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餐霞楼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又关照那雄武军队头,回去整装待命,弄好了今天的功劳比灭闽都大……

    西苑外,李煜被冻得缩头缩脑,还不敢靠的太近,餐霞楼离得可不远,万一被发现就麻烦了。

    “我岂不知,只是你们两个是内司的老面孔,倘若这宫内真有反贼,见到你们和我在一起,只怕就心生警惕了,也只有这两小子整日跟着我贤侄在澄心堂里打混,和宫内都不熟,算是生面孔。虽然手上活儿差点,不过运气好像还不错……”

    “对了,你们能调动内司多少人手?”

    “回大王,内司人手调动除只有圣旨或者懿旨才行……”

    “是”

    “刘忠刘进,你们跟我走,见机行事”

    “大王,我们呢?”赵春张鸿急道

    “大嫂啊大嫂……,小弟我今日是尽力了,倘若真有不幸,就怪你自己吧……将门虎女……”

    “那罢了,你们一个出去迎皇后,另一个去内司说一声,让他们统统穿戴整齐随时待命,这总行吧……”

    “是”赵张二人无奈答应。

    赵春随即挥手叫了两个雄武军军士过来“你们身上可有短家伙,大王空手去可不行……”

    “算你有心,倒是我疏忽了,不过这玩意我也不会用啊,有或者没有也用处不大”说归说,还是和刘忠刘进一人拿了一把匕首或插在靴子中,或纳入怀里,他还多拿了一把“这个就给我那六贤侄吧”

    看看时辰已经过了寅中,冬天日头短,中午只是飘着零散的雪花,到了此时已经变成鹅毛大雪,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虽然是下午四点多的光景,看上去却已经和黄昏差不多,而且雪越下越大,连着风也都呼啸起来。

    “倘若我要放火,就在此刻了,以火药的爆燃之势,只怕一盏茶都不要就能将偌大一栋楼全部点燃,比淋油效果要好的多,然后风助火威,餐霞楼虽然宏伟结实,只怕半顿饭的功夫就能形成一片火海,这天色,内苑池塘河流肯定也都冻了起来,地上的泥面只怕也冻得和铁板似的,从上往下跳也是死……”

    “不管如何,只能赌一遭了。”李景逷咬咬牙发了狠心,随即又是长叹一口气“哎,太宁啊太宁,我这个保宁碰到你,可是被害得死死的……”

    “你立刻回清宁宫让六郎到西苑门口等我”

    “你们赶紧出宫去迎皇后吧”李景逷又叹了口气

    “大王,不是我们自夸,接下来的事情,小的们只怕比这二位用起来更顺手些”赵春说道,张鸿则向二刘打千赔礼。

    眼看风雪越来越大,火气一大,心生歹念,将当日论坛上和自己掐架的几个宋粉从头到尾问候了一遍,并发下毒誓“他年我若为皇帝,叫那赵二菊花开”……

    眼看三个人影穿越风雪而来,大喜过望,四人聚齐后,李煜和二刘齐齐看着李景逷等他拿主意。

    李景逷手一摊“别看我,本王这回也是没主意了,反正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该通知的也都通知了,接下来,要么是等在这儿,要么硬着头皮去看看,总之全看老天的了,哎,早晨就该让我那五侄子给我算上一卦啊……”

    “你们大可不必,虽然是寺人,但总也惜命吧,水火无情,何况进去了就是生死难料……”

    “愿为六郎效死”二人也不多话,齐齐跪下磕头。

    “罢了,今日倘若无事,你们二人从此便是我的亲随了,走!”

    餐霞楼颇具巧思,是一栋三层八角形中式高楼,下大上小带点宝塔形状,在这个时代算是了不起的高层建筑了,取义自“呼吸沆瀣兮餐朝霞”本是形容修道人士风姿高雅的,结果却让李璟用来吃喝玩乐。

    纵观二千年封建社会的话,应该说李璟、李煜父子俩举办的宴会算是比较高雅的,没有酒池肉林,多是文人雅集。

    不管是徐铉、徐锴、韩熙载这种名臣,还是冯延巳、冯延鲁、陈觉、查文徽、魏岑这群被人称为“五鬼”的奸臣集团,个个都是风采风流,单以学问水平而言,南唐在五代十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而且甩第二名好大一个身位。

    餐霞楼一楼是用作杂役厨房,二楼是随身伺候的太监驻留之地,三楼才是宴饮场所,堪称美轮美奂,雕栏玉砌也只是小意思,凡举目所见便觉不似人间。

    其中唯一碍眼的却是一个粗陋的单支铁制烛台,说是烛台其实就是一根比成年男子手指略粗生铁棍,乃是民间铁匠翻砂制成,约有半人高,原本配的生铁底座不是知道去了哪里,现在插在一个架子中,依然发挥着余热。。

    这是李昪当日书房中所用,而在此之前则是杨吴宫殿马厩里的粗使家什,李昪生性节俭,某次发现这个烛台大小高低都挺合适,就命人搬到自己书房里,一直用到去世都未更换。

    李璟刚继位时也曾想做一个好皇帝,觉得餐霞楼过于奢华,想到自己老子一辈子节俭,自己去餐霞楼饮酒作乐的时候,总有点过意不去。

    索性命人把这个烛台放上去,好时时提醒自己。

    结果,倒是形成了一个新的习惯,每次宴饮前所有人都得对着这个烛台鞠一躬,然后摸上两把,弹上几下,仿佛祭拜缅怀先皇。

    三楼装修得富丽堂皇,这个形制古拙的黑铁烛台放在其间,多有格格不入之感。

    放在北边肯定没多久这玩意就得撤了去。

    可李璟这群人的审美层次之高也是举世罕见,在他们眼里这粗陋不堪的烛台反而有种古拙的文物感,被摸得多了,表面也有有了一层包浆,看上去反而有种神光内敛之感,加上兴致古拙,物型沉稳。

    放在那儿还能起个对比作用,更显得周围环境好似天上。

    久而久之,三楼家具、帷幕都被换过,唯一不变的就是这个屹立着的烛台,如同定海神针一般冷冷的看着这人来人去……

    此刻,楼上众人都已经半醉,皇帝臣子间也开始不拘小节起来,李璟在清醒的时候索性遣散了大半太监宫女,嫌他们俗气看着碍眼,君臣间自斟自饮反而逍遥快活,反正三楼隔间有个小厨房,放两个精于料理的小太监在,食料齐备,要吃什么瞬息可就。

    整个三楼极大,除了能摆下宴席放下,好几张榻床外,竟然还有两个特别巨大的画案,和全套文房四宝。

    众人今天兴致特别高的缘故也在于此,少见的大雪刺激的这些人文才大发,每人都现场做了首好诗不说,画院中的一班供奉在美酒和皇帝的谈笑下也使出浑身解数来,当场联袂作了一副《名士赏雪图》,图中每个人物都是自己画自己,其它部分则由画院供奉们一展所长,朱澄负责楼阁宫殿,董源画雪林寒竹,至于池塘鸟兽则由徐崇嗣负责……

    图成后,所有人都高兴的连喝三杯,无他,庆祝这传世之宝的诞生……

    只是苦了太宁,装淑女倒酒不说,少不得还得出来唱和几首。

    眼看肚子里存货告急,太宁皱着眉头,打算什么时候再去压榨弟弟一番……

    “那还等什么走啊”上前拉了李景逷就往里闯。

    刘忠刘进赶紧跟上。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赵化钟神秀网游之双系统宿主重生之我有五神通末日纪元快穿之恶魔日记海贼之天生为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