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出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有了李景逷的支援手头就松快多了,顺手赏了大匠点银子,拿着三个木盒去找刘忠刘进,粉华或者说粉底已经完成所有步骤手续,静静的躺在一个瓷盘里。

    果然细腻白皙,李煜用手指搓了搓,感觉比铅粉手感好太多,不由得大喜。

    有几个老臣面露忧色,今日初八,乃是谷日,民间习俗以今日天气好坏来占卜一年收成,如果天晴主大丰收,相反雨雪交加,则意味这一年就要粮食歉收。

    回到皇城后,李煜直接去了澄心堂上“上班”,料理完日常工作后,竹木精作的大匠前来参见,行完礼后也不多说话,从怀中掏出三只精雕细琢的扁平小木头匣子来,有圆有方,各具特色,道“殿下昨日说做两个即可,正好手头材料、时辰都有富裕就多做了一个。”

    他接过来一看大小和后世的粉底盒子差不多,但工艺之精美,用料之考究则远在其上,堆金砌玉,镶嵌螺钿,实在是漂亮。

    忽然他发现,当王栖霞赐完道号后,李良佐的肩膀塌了下来,这是心情极度放松的肢体语言……

    心中忽有所动,扭头看看站在对面的李景逷,果然后者脸上虽然是一片肃穆,却难掩眉眼间的哀伤……

    这皇家险恶之处,较之沙场也不遑多让,大概只有这种退到至极的做法才能保得平安吧……

    毕竟是出自皇家最好匠人之手,自然不是凡品。

    李煜自己也是爱不释手,心想莫说太宁见了毫无抵抗力,就是自己老娘钟皇后肯定也得夸自己几声。

    是的,他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这东西一式两份,太宁,母亲都不得罪,尤其是老娘虽然号称皇后,但算年纪四十还不到,对化妆品还是有追求的。

    眼下多出来一个倒也正好,索性给樱雪,不过她的皮肤实在是个异数,融合了黄白人种的优势,不但白皙如雪皮肤质地也是好的惊人,摸上去滑得像丝一样。

    这粉底给了也是摆设,但管她呢,前世那个女孩子能对这些有抵抗力的,小丫头一直服饰自己,弄点小东西讨讨她欢心也是应该的,没准以后吃起来还能方便点。

    到了正殿,各自站好,一会儿出家仪式正式开始,看到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五哥李良佐跪在王栖霞面前磕头拜师,李煜心中不禁感到一阵难过,从小他便寄养在钟皇后宫中,从小沉默寡言,和各位兄弟都不亲近。

    李璟是文学中年,他的几个儿子都遗传了他好诗文的特点,往往很小时候就展露出治学或者作诗上的天才来,哪怕是李弘冀开蒙时,也被先生赞不绝口,誉为神童,并断言今后是韩昌黎一般的人物,只是后来莫名其妙的长歪了,把技能点都耗到了军政之上。

    遗憾的是李良佐却没有显示出任何的相关天赋来,各方面都是平平,认字之后对儒家典籍兴趣缺缺,倒是整天钻在澄心堂里看翻看浩瀚如烟的各色道藏,每次一个人静静的来和李煜打声招呼后便躲到旁边一声不吭的看书,存在感极其稀薄;

    李煜找他一起吃午饭也被以辟谷之名而婉拒,李煜看得也气闷,后来索性专门划了一间静室,两个小太监服侍后也懒得再管……

    不过正如太宁所说,性子冷淡,不喜言语,却是个好人,想到他今后几十年就要在青灯黄卷中度过,李煜微微的叹了口气。

    随后李璟上前,封李良佐为“演和太冲先生”,吩咐他好生修行,为国祈福……

    一番折腾后,众人在道观中用了点斋饭,中午时分,外面竟然飘飘洒洒的下起鹅毛大雪来,众人赶紧乘着道路尚未泥泞各自打道回府。

    又凑上去仔细的闻了闻,没有一点酸馊味道,反而有点淡淡的米香,看来太宁是不会忌讳了。

    让二人把粉底装到盒子里压实,随即一路往凤阳阁找姐姐去献宝。

    结果却扑了个空,原来李璟文学中年的中二病大发作,一见如此大雪,顿时兴致高昂,召集三弟四弟,自己的大舅子李建勋;

    李璟最喜欢这个女儿,这种时候肯定是要把她带在身边,太宁虽然是义女,但在诗文音律上也有天生的好才能,唱和起来有模有样;

    冯延巳等人本来就是马屁大王,察言观色本事是一等一的好,没多久金陵城中便传扬起“太宁公主天纵异秉,才堪咏絮”的话来,这就是将她比作南朝才女谢道韫;

    这话传到宫里,李煜却面色铁青,无他,太宁的大部分唱和之作都是他代笔的……

    虽然是十三岁的小屁孩,但遗传基因好,血管里流淌的是文字音律而不是血,这种唱和之作对他而言也不是太麻烦,提前设定好几个常用韵脚,还有常见场景,拉拉杂杂就能敷衍出不少来。

    反正是应景之作,能凑合就好,再说太宁也是小孩子,实在不行卖个萌要求在韵脚上网开一面,那一众名士大臣总不能拦着不让吧?

    太宁更有个天生变脸的本事,在李煜面前是刁蛮任性的野蛮丫头,可在人多的场合下,自然会端出一幅端庄淑德的长公主模样加上“才华横溢”,自然引来众人连连激赏……

    如此一来,更激发了李璟有事没事就晒女儿的热情……

    总之是苦了李煜,当枪手的频率大为提高,今天这场也是早在意料中的,提前好几天就准备了不少关于雪景,雪咏的诗篇,让太宁背熟……

    ……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老娘那儿也不急着去献宝,等晚饭时再说吧。”

    想到摸着怀中三盒粉底,不禁想到昨晚和樱雪那番调调儿,心头火热,直接往自己安定宫而去,路上就打好主意,下午就把这个混血丫鬟给吃干抹净得了,省的整天在眼前晃来晃去。

    嗯,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想到这儿心火更炽,脚下也步履生风起来。

    至于澄心堂的课程么,进门就打发个小太监去去通报一声“安定公上午偶感风寒下午须静养……”

    又不是大学,缺课也就缺课了,这时节还没有不及格或者补考一说。

    再说了,李璟会亲自考核皇子们学问,李煜自信在这上面可以死死的压制李从嘉,这样就算这批西席先生对自己的评语也就不用太过在意了。

    他们越说自己坏话,越是会激起李璟的不满来“朕这六郎,天资聪明,诗词歌赋,学问文章无一不精,尔等为何还要说他不堪教导?”

    ……

    进门后发现樱雪正带了几个丫鬟在整理自己的卧室,“所有人出去,关上门”

    “是”丫鬟应命

    樱雪脸上一红又有点发白,一低头混在几个丫鬟中一起往外走

    “樱雪你留下”

    几个精于诗画雅事的大臣如冯延巳,冯延鲁,徐铉,徐锴;

    还有南唐画院中的全部供奉外带一个太宁公主,跑到皇城中最高的餐霞楼上放酒开宴,作起雪赏来。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正牌亡灵法师帝国前夜巴布星,起源铸鼎纪闲着没事赏脸来看懒人日记神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