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萧七抽出张毯子扔到他脸上,顺手摸索到他耳后,轻轻捏了捏,漫不经心地问:“碰见谁了,不会是叶璟吧?”

    关卿一巴掌打开他的狼爪:“男男授受不清。”

    萧七:“你还想生二胎,你想和谁生二胎?!”

    关卿:“关你屁事。”

    “……”萧七沉默片刻,然后说,“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他给萧七发了条信息:我找到徐蓉蓉爸妈家了,我要去看看。

    萧七直接拨了个电话过来:“关小卿,短信说不清楚,以后有事直接电话联系。”

    关卿善解人意地说:“我这不是怕你不想听到前男友的声音,想起伤心往事吗。”

    关卿喉咙紧了紧:“我……不记得你了。”

    萧七迅速说:“没关系,你的记忆里没有我,但你的身体一定还记得我。我们分手炮还没打,要不然……”

    “……滚。”关卿挂着张晚娘脸,“你打电话来是专门挑事的吗?”

    萧七那边按了按喇叭:“关小卿同志,我是想问你下午是否能翘个班?我们一起去寻找你的梦中女孩徐蓉蓉。如果你愿意现在走,出门左转,停在邮筒边的那辆黑色奥迪就是你前男友的座驾。”

    于是关卿揣着一颗罪恶的心翘班了,坐进前男友的副驾驶座时他一脸虚弱地放下椅子,躺平,喃喃道:“你不知道我今天一天究竟经历了什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好在叶璟似乎真得十分忙碌,吃完午饭留给关卿一个联系方式后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市局里。

    关卿松了口气,借着午休时间偷偷登录内网搜索徐蓉蓉的家庭住址信息。

    果然如他所料是在高中之前是一片空白,他对着屏幕思考了两分钟,换了徐婉婉的名字输入内网。

    这一次,内网里刷刷弹出几条信息——小凉山石凤村丰收小组4号。

    只不过这些信息的录入时间显示是几年前,现在徐蓉蓉父母是否住在这里,不得而知。

    萧七:“……关小卿你有完没完,我不就是隔了几年没来得及回去找你吗?你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

    关卿凉凉地说:“哦豁,你也知道隔了几年啊。我特么要是个妹子,二胎都能打酱油了。”

    萧七哼笑了一声,踩下油门:“关小卿你求着我快点快点,不要停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男男授受不清?”

    红晕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关卿脖子爬满了脸,他结结巴巴地说:“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我才不是那种人!”

    萧七:“嗯,我确实是胡说的。”

    一时之间他竟然无法衡量出萧七和叶璟哪一个更他妈混账一些。

    萧七轻笑一声:“生气了?”

    关卿翻了个身,不理他。

    萧七自言自语地说:“本来我还打算这次事件解决后给你发笔奖金的……”

    关卿刷地拉下毯子,清澈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伤心和震惊:“我在你心中就是这种人吗?随意侮辱,随意调笑,然后用一张冰冷的支票甩我脸上,打发我?”

    萧七面无表情。

    关卿沉痛道:“既然你已经这么看我,那就不要大意地拿钱来羞辱我吧!”

    萧七心说真是一点意外都没有啊。

    小凉山位于N市西北方,路途不远不近,算时间可能两人赶不回来过夜了,萧七说:“警察同志,你旷工四天又翘班,没问题吧?”

    关卿无聊地在车里翻东找西,先是找出一包薯片,惊奇了下后想到可能是罗影遗留下来的,薯片不是他喜欢的口味。于是又继续找啊找,结果又给他找出两个棒棒糖一包巧克力,还有一袋核桃味瓜子……

    他怀疑罗影是不是在萧七车上藏了个零食店。

    关卿坐在一堆零食里宛如选妃的帝王,手指滑来滑去最终挑出根棒棒糖,麻利地剥开塞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我被借调出去了,现在属于三不管人员。再说之前旷工四天不是都没事吗,是你们给我摆平的吧?”

    正过收费站,萧七抬手抽出几张零钱递出去,朝他挑挑眉:“你倒是聪明。”他视线落在薯片上,“为什么不吃薯片?”

    关卿含着棒棒糖,腮帮鼓鼓的:“我不喜欢这个味道,我喜欢清新黄瓜味的。”

    萧七的目光从他舔着棒棒糖的舌尖,缓缓下移。

    “……”关卿咬牙崩碎棒棒糖,“不是这个黄瓜……”

    萧七遗憾地将车开出收费站,自言自语地说:“你以前可喜欢了。”

    关卿瞬间炸毛:“才没有!我不是!你滚!”

