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祝由 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加上其他去探病官员的家属也拿到了此物,夫人相互串门间也要攀比闲聊几句……

    于是,来探病的更是络绎不绝……

    口嫌体正直,自古有之。

    不管病家官员的级别多高,平时架子多大,对上太医也得客客气气,侍郎以下级别的看到太医少不得还得叫声“年兄……”

    年兄是指同一年进的科举,而太医们都是落榜生,何年之有?有人据此问这位。

    “嗯嗯,我也听说,你说老夫也参与其间?哎,今日这天气真是不错啊……”。

    太医们不但负责给皇家看病,京城里官员家里有个头痛脑热了,往往也请太医上门,虽然说“太医院的药方”已经全江宁都闻名。

    但人这种动物啊,真是不好说。

    当然答得也很巧妙“同年发蒙尔……”

    意思是大家都是六岁开始认字的,所以也算年兄……

    托了这群太医的福,唇华一物,尚未开售,在官员家眷中的口碑已经如同上了大封推一般暴涨起来。

    更有几个得瑟的显摆:“此物乃保宁王妙心所制,所用材料皆为净素,为的就是能让皇后娘娘在吃斋礼佛时也能用,这孝心,感天动地啊!”

    什么东西只要打上皇家御用的标签,平白身价就能涨个几倍,这点古今中外皆同。

    随后照例又有太医来看病。

    经过一段时间的特训后,樱雪皮也变得厚了起来,根据太医的年龄、喜好,在那套广告词上加以自己的发挥。

    比如见到老的就扮作乖孙女,见到特别穷酸的就露出星星眼等等不一而足,让李煜也觉得人的可塑性真是强大。

    如此一来,“十位博士,二十位医正……”为此物把关站台的信息也充分深入到太医院的每个太医心中。

    但具体都是谁,则始终是个谜团,太医院内部也在相互确认,但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一脸的高深莫测,“呵呵,这个啊……”

    这段子其实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都嫌弃太医们的方子较之普通郎中的显得绵软无力,不敢用虎狼药。

    但真有点小毛小病的,还是放着家门口药铺的坐堂大夫不看,而巴巴的去请太医。

    至于太医们,他更是格外讨好,也是逢人就送,没几天他发现方子上的鹿茸用量又翻倍,樱雪早晨的处理时间也跟着同步延长……

    ……

    “不,不……”李煜躺在榻上被窝里三个手炉让他红光满面,额头上还依稀见汗,但这汗水不是被热出来的,而是被面前俩太医给吓着的。

    之前,火伤科,金疮科,内科等都来过。

    还有几名骨科也联袂前来,说是那日安定王在餐霞楼上受创甚重,虽然表面上看没伤到骨头,可中医向来有“治未病”的讲法,本着妥帖的原则,他们便也来了。

    孰料,向来和蔼可亲的李煜看到骨科医生却如同见鬼,吓得面色惨白……

    在送走他们后,樱雪担心他身体,便去床前探望,只听到李煜闭着眼睛喃喃自语“不能骨科,不能骨科……”

    随后连儿科的也来凑热闹,并且拍着胸脯说安定王尚未成年,所以也是要归到儿科里的。

    可李煜看着方子上的鹿茸,还有被划掉,但依稀还能辨认出曾是老虎身上的某种器官的药材名,陷入了沉思“我还是个孩子啊……”

    还有按摩科和针灸科的轮番上阵,对此李煜倒是甘之如饴,上辈子去足浴城,拔罐子按摩一套流程下来,怎么也得好几百,何况这还是宫廷太医亲自出手。

    至于没了手炉和被子,体温是否会恢复到正常这个问题,也早有预案。

    在针灸和按摩的时候,照例是要除去衣衫的,为了防止六郎因此而感风寒,樱雪往房中又搬了三个烧得正旺的炭盆……

    这样一来,别说李煜,就是太医们的体温也显著升高……

    而在李煜大方的出手下,按摩科和针灸科的医生也是使出浑身解数。

    在涌泉、然谷、太溪,石关、中注、气穴等穴位上大展其能。

    李煜也是懂点中医的,这主要得益于他前世没少去足浴城的缘故,足浴城的技师们在拔罐子或者敷贴时都会不厌其烦的科普各色中医养生知识。

    “这,这,二位,我看这穴位似乎都是足少阴肾经啊……”

    是的,反正不管和谁去足浴城,不管去哪家足浴城,这些按摩师在按摩拔罐的时候,都会异口同声的告诉顾客“你的肾有点亏,体内湿气太重……”

    所以李煜对如何健肾的中医知识非常丰富。

    “大王真是好见识”其中一个太医边用力按摩穴位边夸奖“大王,体内正气不足,才导致邪阴入侵,这足少阴肾经最是壮阳扶正,大王试过之后便知,小人所言不虚!”

    ……

    确实有效,不过苦了樱雪,从每日清晨一次,变作晚间,早晨各一次……

    李煜“樱雪真是越来越熟练了,本王的调教颇有成效啊……嘶,嘶……樱雪你的舌头越来越灵活了……”

    “唔……唔……嗯……嗯……”

    ……

    可今天这两位和之前的又都不一样,乃是传说中的祝由科大夫,在太医院中被称为祝禁。

    《黄帝内经》便有记载。

    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痊,何也?”

    歧伯曰:先巫者,因知百病之胜,先知其病之所从生者,可祝而已也。

    祝者,祭主赞词者,后来逐渐引申为,咒或者祈祷之意,总之是一种语言现象,由大活人来说,至于说给谁听,或是山神土地,或是宇宙洪荒,或者狐仙刺猬,或是祖宗亡人,或者高达扎古,或者马恩列斯,不一而足。

    由是由头,来由的意思。

    祝由连起来的意思就是,用和鬼神沟通的方式把病的由头给去了的治疗方法。

    而禁是禁咒之意,如果说祝由是正面的善意的和超自然力量沟通,那么禁咒就是用比较暴力的因素,比如符篆,咒语等方式来治疗各种疾病。

    二者相加之下,在民间也有个俗称:

    跳大神……

    自从文房四宝开道,唇华粉底殿后,生生在太医院中砸出好人缘来之后,李煜和太医院中的大半人等都有了交情。

    各色太医本着有病大家治的观点,轮流过来给他诊疗。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独敌僵约之无限进化系统大秦之无形帝国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大王派我来抓鬼大化无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