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火药的可怕联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忽然脑中一闪而过,顿时如同一盆雪水从头淋下,将他满腔欲l火尽数浇灭,“我操,火药?狗日的……而且td多半就是在皇宫里了”

    “不对,不对,我得仔细想想……”李煜大惊失色,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哎呦,这,这是白天啊……”

    “本殿下就喜欢白昼喧淫,我说你手别乱动,这粉华做起来可不方便,这要是洒了,没一个多月可做不出来,我怀里还有两盒是给母亲和太宁的”房间不大,转眼到了床边,李煜将她放到床上,反手拉下帐子。

    樱雪听得又是感动又是害羞口中蚊子般哼叫“六郎,六郎,奴婢,奴婢,不敢,晚上,晚上,可好……”

    “奴婢不敢要,再说,再说也用不着……”话是这样说,可眼神却出卖了她,少女对这些精巧物件从来就没有抵抗力。

    “给你就拿着”李煜如何不知道她的想法。

    樱雪接过后,爱不释手的把玩起来,李煜趁她不注意,一把抱起来就往床边走去……

    “晚上?自然不会放过你”李煜随即补上,从她手中将粉底盒取下,顺手塞到床角,自己的鼻子在她脖颈间反复摩擦“嗯,真香”

    “六郎,莫要如此,会被笑话的”樱雪嘴上这么说,可人却越来越软,眼神也有些迷离起来。

    “我昨天就说,你这个奴婢,看上去清高冷淡,实际上就是一摊火药,一点就着……”

    “六郎……六郎……说什么火的药的,奴婢不懂,只是求六郎怜惜些……”

    “那是自然!让我来好好怜惜你吧……”李煜一把扯掉自己的腰带

    “嘻嘻嘻嘻”其它几个丫鬟,嬉笑而出随即将门关上。

    “六郎可有吩咐,奴婢还有事情要做,还有六郎下午该有课的……”樱雪的脸上又是一层粉色。

    李煜见了心中一动,笑着从怀中掏出一盒粉底来,递给她“给你的”

    “这是?”

    “粉底,呃,就是粉华”

    “六郎,六郎放手”樱雪死命挣扎

    “不放,你能奈我何?嗯,真香,真软,较之赵合德的温柔乡也不遑多让”李煜将头凑向她胸前,深深吸了口气。

    慌忙从樱雪身上爬起,后者满脸红晕正等着那意料中事情的发生,却看到李煜面色铁青,顿时被吓得不轻从床上爬起来跪下磕头“奴婢,知错了,六郎莫生气,奴婢再也不敢恃宠而骄了,六郎要奴婢做什么奴婢便做什么……”说着便伸手去解自己的腰带。

    李煜被她弄的哭笑不得“少添乱,赶紧起来,别妨碍我想事情”说完一屁股坐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中,抱着脑袋思索起来,脑海中这几日所见之事顿时被一条无形的线串了起来。

    “寒冬腊月的没虫、没皮肤病,硫磺雄黄都被买光这就已经不正常了,硝石这玩意更不是常用药,所以在城里存货更少,所以药铺和磁窑厂都没了,就说明也是有人在扫货,有这两样再加上木炭粉,没错绝壁就td是火药啊!”

    脑子又忽然想到前世化学教科书上的某个案例来,说是近代欧洲某国战争,制火药的硝酸钾用完了,拉瓦西还是谁就发动群众去刮厕所土,水煮,沉淀,然后加热就能得到硝酸钾结晶……

    火药中的助燃部分主要就是靠硝酸钾或者说硝石……

    “难怪,大过年的也不消停,玩命清理厕所,我说呢,怪不得那天闻到茅坑味道,感情是在架着大锅提炼硝酸钾结晶呢,没想到,南唐国里竟然出了化学高人,知道玩这手!

    至于那天身上的黑灰更好解释,多半就是银霜炭研磨出来的细粉了,刘忠说是炭粉我一厢情愿的以为是煤炭,现在木炭才是主流燃料……我操……”

    樱雪看着他面上忽红忽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看着,“嘣”李煜一拍桌子,站起来低声到“定是这样,这是要放火了”,说完要往外走。

    樱雪突然大喊道“六郎息怒”,随即以眼色示意他安静,又喊道“六郎,奴婢知错了,知道错了,六郎息怒”,从脖子上将那个小小的锁片取下塞到他手中,悄悄道“六郎看来是发现了大事,只是宫中向来诡异,这安定宫中只怕多有眼线,一会儿你只管怒气冲冲甩门而去,最好还骂几句奴婢,剩下之事,奴婢来扫尾,这锁片乃是祆教护符,六郎带着……”

    李煜常见她对着这个锁片祈祷,但却从来没仔细看过,此刻放在手中端详起来,这是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护身符,入手颇厚重,金光闪闪,显然是用纯金制成,整体呈现出一个丰满的十字形状,长约二寸,宽在寸半,十字那一横的部分实际是一对展开的翅膀,而纵向部分则是一个高鼻深目头戴羽冠的胡人全身像。

    樱雪又大叫“殿下饶过奴婢吧”,同时将那个锁片拿起轻轻道“这法拉瓦哈乃是我教中重要标识,代表着我们的灵魂可以和至高神阿胡拉马兹达融合,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遗物,你看……”说着一只手捏着翅膀,另一只手捏住胡人像的头部,用力一拔,那胡人像与护符便分开,露出里面一把寒光闪闪的薄刃小刀来。

    “六郎,宫中虽然安全,但此物也不引人注目,带着总是好的”说着将其挂到李煜脖子上,又将锁片塞入他衣服内。

    李煜乘机搂着她纤腰,乘她不注意往她唇上啄了一口“等我回来,你自小心”

    言毕一甩袖子,“你这贱婢”,便夺门而去,几个丫头在门口探头探脑,只见樱雪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出了安定宫,他一时有点迷茫,虽然看起来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但其间漏洞甚多,或者说看上去半真半假,但是自己都没有办法将其证伪。

    想了想,往李景逷的保宁宫疾步而去……

    “虽然真正的爆炸性的火药配方要到北宋中后期才定型下来,但现在这原始火药的燃烧速度极快,也是彻头彻尾的危险品;

    对了,刘忠还说领不到银霜炭,老子在宫里那么多年,还从来没听说过,这炭会断档,反常必为妖孽,莫不是这帮孙子觉得银霜炭材质细腻,用来配火药的效果更好?”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是真的骚极品吞鬼系统BLOOD黑之瘟疫天命欧皇游诸天我女友有系统神豪的肆意人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