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马屁拍对有厚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果然,李璟又是大笑“如此一来,为父对你的考校便要升级了,书画之道也在考核之内……”

    “圣人……”李煜哭丧着脸,心中却大喜“成了,千算万算,这第一步竟然就在不经意间完成,说起来还得真感谢那个小兔崽子,要不是他今天咄咄逼人,只怕我还未必生得出如此急智来。”

    “眼下他瘾头也过的差不多了,礼部尚书担子也不轻,所以便如此把。这个事情也用不着过中书,门下,我晚间与他说一声便是了。”

    这就是皇家私人图书馆和工坊的好处,要做点什么调整,皇帝一言而决,犯不着走中书-门下-尚书的流程。

    “我把这只老耗子拿出去,把你这只小老鼠放进来,怎么你还不愿意?”

    “这,父皇还请三思啊!”李煜心中暗喜,“bingo,这一下赌对了”,但面上却故作惶恐,“圣人三思啊,这承旨学士乃是冯尚书亲自兼的,冯尚书乃当世大儒,学问之道堪为表率,这样的人才配得上这承旨学士一职,孩儿年纪尚幼,仍在求学,课业繁重,只怕无余力承担这职司!”

    “哈哈哈哈,六郎莫慌,冯尚书是早就不想干了,当初让他来兼任也是一偿他儿时心愿罢了,他父虽然曾为吏部尚书,但去的早,少时家贫,买不起好的笔墨纸砚,当时便想有朝一日发迹了,非李墨、诸葛笔、澄心堂纸、歙砚齐聚便不为书,那日酒后与我说起此事,我便将他派到澄心堂来,戏言是把老鼠放进白米缸,随他折腾去吧……”

    “噗”李煜暗笑自己这老子还真个妙人,冯延巳现在贵为尚书,又是宠臣,家里自然不缺各色精致笔墨纸砚,李璟却通过这个任命,让他彻底实现童年心愿,二人若不是感情深厚,只怕也不会有这份心思,就此而言也算的上是心意相通了。

    “尼玛,不能在装逼了,否则装过了没准就坏事”想到这儿,脸上一副惊喜和不好意思的表情。

    “固所愿也,不敢请儿,如此多谢父皇了,孩儿书房中的澄心堂纸耗用极快,每每差人去领总是麻烦,现在一来……”说着不好意思的笑起来,还学着苍蝇似的搓了搓手。

    心中暗骂李从善“兔崽子就你会卖萌?老子穿越过来的,这手玩得比你溜多了!”

    李璟是个宽厚的人,宽厚到只要不涉及皇位的时候,就是个好好先生。

    李煜刚才这话里已经有点要贪污澄心堂纸为己用的意思了,当然这是他故意放出的破绽,但他知道李璟绝不会因此不快,反而会觉得儿子耗纸多是好事,起码是在学问,或者书画上下功夫,哪个做父亲的看到儿子用功会不高兴?

    “咳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咳嗽声将他拉回到现实世界,扭头看去,只见二儿子咳得满脸通红,五儿子六儿子正在帮他捶背,大儿子虽然始终板着面孔,但眼中的关切之色不似作伪。

    几个更小的也在关切的询问,而刚才最出风头的李从嘉却落在最后。

    李璟忽然神色一动,心中传过一声长叹,不过他面上并无特别波折,待李弘茂咳嗽稍稍停歇后道:“煜儿这番话,说到为父心里去了,倘若为父不是皇帝话,只怕也要和你一样,天天钻在这澄心堂里,连自己寝宫都不回了,大丈夫坐拥书城,胜过拥兵百万啊!”

    顿了顿说道:“如此,既然你喜欢这澄心堂,那么朕便封你做这澄心堂承旨学士,总领一切事物!”

    不过听起来怎么感觉gaygay的……

    难怪冯延巳对李璟也是忠心耿耿,倒也并非是完全处于马屁考虑。

    不错,穿越过来第一晚后,他一晚上没睡着,脑子把眼下的状况和打算采取的策略反复滚了好几遍,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佛系夺嫡,其核心要义就是在低调的前提下尽可能的扩充自己实力。

    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实力是以钱和权作为基础的,要的达成目的实现目标,少不得以钱开路,当孔方兄不好使的时候,权力在堂皇登场将一路碾压过去。

    自己是六皇子,却一穷二白,看看头上的皇位三体运动,李弘冀是江北王,军政财一把抓,俨然有了些晚唐节度使的样子,三叔四叔就不谈了,一个副皇帝,一个全国最高军事长官。

    所以澄心堂正是他计划中的第一步,说起来挺可怜,看上这个冷衙门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里能捞到不少好处。

    李煜实是穷怕了,南唐是个重商的国家,倒是不禁止皇亲国戚们做生意开买卖,李景遂和李景达在江都就有不少产业,说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李煜也想,而且觉得作为一个穿越者不管在商业模式,还是商业产品上都可以比古人做得更好些,奈何手上一点本钱都没有……

    其实他除了月规银子外还有个来钱渠道,五叔每月都会给他不少银子,只是,相对于他心中的大计来说还是杯水车薪,而且也不好意思开口多要啊。

    澄心堂是皇家私人图书馆兼文房四宝作坊,虽然经常无偿征调工部等国家资源,但三省六部、枢密院、三司使、御史台可都管不到这儿,谁要是敢对澄心堂多说几句,李璟肯定翻脸“朕继位,辛苦为天下,这小小的私家作坊却也容不得耶?”