    萧七识趣地不再火上浇油,打开导航,沿着高速朝小凉山飚去。飚出一截,他忽然想起来关卿之前说的:“你今天遇见谁了?”

    “叶璟。”

    车一颠簸,关卿手里的薯片差点洒了一手,他说:“我都不激动了,你激动什么?”

    萧七将导航的声音关小一点:“叶璟这个人背景复杂,道门的圈子很小,但凡有点名头的没有定坤观查不到的。可是到现在,我们都没弄清楚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身份不明,就是潜在的危险,而你又是……”

    关卿干巴巴地接过他的话:“而我又是最弱鸡的那一个,既不能武斗,也不会画符,落在人家手里和只小鸡仔似的,只能任人鱼肉,对吧?”

    萧七淡淡地说:“这不是我说的。”

    关卿呵地一声冷笑:“这就是你心里想的,你敢说,不是吗?”

    萧七决定放弃这个话题,一个理智的男人是不会和前任为了一点鸡毛狗碎纠缠不清的,尤其是这个前任还是小肚鸡肠的傲娇货:“叶璟去你单位,八成是冲你去的。看来他已经知道尺八和我想把你推上观主的位子,索性先下手为强,直接找上正主了。”

    “你也想让我做定坤观的新观主?”关卿一不下心,咬到自己的手指。

    萧七敲敲方向盘:“如果我不想让你做观主,为什么带你一步不落地解决徐蓉蓉的案子?徐蓉蓉这个案子放在定坤观里连个正儿八经的案号都排不上,又是无主冤案,最适合拿来给第一次接触这一行的你练手。她本身不是彻底丧失意识的厉鬼,顶多算个为爱扭曲的小变态吧,不会上来就给你开膛剖肚。案情也不复杂,即便我不插手,你也可以利用刑警这个身份的特殊性,将背后隐情调查得七七八八。你看,我不说,你也找到了小凉山这条线索。”

    关卿慢慢搓着之间,缓解疼痛:“如果你想让我做观主,那天在纳音的葬礼上你为什么不帮尺八?”

    萧七淡淡地说:“因为那时候我不确定纳音是不是真得死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王八蛋,经常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诈死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但这一次应该是真的,因为他一生最看重的就是定坤观的基业。如果他没死,是不会任由第四办公室的人来插手这件事。”

    他瞥了关卿一样,“他死了,就一定有人要做观主。说实话,现在定坤观里谁都不适合坐上那个位子,不管是谢仪还是秦鉴,包括我,一旦成为新任观主,定坤观的平衡会被彻底打破。那定坤观甚至是道门,就真得乱了,这也是上头为什么派叶璟来的原因。许多年前道门发生过一场大乱,几近导致最高领导层改朝换代,再后来以纳音为首的定坤观出面主持大局,才有了现在稳定的局面。所以定坤观不能乱,而你也是目前最为合适的人选。”

    关卿张张嘴,想说什么。

    萧七直接回答了他没说出口的疑问:“你天资不凡,立场中立,最主要的是从未涉及过道门这趟浑水,身份清白。我想纳音留下的那个遗言,正是算到了今日的局面。”

    关卿忧愁地说:“听上去我好像是一个即将继位的傀儡皇帝一样。”

    萧七看着前方的眼神淡漠到近似冷酷:“想不成为傀儡,就让自己变强。当初的纳音在道门风雨飘摇之际接手定坤观,让它成为道门里说一不二的泰山北斗,你的天分已经在许多人之上了,甚至不比最开始的纳音差到哪里去。”

    关卿惊道:“这好像是你第一次夸我耶。”

    萧七微微一笑:“我以前经常夸你,比方说腿长腰软姿势棒什么的。”

    关卿面不改色,“那我以前应该也经常夸你,比方说短小太快持久差什么的。”

    萧七看过来,关卿睁着小鹿一样纯洁无辜的眼睛回望过去。

    玉石俱焚,两败俱伤,车内很久没人再说话。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昨天没更新,所以这章留言给大家发红包啦~~~谢谢你们的理解(づ ̄3 ̄)づ╭?~

    本文决定周日入V,入V掉落大肥章和红包!!请大家一定要订阅支持啊QAQ泪求!

    关卿:“……”

    他一言不发地拉起毯子,盖住自己的晚娘脸。

阅读我观近期捉鬼驱邪工作发展战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长歌以上狼引男女情大秦之我乃东皇太一吞噬吧,病毒君!暮猎神马?道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