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周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再有如果没子嗣,那么柴家更是众矢之的,到时候除了自请解除兵权外,实在是别无他法……

    柴克宏苦笑,心中暗道“咱哥们儿确实是铁,但有些话真不能乱说啊,搞得我很难办……”

    之后三国两晋就开始注意防范外戚干政,随后一千多年中大一统王朝再也没有外戚祸患。

    之后隋唐统一天下,唐末节度为乱;

    到了南唐乃至宋朝开始以文制武,从此藩镇之祸绝矣;

    中国历史有强大的自我修正性,这得益于新朝建立后都会修前朝史的良好习惯。

    那些秉笔直书的史家,往往能从浩瀚如烟的各色典籍中将前朝的政治得失一一归纳总结,以备当世君主咨询。

    而其中最要紧的一条就是,总结前朝亡国原因,然后本朝做针对性的改进。

    明朝总结宋朝的文人权力过大问题,开始有意识的加强君权,甚至废除宰相一职;

    到了清朝,终于出现一个相对完善的东方封建体制,结果没赶上好时候……

    倘若有一天李弘冀真的登基了,如果他有子嗣那还好,大不了这个过继过去的孩子封个王也就罢了,但其背后的整个柴家就是实实在在的掌握军权的外戚。

    到时候就算李弘冀心慈手软,手下大臣上起表来肯定是一个比一个积极,“有军权的外戚啊,大汉是怎么亡的,圣人三思啊,勿要以亲情而误天下”,这种话到时候肯定车载斗量。

    再说了这位太子爷什么时候心慈手软过?

    “属下不敢,属下不敢……”

    “切,你这人就是这点没劲,太宁那个丫头是抱来的,阿祖也是义祖(徐温)抱来的,我从你这儿抱一个又如何?还怕我对他不好?北边郭雀儿不也抱了一个么……”

    柴克宏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李弘冀这个玩笑可是开大了,皇太子从别人家抱个儿子养着,若干年后他登基了,这个事情怎么算?

    这对柴家未必是好事。

    或者说这是对南唐柴家,对北边的同宗而言却是无妨。

    比如秦以暴政而亡,那么汉朝就奉行黄老,薄徭役轻税负;

    汉亡于外戚;

    随即眼珠子一转,鬼鬼祟祟的凑上前去。

    李弘冀一见却是误会了“喂喂,你不是腿不好么,不是自陈老了么,怎么又这幅样子,那地方要去你去,别拉上我,当心我告诉嫂子……”

    面上还是一副死人面孔,但话里的亲热任谁都听得出来,也就在柴克宏这样的过命交情面前,这位太子爷才算能恢复一点人样子。

    “好好好,说不过你。大郎说真的,子嗣这个事情,我觉得大头不在你身上”说完又是一副满脸跑眉毛的表情。

    “有屁快放!”

    “是,大郎,我那大哥克宠,有个女儿今年一十三岁,长的花容月貌,性情娴雅,我大哥视如掌上明珠一般,不如?”

    “你是要和我结亲家?”

    “大郎,不考虑一下?这其实对你我都有好处”

    通过婚姻建立利益共同体是任何时代都最为常见的做法,别说封建时代,就是现代那谁和那谁,那谁谁和那谁谁,那谁谁谁和谁谁谁不也是如此么?

    “此事先不忙,我得和你弟妹商量一下……”

    “哎,你啊,就这种时候一点都没个大将军的样子,弟妹虽然各方面都好,但你也不至于如此吧……”

    “莫要说了”李弘冀干脆利落的截断他的话头。

    “好好好,听你的,不过那些吴越豚?”

    “照老规矩办,记住我命由己不由天”

    “……”

    “活的我都不怕,何况死的?那两个校尉,切碎了,用梢炮投到城里去……”

    柴克宏无奈,只得领命而去。

    李弘冀想了想,又叫进监军来。

    南唐大军出外,总有监军相随,不过不用太监而是文臣。

    来人名叫伍乔,也是三十出头年纪,说是文官,却有着武人的相貌,紫铜色面孔,浓眉大眼,还留着一部虬髯,若不是身上的文士袍,只怕比李弘冀、柴克宏更像是万人敌的大将。

    “参见节帅!”

    “不需多礼,吩咐你的事,可曾办妥?”

    “回节帅,得了节名后,属下天天带着几个孩儿们去那老王八府里,坐着催粮,不!躺着催……”

    “气的老王八指着我鼻子骂是斯文扫地,这不今天再去的时候,已经说他暂回西都了”

    “不错,可你得注意点,他好歹是两朝拥立的重臣,你一口一个老王八的小心被人听到……”

    “听到又如何,咱是个武人……”伍乔伸手一拍胸脯,只听见哗啦啦一阵响动,原来他的文士袍内里还穿了甲。

    “行了,此事就交给你了!”

    “明白,卑职决不让这老东西有机会对节帅指手画脚!”

    到低是文士,知道听劝,老王八随即变成了老东西,算是尊重了不少……

    ……

    “节帅!”伍乔刚走,柴克宏又进账

    “讲”

    “节帅,这两个校尉里有一个是钱家直系,是不是?”

    “豚王而已,一并处理了吧……”

    “这,节帅,钱家毕竟是吴越王啊,这两国交兵……”柴克宏有些犹豫。

    这年头把地方王族,切大块再抛回城里去,也实在是做的有些过头。

    “毕竟,不可能一直打下去啊,不如扣在手里?”柴克宏建议

    “那也得看人,要是要是北边的郭雀儿子嗣,我还真不敢下手,吴越国钱家,哼,真和谈,我就是杀了他们全家也不要紧,真不想谈,就是圣人把我脑袋送过去也没用。再说,你我的威名不就是杀出来的么,今日杀得狠些,日后也能省力!”

    “是……”柴克宏摇头而去。

    ……

    此时伍乔口中的老王八却正在西都自家宅院里唉声叹气:“此子如此跋扈,将来恐是祸患啊……”

    对面坐的一人,头戴高巾,左手搭拂尘,右手撸着颚下长须“留守如此忧虑,只怕……”

    “哎,鼎臣,老夫在江北丢人啊,斯文扫地……”

    老王八或者说老者,正是参与南唐两次拥立的功臣周宗。

    “你……”柴克宏,两眼翻白“你能不能想点好的?”

    “好的?你每次要去女闾不都是这个样子么?”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翊神相主角开始抱团啦也许我是神争霸从原始人开始拐个女帝当军嫂他日我若为仙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