    所以只要自己成了主官,上下其手实在是太方便了,别的不说,指头大的一条李墨,放到市面上没个十金可下不来,而且这玩意属于有市无价,所有的产能都控制在自己手里,饥渴营销这种调调,自己虽然不是x米公司的员工,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到时候依样画葫芦就是了。

    想到这儿,心里更是高兴。而且五代十国有个特点,因为世道乱,皇帝和大臣之间的关系也更直接更裸,皇帝报答大臣效忠最常用的方式就是直接封个肥缺,比如劝进功臣周宗,李昪登基后直接把他封为建武军节度使,建武军制下有盐城和静海(南通)两大盐场,三年后周宗暴富,李昪再把他调回江宁去管吏部……

    李璟把冯延巳扔到澄心堂来,也是给他个贪污点笔墨纸砚的机会,算是君臣相得的酬庸,再有冯延巳每有新词新曲新书新画,肯定也是第一时间送到皇帝面前来求鉴赏求夸奖,绕了个圈子,这些文房四宝还是不又用到自己头上?

    不得不说文学中年的思路确实是有点和常人不一样……

    对好基友能如此,那就更没理由不让儿子在里面浑水摸鱼了。

    除了能捞到不少好处外,澄心堂本来就是他常去之处,上下人员也熟悉,有太监也有流外小隶和低级文官,他考虑从里面吸收几个作为自己班底,这些人品级低,没什么实权,一百个加起来都不如一个钟谟,但这些人也有优点,收买起来方便不说,因为他们级别所以平时没人看得上,查身家历史也方便,倒是不虞有反装忠之嫌疑。

    李璟给李煜派过几个西席先生,但他可绝对不敢动这些人的念头,天晓得是不是李璟或者李弘冀派来监视自己的,万一真是的话,自己主动去收买这些人,岂不是找棺材睡?在皇帝、太子和自己这个普通皇子间,还需要考虑怎么站队嘛?

    没办法自己可没李从嘉那么好命,莫名其妙的有个礼部侍郎主动投效,妈的这世道,到低谁是主角啊!

    至于钟谟是不是别人派出,这也确实不好说。

    再有,澄心堂也不算正式机构,自己作为皇子,为老子管管私人图书馆和作坊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像是正式出仕,会惹来不少不必要的关注。

    最后也是最重要一点,澄心堂承旨学士,怎么也算是图书管理员吧,老子陆游猫润之,胡适江l青沈从文都是从图书管理员做上来的啊……

    其实,他更看重的是另一个职位,德昌宫宫使。

    德昌宫是负责存储皇家内帑的地方,李昪死前拉着李璟说告诉他德昌宫内有价值七百万的金帛存储,以供不时之需。

    这个事情皇族们都知道,李煜昨晚几经考虑后认为,这个七百万钱,应该是七百万贯,道理很简单,如果是七百万钱的话,按照一千钱合一贯来算,只有七千贯。

    南唐一年铸钱所获就有三十万贯,而豪商们做一次大生意,也是动辄十万贯以上,堂堂皇家断无可能只有七千贯钱的内帑。

    如果真是七百万贯的话,那就非常惊人了,李煜对这些钱有自己的想法,但第一步就是要混到这个位置上。

    不过让一个十三岁的,没人任何经验的皇子管理如此巨款,想想也不大可能,所以李煜也就是略觉遗憾,反正可以在澄心堂这个位置上好好发展,一步一步来嘛。

    不急。

    看到李煜欢呼雀跃的样子,几个兄弟也来祝贺李煜;

    此时李弘茂正借着咳嗽为掩护,死死的盯着李璟,果然他从父亲的脸上发现了一丝异样的笑容,如果不是有心盯着根本不可能发现这一闪而过的异常。

    “圣人,你这是何必呢?为何定要如此行事?我们天家子弟,难倒非要如此么?”李弘茂默然无语,低下头去好掩饰自己眼中浓浓的哀伤之情……

    而且这仨还有各有自己的一套班底,尤其是大哥,虽然年纪最小,但因为有战功和实控的地盘,他手下的人是最多的,加上中央朝廷中的投效者,李煜怀疑,如果现在李璟突然暴毙的话,李弘冀直接挥师南下,立刻就能无缝过度的接过王位来。

    相比之下,自己除了个皇子名头外,什么都没有。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龙傲剑神萌妻偏执爱,总裁请接招风临诸天男儿无泪之养痈遗患我的恋人是吸血鬼极尽殇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