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父慈子孝天家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可这个粗胚却生而不教,儿子们粗鄙无文,相互间不卖账,马殷在位的时候对此还不闻不问,睿宗杨溥在位期间曾经对马楚动了次刀兵,没占到什么大便宜,在双方和谈的时候马楚重臣高郁曾对着还是吴国太尉,诸道兵马元帅的李昪叹息道“何其急也?待到众驹争槽之时,则不攻自乱矣……”

    意思是说你们吴国现在那么急着出动大军完全没意思了,在等几年,马殷的儿子都长大了,小马驹们开始争抢食槽的时候,就差不多了。

    听得李璟喜忧参半,众子中这个二儿子最像他,脑子聪明不说,性子也和善,这点比太子实在好太多,可这身子骨……

    尤其最后说是想在诗词上向自己看齐,则是彻底挠到他的痒处,天底下哪个父亲不希望成为儿子的偶像?何况他也确实具备这种实力,外面人夸的天花乱坠都不如自己儿子一个羡慕的眼光。

    自己一堆儿子中,老二在诗词上确实有天赋,能得到他的崇拜,李璟觉得这是今天考校的最大收获!

    “那孩儿先说吧”李弘冀站起来“孩儿愿继承阿祖遗愿,提剑上马,一统中原,重开我盛唐之万里疆域,万国来朝,让圣人也当一回天可汗!也要以身作则,成为弟弟们的榜样”

    这算是给自己刚才那番话做个注解,好看起来不至于显得太突兀……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是我李家虎狼啊……”李璟自是了然,但表面还是满意的点头

    笑道“弘茂志向不小啊,诗词一道上,为父可是渐行渐远,有些寂寞啊……”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平时在大臣面前要顾忌皇帝形象,这等自夸之词可说不出口,何况还有个功力不逊己的冯延巳在,李璟是要面子的人,每每想自夸都因此而忍住,可今天在儿子们的面前,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皇子也都陪笑几声,哪怕终日铁板面孔的太子,都在努力的让嘴角上扬,只是他面上肌肉紧绷惯了,除了嘴角外其它五官纹丝不动,看上去依然像是在冷笑,吓得几个年幼的弟弟们相互靠挤起来。

    李璟此刻还有些酒意,倒是没留意到这些细节,看到几个儿子们哪怕是还五六岁的小屁孩都一边吸着鼻涕一边说要兄友弟恭,为国出力,他心里太痛快了。

    自己才三十四岁,正是学识,精力,智慧的最高峰,南唐国内这些年也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照这样下去,自己起码还能当二十年的太平皇帝,到那时候儿子们就是自己的得力助手,而且还是一群,同时相互间也和睦恭谦,较之其他诸国实在是天上地下。

    别的不说看看隔壁的马楚,开国皇帝皇帝马殷英明神武,却有一点不好,得国后就拼命生儿子,眼下皇子好几十,虽然和他的军阀后辈杨森、张宗昌之流的不能比,但考虑到这个时代婴幼儿的超高死亡率,这已经是整个五代十国时期的no1。

    “半窗月在犹煎药,几夜灯闲不照书”李璟复述着李弘茂的佳句,激赏不已,连连笑道:“人出世,物入情,飘飘然有清隐气,弘茂可替我矣……”

    这说的自然是诗文一道,李璟平时也一直说都说,几个儿子中只怕真正能继承其文采风雅的,多多半就是这个老二了。

    可一旁的李弘冀听了却眉头紧锁,狠狠的盯着自己二弟,李弘茂并不怕他,只是笑笑。

    换在往日,考校就该结束了,但今天中午那顿喝得极其酣畅,尤其是李璟自己还得两句好词,心情更是愉悦,再加上李弘茂的佳句一出,李璟兴致变得特别高昂。

    想了想说道:“孩儿们,莫要拘束,在为父面前,都松快些,来各自说说自己志向吧……谁先想到谁先说……说得好的,有赏!”

    接下来几个小的也奶声奶气的表示,要学习兄长好榜样,长大了为国效力等等,这一听就是先生教好的标准答案。

    还是李弘茂说得最实在,希望自己的病赶紧好,然后长兄不在,父皇忙于政事,他自己在学问上还算过得去,可以帮着管教弟弟们,最后如果有余力的,争取在诗词一道上向自己的父亲看齐。

    这个驹字用得极具冷笑话效果。

    李昪听了这话,倏然而惊,随后开始严格考校儿子们文武学问。

    受此影响,李璟也在继位后不久开创了月例考校诸子的规矩,眼看自己教子有方,兴致一来,不由捻着漂亮的短髯随口吟诵道:“棠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希望爹妈长命百岁是再正常不过的,而且还特意说明这样就能一直宠着自己,听起来完全是发自肺腑,天然无瑕,配上无邪的笑容和黑溜溜的大眼睛,可以说非常天真了。

    几个年岁较大的皇子,尤其是想到他刚才挑衅李良佐那一幕后,瞬间都是眉毛一挑,随后表情各自不同,李弘冀面露嘲讽之色,二哥李弘茂则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李良佐虽然木讷但不笨,只是脸上依然毫无表情,李煜悄悄望去,只见他低下头来双目紧闭,两手握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来来来,从嘉过来,让父皇好好看看”李璟现在还有三分酒意,顿时欢喜关爱之情浓得如同有了实质一般。

    李璟那么多儿子中,除了长子有点隔代遗传是李昪翻版外,其它几个和他都非常类似,每个人都遗传了他至少一个方面的长处,其实撇开治国能力而言,李璟简直是实力派加偶像派,完美的不像人类。

    学问上佳,琴棋书画诗酒花也样样精通,这暂且不说。

    还是少有的好脾气《资治通鉴》里都说他是“为人谦谨”,对臣下和老百姓也以温和宽厚为主,当日他曾新起一楼,向大臣炫耀,大理寺卿萧俨没拍马屁反而冷冷的说“但恨楼下无井尔”,李璟问为何这么说?萧道:“此所以不及景阳楼也!”

