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皇子出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孤家寡人一个,起码也得再弄个同盟,五哥不是嫡出,这辈子不要想皇位了,和我没有厉害关系,也是公认的老实人,今天若是把他劝下来,在便宜老子面前不但是大功一件,估计还能落个淳厚仁善的考语,他自己不就是兄友弟恭的典范么”

    李良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半天后才道:“六郎,二哥,我不聪明,可也不傻,这儿谁对我好,谁不把我当兄弟看,我心里都清楚,在你们面前我也不说假话,我生母确实是在弥留之际便劝我出家,也算是遗命了;

    他说道这儿,李煜叹了口气低下头去,此刻他才感到李良佐生存环境的艰难和为了生存所必须的小心翼翼,竟然将自己的生母排在众位兄弟之后……

    李璟想了想道:“良佐我儿,这事情我还要和你母亲商议一下,或者晚上你去清宁宫时我们一同再说吧”

    “是……”

    短暂的错愕过后,他并没有理睬李良佐,而是用极快的速度往所有人面上扫了一圈,发现几乎每个儿子的脸上都是惊愕的神情,唯一例外的就是李从善,他那漂亮的娃娃脸上固然有吃惊的神态,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害怕和恐惧。

    心思一转间,便大致明白。

    闻言道:“五郎,何必如此,虽然你非皇后亲生,但她待你们兄弟向来一视同仁,莫不是有人为难于你?”在问李良佐,但眼神却有意无意的落到李从善身上,果然李从善面上有些抽筋,毕竟是十二岁的孩子,养气功夫还远未到家,遇到突发事件马上沉不住气。

    李璟摇摇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虽然李家一直信奉道教,城外的玄真观也好似家庙一般,从烈祖李昪起李家人没事就去烧烧香和王栖霞道长聊聊天,但作为一个父亲,看到自己才十四岁的孩子要去当道士,心中总是难过的……

    “罢了,今日便到此吧”说完袍袖一甩出门而去,话里意兴索然,众皇子依礼拱送后,也陆续散去。

    李良佐跟着要出去,却被李煜一把拉住,他性子软弱也只能停步,李煜见众人走得差不多了,偌大的殿堂中除了二人外就一个李弘茂,这位二哥待人素来宽厚,刚才也抢着为五弟出头,李煜不避他,直接问道:“五哥,你疯了!好端端的出什么家?这宫廷里虽然不甚开心,但总比出家好啊;

    眼下父皇封了我澄心堂承旨之位,你反正喜欢看书,不妨每日都来,我就不信在这儿还有谁能欺负你,再不行,我等会去求母亲,让你搬我的安定宫住去,咱俩正好搭个伴儿”

    他语气诚挚恳切,当然这是他心中的大实话,但之下还有些想法却不足为外人道:“眼下,大哥在江北,二哥有自己的乐安王府,李从善这小兔崽子跃跃欲试想往上窜,他和下面几个弟弟感情不错,那群小屁孩也愿意围着他转”

    随后轮到李良佐了,他从凳子上站起来,紧走几步到了李璟面前,“噗通”一声跪下,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心中涌起一丝不安来,说说自己志向而已何须用得着下跪?

    果然,李良忠嗫嚅良久,开口说出了今天澄心堂正殿中最让人吃惊的一句话:“孩儿求父皇恩典,允许孩儿出家吧!”

    “什么!”李璟也是意料之外,他刚才见李良佐跪下还以为他是要来哭诉自己受欺负什么的,毕竟不是皇后的嫡出,又是个老实性子,皇子间总有各种龃龉争斗,对此他心知肚明,自己也是这么一路走过来,但只要不过分他就不管。

    本来想着好好安慰一下,然后回去和钟皇后说两句,以后多关心几分,毕竟是自己骨肉,而且肯定是和皇位无缘了,如此,让他做个闲散的王爷倒也不错。

    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当众要求出家!

    不料,李良佐磕了个头道:“父皇在上,孩儿不敢欺瞒父皇,母亲待我极好,兄弟们对我也很好,出家的事情其实良佐已经想了很久了,当日我生母重病时,我便发下誓言,愿出家换她安康,结果还未来得及去玄真观正式许愿,生母便弃我而去,我母临走前也说我此生与道家有缘,本来就想安排我拜王道长为师的,结果……”说到这儿抬起头来,脸上已然布满泪痕。

    “这几日,孩儿又梦见生母大人,她在梦中只是说在玄真观等我,醒后孩儿便想,孩儿论武功军政,不如大兄,论文采辞章不如二哥和六弟,至于聪明伶俐远不如七弟八弟他们,也就在道家学说上略有心得,出家后还能为国祈福,为父母祈福,为兄弟祈福,也好为我生母做做法事”

    可是正因为你们是真对我好,我才必须出家,否则日后会给你们惹来麻烦,二哥六弟,此事并非我一时兴起,而是深思熟虑多时,我出家后会多为你们祈祷的,你们是好人……其实,其实大哥也是好人……”

    此刻李良佐心中滴血,“阿娘临去前确实是劝我择日出家,只是她当时的话是‘孩儿,娘要去了,你是娘在这世唯一的牵挂,娘死前的话你一定要听,等你大些,便找个机会和圣人说要求出家,去玄真观拜王道长为师,切记切记,如此才能保得一条命,娘也是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年后才想明白的,切记,切记,千万不要步娘的后尘,去玄真观……’”

    想到这里心如刀绞,眼圈发红,李良佐强忍住,冲着二人一拱手,便夺门而去……

    送走二哥后,李煜在澄心堂内又坐了一会,几个太监忽然醒悟过来,这个不平日整天混在这儿看书的好脾气六皇子,眼下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了,一个个过来请安巴结,弄得李煜又好气又好笑,眼睛一瞪“你们几个,和本公也是老熟人了,这时候来和贺,莫不是为了讨赏赐!?”

    太监们久在深宫,对人心一道认识最深,同样的话敢对李煜说,敢对李弘茂说,而且说了之后不但能拿几个银子,还能顺便加深一下双方感情。

    甚至如果在李弘冀心情好的时候,他们也敢上去凑趣一两句,虽然免不了一声呵斥,但赏银也是跑不了的,唯独对于老七李从善,却万万不敢如此,这小孩最近一年似乎变了个人,让所有人下人都感到不寒而栗。

    李弘茂注视着他的背影也不说话,良久见殿中几个太监被炭炉的热意薰得都有昏昏欲睡之意,便轻轻说道“明日来我府上”说完便要去开门。

    李煜赶紧一把抢过“二哥,外面风大,你且去个避风的地方坐着,我去让他们把软轿抬进来……”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一世王侯玄幻之我是一匹老马绝代魂祖重生之盛世帝后涅槃兵王爱你正逢良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