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被诬陷偷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保安这一行当,最喜欢拿气势唬人,见面前之人态度猥琐,就更加嚣张地指指台里面。

    “还敢狡辩,谁不知道这车是我们李大记者的。就凭你,看你全身上下加起来不超过二十块,还配有自行车?”

    围观的吃瓜群众指指戳戳,义愤填膺。

    黑虎团中的青皮汉子们纷纷转头往后看,都向林零东投去鄙视的目光。

    有人认出了林零东,对他颇有几分忌惮,一时不敢出声。

    正说着,保安老王大喝一声,喧闹的黑虎团顿时都没了声音。

    “那家伙是谁,快把车放下,竟敢趁火打劫偷自行车。”

    “这年头,连自行车都要偷,肯定不是我们黑虎团的人。”

    那保安终于找到了摆脱黑虎团的借口,奋力拨开人群,一把拉住自行车,恶狠狠地瞪着林零东。

    “你哪里的?竟敢跑到电视台来偷自行车。”

    面对霸气侧露的保安,林零东有点懵,再加上那些义愤填膺的围观群众,一时间,林零东真有种自己是小偷的错觉。

    “这车是我的。”

    林零东指指自行车,又指指自己,态度极其诚恳。

    当林零东一路找到电视台,大院门口已经围满了人。

    擦,这么多人,都是脑袋大、脖子粗的家伙,把那几个可怜兮兮的保安都快围哭了。

    仔细一看,那些聚众围观的人当中,有几个眼熟的,那不正是刚才跟自己交手的那帮黑虎团嘛。他们速度倒快,竟然又找到电视台来了。

    林零东望见自己的那辆破单车,就在大门口的花坛边倒着,一阵心疼,快走几步赶上前去,保住自行车,仿佛母亲终于找到了失散已久的孩子。

    “那娘们真不知道爱惜东西,骑就骑了,也不好好照顾,随便停放,万一磕坏了油漆怎么办。”

    “你看这人的长相,一看就是小偷。”

    “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小偷小摸最没出息。”

    林零东扯了扯自己的白色工字背,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

    “眼光挺准,看来咱俩的消费水平差不多……”

    “谁跟你差不多,我这要……贵多了……”

    “李大记者的名字是你能随便乱叫的吗?没素质。”

    “我去,就这破车还一大笔钱,你说说,是多大笔钱啊?”

    林零东比出个手势:“十五块。”

    围观人群一阵哄笑,这车满身锈迹,除了铃铛不响,其它部位都叮铃当啷乱响的破自行车,竟然还要十五块?白送我都嫌丢面子,不要。

    老王用力一拽,盛气凌人,吓唬林零东。

    “还不放下,我们这跟派出所是联网的,小心把你抓进去。”

    “这真是我的车,是你们那个姓李的女记者抢了我的车,不信你可以问他们。”

    林零东指着黑虎团中的几张熟面孔,这一刻很想能跳出几个证人来给他作证。

    黑虎团中那几张熟面孔假装没听见,纷纷别过头去。

    “哎,你们怎么不长记性啊,都是大男人,得实话实话,替我作证。”

    人家都是混社团的,刚刚领教过你拳头的厉害,谁会替你说话啊。

    老王亲眼看着李记者骑着这车来到台里,因此确信这就是李记者的自行车。而且现在又见没人愿意站出来作证,更加确信林零东是个顺手牵羊的小偷,更加不依不饶。

    “小子,要不这样,我们去派出所,让派出所来评判,如果这车是你的,我赔你一百块钱,如果不是,对不起,你给我一百块,我们还得把你抓进去坐牢。”

    带头的虎爪不在,黑虎团那帮人原本就自由散漫,看有新的热闹可看,也都转移了注意力,知道内情的憋着内伤不说,等着看老王出丑,不知道的则纷纷起哄。

    “一百块有啥意思,要赌就赌大的。”

    “就是,赌辆新车,捷安特。”

    “哇哦,全新捷安特起码也要三千块钱吧。”

    “老王,三千块,不是小数子,你一个月工资才拿几块钱?”

