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脸和屁股都过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昨晚这么大动静,怎么又睡到这里来了?肯定是血气太旺,怕控制不住自己,嗯,年轻人懂得节制,不错!”

    ……

    被子、床单乱飞之中,林零东手指勾住一段橡皮胶,李欣凌只顾着往地板上逃,突然眼前白花花一片,蜜桃似的的翘臀弹了出来。

    李欣凌只觉得下面一凉,重新抓起球棍横扫过去:“流氓!”

    这一棍势大力沉,要是给扫住了,岂不脑袋开花!

    林零东犹如吃了一颗苍蝇,顿觉索然无味。李欣凌趁机就要翻身逃走,可惜还是被林零东给抓了回来。

    撕拉……

    蕾丝睡衣被扯了下来。

    林零东头一低,避过了球棍,脸却整个地埋在了李欣凌的大屁股里。

    暖暖的,嫩嫩的,又极富弹性。

    李欣凌恼羞成怒,实在不知该如何对付这人。

    最终,林零东还是被李欣凌赶出了房间。

    第二天,李建国早早地就去集团上班,看到睡在客厅沙发上的林零东,不解地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

    “你爸都答应了,你还犟个屁啊,别浪费了精力最好的青春年华,老婆咱们快来吧。”

    呸……

    一口唾沫吐在林零东脸上。

    “那你找我爸去。”

    我去?

    “救命啊,快住手……”

    “叫吧,叫破喉咙都没人理你。把我的脸搞成这样,叫我明天怎么见人,此仇不报非君子。”

    到了台里,两人之间一句话都没有,气氛有些怪异。但李欣凌也没排斥林零东,这让林零东更加觉得这个女人不好对付。

    今天算是林零东正式入职的第一天,他的工位就被安排在李欣凌斜对面。因为昨天的事情,众人对这位新来的同事都颇为敬重,但也没人敢跟他有过密交往。

    特别是今天看到林零东肿着一张红红的脸,大家更是不敢跟他说话。

    林零东脸上残留的生漆擦在了她的屁股上,导致屁股也肿成了红苹果,火辣辣地疼,更是让她没法坐下来。

    因此,从早上到现在,她都没法坐下来,只能站着上班。

    好在屁股包在裤子里,众人看不见,免去了很多尴尬。

    林零东可不一样,过敏在脸上,让他觉得没法见人,只能躲在工位上不出来,还好工位比较隐蔽。

    他悄悄地问李欣凌:“今天应该不用出去吧?你看我这脸,没法见人。”

    李欣凌看了一眼那张生漆过敏的脸,面无表情。

    自讨没趣,林零东只能讪笑。

    初任记者,也没有入职培训,林零东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一上午其他记者都忙着翻报纸、打电话、刷网络,寻找选题。无所事事的林零东就坐着玩网络游戏。

    ……一刀9999级……

    ……装备全靠打……

    ……开局只有五个农名,一条狗……

    各种网页上跳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游戏,他都玩了个遍,关键是开着音响,游戏声音打得震天响,把阴超成也给吸引来了。

    “上班期间,谁在玩游戏,月奖是不是不要了?”

    阴超成满脸严肃地冲进办公室,恶狠狠地环视一圈。

    众人目光从副台长脸上,齐刷刷地转移到角落里的林零东。

    林零东从电脑前抬起头来,咧嘴一笑:“老阴啊,不好意思,没事玩个游戏,熟悉一下业务。”

    “我们不是游戏公司,要熟悉业务就在服务器上看看以往的报道。”

    “不敢乱点啊,怕点出了岛国动作片。”

    阴超成脸色铁青,摔门而去,众记者都强忍着,在肚子里咕咕直笑。

    林零东朝大家做了个OK的手势,猛然瞥见李欣凌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他迅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像个乖巧的小媳妇儿。

    这时,桌上电话急促地响起,李欣凌接起电话。

    “白金水岸一期,好的,我们马上到。”

    “哎,去哪里?”

    李欣凌没有招呼林零东,拎起挎包就奔了出去,林零东跟屁虫一般跟了上去,要命的解放鞋还穿成了拖鞋样。

    “拿上机器!”

    李欣凌回头吩咐了一句,林零东这才跑回去拎起了摄像机。

    碎了玻璃的玛莎拉蒂被送去4S店维修了,只能打车去采访。李欣凌还是不理睬林零东,风风火火跑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就钻了进去,因为屁股痛,只能侧着坐。

    “去白金水岸一期。”

    林零东也迅速钻了进去,扒着副驾驶靠背,第一次出去采访,紧张又好奇。

    “白金水岸一期出什么事儿了?”

    李欣凌不搭理他。

    “我们是搭档啊,需要相互合作才能办好事,你看我作为一个新人,你这个老记者不能这么不理不睬,好歹也要为人师表啊。”

    李欣凌还是不说话。

    “如果你还在为昨晚上的事情生气的话……”

    李欣凌终于开了口,语气阴阳怪气:“不是怕见不得人吗,怎么也跟出来了?”

    “我是不想出来,可职责所在,没办法啊。”

    林零东双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状。

    “万一再遇上个变态的要对付你,我作为记者可以不在场,但作为保镖可不能缺席啊。我也知道昨晚是我不对,但你也不能把生漆往我脸上涂。”

    “是我涂的吗?是你自己涂的好不好?色狼!”

    “我怎么又成色狼了?我又没怎么你,况且你爸都同意了。”

    “你还说,丝……”

    李欣凌一激动,一屁股坐下去,疼得直咬牙。

    司机师傅听得直乐,忍不住当起了老娘舅,插嘴调节起来。

    “嗨呀,年轻人就是好啊,小两口连吵起架来都那么甜蜜。”

    林零东抓住话头,顺水推舟,做起文章来。

    “你看看人家师傅,过来人就是一针见血,谢谢师傅理解。”

    “谁给他一家人了,无耻,卑鄙,流氓,不可理喻。”

    司机师傅听了满脸笑意,觉得这两个年轻人还真有意思,感叹如果自己再年轻二十岁,绝对也要跟老太婆这样吵吵闹闹,这样生活过得才有意义。

    “我说小伙子,这就是甜蜜的烦恼,女人要哄的,你嘴巴甜一点,顺着她一点,再大的矛盾都过去了。哪队夫妻不是床头吵架床尾和的。”

    “师傅说的对,谢谢指点。”

    李欣凌气得不想再说一个字,她已将注意力转移到白金水岸上去了,刚才那个电话说白金水岸一期围了很多人,联防队和医院的救护车都来了。

    面对大家的怪异眼光,林零东只好一个劲解释:“过敏,过敏……”

    李欣凌也过敏了,过敏在屁股上。

阅读狂兵大记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末日矩阵学霸的超级外挂铁头娃传奇最强神剑召唤系统漫威之最强教父校园武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