,我是夸咱的儿子呢。不但有巧思,更要紧的是宅心仁厚,如此才让我心满意足啊。”

    钟皇后笑了起来:“这话说的,毕竟是你的儿子嘛,不像你还能像谁?”

    “这是什么话,我来都来了,怎么会走。老夫老妻,那么多年风雨同舟一路走来的。”说着拍拍钟皇后的手,起身而去。

    “不错,不错,性子仁厚那是便于使用,经商有道能别出机杼,说明才学不凡,对潘诚厚一个下人也帮忙寻亲,至少说是看得懂好坏,知道该如何收拢人心。”

    李璟坐在书斋中,以手支额,脸带微笑。

    三月初八下午,李煜坐在唇华铺子的办公室中。

    对面是潘诚厚,两人中间是一套茶具,李煜亲自点茶款待潘掌柜,把后者感动的老泪纵横,但心里却在警惕,生怕这位安定王又要提出什么难做的要求来。

    毕竟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嘛。

    不过老潘此刻倒是挺愿意替安定王效力,替自己找到了侄子,还传授了精华的图表和表格做法,与公与私都是大恩了。

    潘诚厚精于算计是不假,“铁算筹”、“潘铁筹”的绰号也未必全是夸赞之意,这个他心里清楚。

    但潘诚厚却是个讲究知恩图报的人,这也是他能升到五品的重要因素之一。

    那种唯利是图,毫无底线的烂小人,在初期可能更容易博得上司青眼,但日久见人心,没人愿意把一个随时可能出卖自己的人捧上去。

    潘诚厚正琢磨,李煜会吩咐他做什么事情。

    那边却开口了:“听闻潘掌柜在大内有铁筹之称?”

    “回大王的话”

    “以后没人时你叫我六郎便是”

    “呃,是……回六郎话,这个是戏称做不得数的,何况这也不见得是好话啊”潘诚厚在苦笑。

    “潘掌柜莫要谦虚了,我听保宁王说,内侍省中论起算筹功夫来,你可是第一啊,就是放到户部和三司使哪儿,也不敢有人说超过你!”

    “这个么”潘诚厚脸上露出一丝得色,便将腰间的那个鹿皮袋子解下,“哗啦”一声将算筹都倒在桌子上。

    “哎呦,这竹筹的竹皮都发红了啊,啧啧,这包浆真漂亮”李煜抓起一根来啧啧称奇。

    “哎,请教六郎,包浆是何意?”

    李煜:“……”

    大略将包浆科普了一遍后,潘诚厚点点头,又拉回话题:“第一是不敢称的,但六郎看到这些竹筹,便知道下走在这上面下过多少工夫了,熟能生巧而已。”

    “潘掌柜谦虚了,聪明人下苦功夫方能得大成就。”

    “这……”潘诚厚听到这话眼睛眯缝起来,话语平平无奇,但所含的确实至正之理。

    世人虽然多有能领悟者,但真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不过,今天找潘掌柜喝茶倒是有点小心思要和潘掌柜商议”

    潘诚厚心中一跳:“来了!”

    李煜拍拍手,门外便进来个小太监将桌上的茶具收了去。

    反正他是正牌子皇子,如此也不算僭越。

    待那小太监走后,李煜起身,从柜子中拿出两本账簿,还有一个长约一尺半,宽在八寸上下的木盒子来。

    潘诚厚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位安定王又是要做咩?

    李煜将两本账本放到潘诚厚面前道:“潘掌柜,这是两本一摸一样的账本,乃是留意这十天的经营记录,本王不才,倒是想要挑战一下潘铁筹了?”

    “!”潘诚厚一惊,这话他当年是没少听,户部的、度支部的、三司使的,乃至内侍省的筹算高手都在他面前说过此番话语,但结果倒都是一样,个个掩面而去。

    从此哪怕在街上大老远的看到潘诚厚也是以袖掩面,匆匆而过。

    “潘铁筹”三个字,虽然略带揶揄,但也是实打实摆出来的!

    “这……大王天赋聪明,算学一道自然也是殆出天授,下走可不敢和大王同场竞技。”

    “让你来你就来,潘掌柜,本王话说在前头,这一仗,哪怕你全力尽出,只怕也赢不了我!”

    “是,大王那是天之骄子,下走一个区区寺人自然是不能比”

    “噗……”李煜几乎要吐出一口老血来。

    潘诚厚人老成精,竟然不受任何激将法,坦然的躺倒在地,任锤任打绝不还手。

    “如此,倒确实可以成为一个得力的助手,哎,老三、老四都不省心,弘冀也和我不是一条心……”

    ……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巫道案中有诡追仙神器全能军工设计师乡村修真小神医万界登入之我吓瘫了整个服务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