    景阳楼是陈后主所造,萧俨话里的意思,这新楼添口井就是景阳楼了!

    陈后主是鼎鼎大名的亡国之君,昏君的代表人物,萧俨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番话来,已经不是单纯的劝谏了,说对位诅咒也不为过,一来陈后者和李璟一样都在诗歌音韵上有大成就者,其次,眼下的皇宫可就再陈朝台城的原址上。

    最最诛心的一点是,当日隋军破陈时,就在景阳楼下的井里找到了瑟瑟发抖的陈后主!

    何其恶毒!

    当时在场官员无不吓得面孔变色,有几个当场就跪下来磕头求李璟别杀人……

    李璟兴致最高的时候被这么刺激,当然是大怒,但怒归怒,也就把萧俨贬去当舒州观察副史,而观察正使是萧的政敌孙晟,要知道李璟和孙也有点小小的旧怨过节。

    所以这手看上去温和但着实有点小缺德,大有看孙、萧二人狗咬狗的意思,而且这俩人都是强硬性子,按照李璟的想法肯定是要相互斗得鸡飞狗跳;

    然后各自上表求自己做主……

    到那时,只要二人认错服软,李璟不介意把他们再拉回到三省六部中来,毕竟二人都是忠臣,也能办事,会办事。

    李璟很是做了一番看热闹的打算,结果却让他大跌眼镜,孙却被萧的人格魅力折服,双方在舒州配合默契,李璟一看自己目的没达到,隔几天气也就消了,没多久就把二人召回朝中予以重用。

    而这俩人也确实没辜负李璟的厚爱,孙晟带头拉着一帮人和国老宋齐丘过不去,宋眼下控制了大半个朝政,李璟也确实需要一个能制衡他的重臣,孙便自告奋勇起来,萧俨也不含糊,看到李璟就两眼放光,仿佛魏征的转世灵童,弄得李璟见他就要躲……

    这样宽厚的皇帝,历史上并不多见。

    这也是李璟性格上的长处,还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长得帅-史书上说他是“音容闲雅,眉目如画”,这种词极少出现在对帝王容貌的描绘上,一般都是用“容貌雄伟”“步履矫健”“声若洪钟”,这种春秋笔法来描述帝王外貌的。

    这里面的道道儿李煜是门儿清,后世夸人有气质的,通常意味着此人容貌乏善可陈……

    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因为经常被夸来着……

    加上自己穿越后亲眼所见,李璟确实是个一等一的美男子,皮肤白皙,方面大耳,隆准挺直,浓眉大眼,面如满月,李煜觉得红楼们的贾宝玉要是成年后估计就是李璟这个样貌。

    在李璟看来诸子中,李弘茂和李煜是遗传了他的诗文功夫和宽厚性格,李良佐虽然文采略差,但在为人处世上的仁厚也让他很满意;javascript:

    至于李从嘉则是长得最像他的,此刻刚过十二岁,已经行了束发之礼,不再想几个小的,披头散发或者是梳两个发髻;

    李从嘉今天也是特意打扮过,身上是罩的是簇新的淡绿色锦袍,头上一顶束发金冠加碧玉钗子,看上去既有儿童的天真,也有少年的蓬勃,李璟越看越欢喜,醉眼朦胧之下只觉得迎面跑来的不是儿子,而是20年前的自己,一样的容貌英俊,一样的青春潇洒……

    两厢一叠加,父爱顿时火山爆发。

    李从嘉蹦蹦跳跳的跑过去,活泼可爱之极,李璟摸着他的头道:“都那么大了,头发也束起来了,已经是翩翩然的惨绿少年,父皇也老了啊”

    “可在孩儿眼里父皇一点都没变啊?再说父皇永远是父皇,孩儿不管几岁在父皇面前总是个长不大,也不愿意长大的孩子。”

    “嗯,说得好,让父皇想想赏你些什么?”李璟笑得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每次来澄心堂考校诸子,他身上都会加意的多挂各色鸡零狗碎的小物件,以方便随时摘下赏人,今天也是不错,不过考校结束后他身上已经没啥东西了。

    “父皇,我不要赏赐,孩儿刚才说的是心里话,说出来了很开心,这便是最好的赏赐了”

    众孩儿自然是点头称善。

    这时李从嘉眼珠一转站起来朗声道:“轮到孩儿说了,孩儿别无他求,只求圣人和皇后,御体安康,能一直宠着孩儿便好。”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玄幻之我的妹妹是狠人大帝漫威之破坏获得黑科技你比时光深情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RM]无限综艺仙临九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