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出宫妙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煜见他们支支吾吾不说话,知道已经心动了,便又道“二位此事,出得我口,入得你耳,天下只有我们三人得知,何况也不是什么罪过,无非是本王想去外面看看转转散散心罢了,或者外面玩得开心了,这病也好得快,到时候二位岂不是大功一件?”

    “好,愿为安定王效力”

    见二人把盒子揣好,李煜才压低声音道“二位,本王在宫中躺了一个多月,实在憋闷的难受的,想出宫散散心……可是圣人和皇后出于舔犊之情,下令本王身子一日不好便一日不能出这皇宫……”

    二人一听,也齐齐面露思索之色……

    李煜见他们没有一口反对,知道事情多半有门。

    遂齐齐闭上眼睛盖上盖子,随后将盒子推回给樱雪“小人不敢领此厚赏……”

    “二位莫要客气,东西暂且收下,本王还有一事相求”

    果然……

    随即道“此事,非得二位出马才行,其它大夫皆以药食针石为手段,唯独这祝禁之术,独树一帜,讲求天人合一,沟通阴阳,可谓大道至简,有些话从二位嘴里说出来,这分量可不一样啊……”

    樱雪捂着嘴往外间而去,不是她嘴里有那吞不下去的东西,实际上在李煜连哄带骗下,尤其是说那玩意能美容后,樱雪每次都皱着眉头咽下去,她这么做也只是为了让李煜开心而已。

    此刻是惊诧于这六郎的无耻程度,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话一本正经的很,但其实双方都明白其潜台词“因为祝由术能随便吹牛逼而不犯法,所以只能靠你们了……”

    二个祝由太医有心拒绝,可摸着怀里价值昂贵的小匣子,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口拒绝。

    眼看如此重赏,莫非把病看好了?

    可看安定王满脸通红的样子,也不像啊。

    无功不受禄的道理,他们还是知道的,平时捞点李墨、诸葛笔、唇华什么的,权当是大王出手大方,大家帮着处理掉澄心堂的次品和废品。

    可眼看这个盒子都是用上好楠木所致,上面还镶嵌着不少宝石金银,放到西市上没几贯钱可下不来。

    加上内中各种价格不菲的玩意,一起端出来,甭问肯定烫手。

    “大王,我等人微言轻,恐有负大王重托……”其中一人见机快,先卸肩膀。

    “二位莫急,东西先收好,此事对二位而言乃是区区举手之劳,不管成或者不成,东西都是你们的。”

    “如此有劳了……”

    ……李璟虽然每天和冯延巳等人吃喝玩乐,但对于这个六儿子到低是关心的,钟皇后更是不用多说,她是军中宿将之女,其父钟泰章向来以粗豪善战而闻名,但在培养女儿上却很有一套,从小就请来教师教她断文识字。

    钟皇后为此也常常感谢父亲当年的远见,如果正宫皇后不识字的话,很多事情做起来都会麻烦不少。

    (ps太医是太医,字迹必须清晰,但其它古代医生开方子的字也挺抽象的,可见普世价值并非虚言。)

    脉案就是这个时代的病历卡,太医看完病后,要将病人症状,医生的思考判断,用药及治疗方案等一一写明,然后存档,以备查询。

    自从餐霞楼事件以来,钟皇后每天多了一件事情,就是亲自查看李煜脉案,然后再向李璟汇报。

    “圣人,今日这两个祝由科太医的意思是,煜儿之所以低烧不退,是因为体内正气不足所致……”

    “怎么还是这套说辞啊,鹿茸雪莲等纯阳之物下去那么多,不还是没见效么?”李璟也头痛,他对医道也颇有见解。

    应该这么说,除了治国外,天底下就没有他不会的事情,而且还都玩的不错。

    李煜的脉案他都快背出来……

    “可你看,今天他们说这已经不是药食针石所能见效的了”

    “噢?”李璟来了兴趣,“我看看”顺手接过脉案,边看边点头,嘴中也不停“这话倒是颇有意思,细细思之,也未尝没有道理。”

    “是啊”钟皇后在一旁说道

    “你看,他们说煜儿那日受创甚重,导致邪阴入体,而他那日出了不少血,也使得体内阳气衰竭,这正气自然也就不足,当务之急就要补足阳气,而我们这皇宫之中,却是龙气盛于阳气。”

    “是啊,圣人,我看着也觉得挺有道理,宫中俱是宫娥和寺人还有就是后宫嫔妃……”

    “所以,这两太医建议让煜儿多去,东市、西市这种人多,阳气足的地方,倒也是别出心裁的建议”李璟搔了搔头皮。

    这段起码看起来逻辑正确不是。

    “那便如此吧,五弟向来和煜儿亲善,便让他们一块外出走走,我让内司多护着点就是了……”

    “可不对啊”李璟随手将脉案放到桌子,揉着眉心道“照此说法,岂不是让他去雄武军中呆着才好,哪儿可是阳气最盛的地方?”

    “圣人,你看后面还写着呢,军队,作坊等地则是阳气过盛之所,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盛。

    又说煜儿持续发热是肝火旺盛所致,肝属木,军中兵戈极盛,金气锐利,金克木,只怕对病情多有加重,倒是东西二市,沿河而建,水汽滋润之下,倒是能养肝阴。”

    “如此啊,这两个太医倒是思虑周全之辈,不管是否有效,能想得如此完满,倒也是尽心尽力了,明日赏他们点什么罢!”

    “圣人英明”

    ……

    至于这一大套鬼话,自然是李煜提供中心思想,俩太医以自身的专业技能帮着修饰文辞,还引用了不少上古医术,看上去也足够唬人。

    “做戏就要做全套啊……”

    这就是穿越者的好处,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不但是看得到的东西在不停的演化,就是我们眼睛看不到的那些,其演化速度更快,而且变种更多。

    比如,骗术……

    严格来说,李煜玩的这手不能叫做骗,充其量是思路引导或者诱导,用一套看起来似似而非的理论作为中心思想,然后尽可能的对其细节进行修饰,使之看起来复杂而繁琐。

    如此一来可以降低阅读者的兴趣,使得其不至于对其细细追究,二来,对大多数人而言,繁琐复杂往往就意味着专业和认真……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上去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这种心态是跨越时间和空间存在的,所谓人性便是如此。

    比如,眼下她正仔细翻看着李煜的脉案。

    这年头的读书人一般多多少少都看过几本医术,是以钟皇后对脉案倒也不是完全抓瞎,当然这更要归功于太医们一手字都不错,要是李煜前世的医生穿越到太医院来,那么因为他们这龙飞凤舞的字就得被拖出去活剐了。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天梯传说围棋传奇英雄联盟之最强系统仙界手机卡阴阳路睛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