    电视台里走出来几个看热闹的员工,劝老王不要冲动,犯不着跟一个小偷怄气。

    黑虎团地痞嚷嚷着,鼓动老王一定要赌,让那小子把裤衩都输得精光。

    老王毕竟是在电视台打工的,还有几分政治觉悟,一思量,有了自己的主意。

    “看你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就赌一千块吧。”

    明明是老王自己囊中羞涩,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不敢把赌资再往上提。

    林零东假装很为难,一口咬定这就是自己的车,坚决不参与赌博这种恶习。林零东越是不愿参与,老王就越是要跟他打赌。对方这种怕赌的态度,不是明摆着自己稳赢嘛,老王很是自信。

    “那就赌吧,一千块就一千块。”林零东表现得很为难。

    “大家都听到了啊,一千块!到时证明了这车不是他的,他就要给我一千块,如果是他的,我给他一千块。”

    老王大声宣布,一切胜券在握的感觉,几个一起值班的保安跟着起哄。

    “老王威武,等赢了钱,一定要请兄弟们宵夜。”

    林零东摆出一脸苦相,让老王和他的保安兄弟们更是信心爆棚。

    “二哥来了!”

    有人喊道,黑虎团立马恢复秩序,仿佛一下子来了战斗力。

    只见虎爪额头上贴着几处创可贴,气呼呼地大步踏来,看到林零东也在,表情一愣,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兵痞原本就是一家,这些保安跟黑虎团也都认识,无非是各为其主,光天化日之下,还是要尽到自己的职责。

    老王跟虎爪原本也就认识,见虎爪头上带着伤,气势汹汹,俨然是上门问罪来的,赶紧上前招呼。

    “二哥你来了,正好,赶紧把人都撤走吧,电视台门口围这么多人,实在是太难看,还有把这个偷车的小子也给我带走。”

    又对林零东道。

    “你知道这位是谁吗?黑虎团二哥虎爪,你顺手牵羊偷车的事,警察管不了你,还有二哥管你。”

    林零东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牙签,玩味地一笑,看着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虎爪,没有作声。

    谁知道冤家路窄,自己好不容易从泥头车里爬出来,换了身衣服赶过来,却又碰上这个林零东了。虎爪一肚子气正没处撒,老王正好做那个冤大头。

    “管你马比,警察的事是我能管的吗?”

    “那是他的车,赶紧让他走。”

    虎爪明白林零东是个狠角色,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报仇以后再说,现在最好把这个家伙打发走。

    老王不知道两人之前的过节,还想借刀杀人,让虎爪把这个冒出来的二愣子给赶走。

    “还不走?我们保安是讲道理的,但这些道上混的兄弟可不讲道理,小心这位虎爪二哥给你点颜色瞧瞧。”

    林零东玩味似的看着虎爪,虎爪别过脸去,满脸青色。

    老王拍着虎爪的肩膀,一副很熟的样子说着关心的话。

    “虎爪兄弟,你头上怎么回事,怎么有这么多肿块?”

    这个老王真要命,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存心要揭虎爪的伤疤吗。

    啪……

    老王还要再碎烦,虎爪一巴掌扫了过去。

    “你麻痹给我少说两句。”

    老王当即被打掉两颗门牙,捧着嘴巴傻乎乎地愣在原地,迫于黑虎团的势力,根本就不敢发作。

    虎爪离林零东远一点,假装没看见林零东,问兄弟们。

    “那个李记者呢?照片都删除了没有?”

    黑虎团兄弟们摇摇头,声音不是很整齐啊。

    “草,干什么吃的,给我进去把人找出来,把照片全都删得干干净净。”

    老王上前拦住要往里冲的虎爪。

    “虎爪,电视台是你们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地方吗?”

    “怎么着,我们白老板每年几千万广告给你们,他下面的小弟要进去喝口茶,谈一谈业务都不行?”

    老王很是为难,但保护电视台不受冲击的决心是坚定的。

    林零东这个扮猪吃虎的家伙,好死不死这个时候也插嘴上来,笑嘻嘻地拍拍虎爪的肩膀。

    “那个李记者偷了我的自行车,我也正要找她讨个说法,要不咱俩一块儿进去,怎么样?”

    老王明显心虚了。

    林零东据理力争:“这车确实是我的,是我花了一大笔钱买的……那位李记者是不是叫李欣凌?”

阅读狂兵大记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最强捉鬼狂少朱正廷:lovable雷霆相门之黄仙显灵神级上帝系统不扣钮的女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