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萧七睨他。

    罗影倏地闭上嘴,小碎步朝角落里缩去,干笑地说:“有,有您在,关哥他怎么会凉呢?”

    “姐,俗话说的话,母女没有隔夜仇,”关卿时刻留意她的神情变化,小心翼翼地说,“一般的事,您闺女不会怪您的。”

    “一般的事,”老人眼神空洞地看着火堆,摇摇头,“这哪是一般的事,不是一般的事。”

    她的神智似乎很混乱,关卿和她没说几句,她的话就颠三倒四找不到逻辑。

    她白中发灰的眼珠子盯着火光很久,才迟钝地转向关卿,语速极慢地说:“我在等我女儿,小伙子,你看到她了吗?”

    关卿诚实地摇摇头:“没有。”

    如果他所料没错,这位大姐的女儿,也是他们要找的那位姑娘。

    眼看她自言自语已经完全忽视了他,关卿只好心一横,直白地问:“您闺女到底出了什么事?”

    老妪的眼睛瞬间直直地看向他,关卿一颗心蹭地蹿进了嗓眼,捏了捏手里的汗,他努力保持平静,一个字一个字地问:“她是不是死了?为什么死了?“

    站在不远处的罗影听见他的话,一双眼睛瞪得和铜铃一样,焦急地想要上前,结果被萧七拦住。罗影急得手足无措,捏着嗓子说:“七爷,活人是不能问死人死因的,这是大忌。关哥他……”

    萧七说:“先看看再说。”

    罗影急眼:“再看,关哥就凉了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烧卷的碎纸在上升的气流中到处飞舞,昏黄的火光没有给这个场景增添一丝温暖,反而照得四下影影绰绰,有种无从说起的诡谲。

    关卿慢慢走过去,借着火光看清了那人的脸,他愣住了。

    不是想象中的鲜血满面,也没有锅炉哥的扭曲可怖,那是张很普通的脸庞,和许多常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妇女一样,皮肤晒得黄得发黑,层层褶皱下很难分辨出她的实际年龄。

    她坐在那专注地盯着火堆,一手磨着打纸钱,一手一张张地往火里放。关卿走近了,也没有惊动她。

    “大姐,这么晚了你在这做什么呀?”关卿选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蹲了下来。

    白发苍苍的妇女没得到想要的回答,并没有生气,她仍然动作迟滞地将草纸一张一张地向火里烧,喃喃自语:“我知道她生我这当妈的气,不愿意原谅我,所以躲着不见我。可我,我也是为了她好哇……”

    她说着脸上流下两行浑浊的泪水,一遍遍重复:“我是为了她好,为了她好……”

    他惆怅地想,可能也就个半身不遂吧。

    “她死了……”老妪喃喃地说,语速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尖利,像指甲反复擦过磨砂玻璃一样尖锐刺耳,最后简直是歇斯底里的尖叫,“她死了!死了!为了那畜生死了!我早告诉她,听妈的话,不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她死得活该!”

    她颤抖着青斑点点的双手捂住脸,十指指尖迅速发黑变长,大块大块的皮肉连着毛发从头骨上脱落,最后只剩下一张布满裂痕的嘴唇朝关卿放声嘶吼:“她死了!是我害死的她!是妈害死了你啊!”

    关卿醍醐灌顶般醒来,一骨碌爬起来,掉头往迎过来的萧七那狂奔而去。

    才跑出两步,脚踝被一双长到扭曲的双手一把攥住,狠狠向后一扯。

    那一刹,剧痛让关卿感觉自己一双脚从自己腿上被生生扯开了。他本能地反身,一掌拍向张开森森利齿咬上来的那个头颅。

    掌心拍在它天灵盖的瞬间,关卿头皮发麻地听见了骨骼破碎的咯吱声,不可思议的是他这一掌竟真拍得它一声惨叫松了手。

    关卿得到这一秒的喘息,强忍着手心脚踝的剧痛,一脚蹬开那双爪子,一瘸一拐地奔向萧七。

    可那东西的咆哮竟如影随形而至,近在咫尺!

    “把我女儿还给我!还给我!”

    就在关卿即将被她抓到时,萧七一杖直接从她张开的嘴里刺破喉咙,从背后穿出:“滚!”

    竹杖上冒出青黑的火焰,顷刻间蔓延到妇人全身,一个巨大的人形火球平地窜起。

    关卿来不及眨眼,妇人在青火里烧成幼儿一样小小的一团。

    噗呲,火焰灭了,空气只剩下一股堪比82年泔水的恶臭,熏得罗影当即脸色发白,扶着柱子在那干呕。

    关卿的脸色因为受了惊吓微微发白,整体表现还算平静,实际上平静得有些过了头。

    罗影痛苦地打着嗝:“大嫂,你好牛批。”

    关卿谦虚地说:“还行吧,毕竟当大嫂,就要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压力和重担。”

    罗影:“……”

    萧七蹲下来给他检查了下脚踝处的骨头,发现没有异样也没破皮后稍微松了口气:“没事,估计有些拉伤,回头我让罗影送几片膏药贴贴,两天就好了。”他拍拍关卿的小腿,话有深意,“柔韧性不行啊,少年,一拉就伤。”

    关卿面无表情:“要韧性干嘛?遇到厉鬼,原地劈叉惊呆它吗?”

    萧七:“……”

    萧七说:“关小卿,我发现你有情绪。”

    关卿呵呵冷笑:“说好的不要怕,你在我身后呢?老子特么差点被这位姐们活生生拽成两截!!!两截!我才考上公务员,我才26,我还没谈恋爱没打过炮!”他越说越愤怒,从萧七手里猛地抽出腿,结果扭到筋,脸部肌肉抖了抖,努力保持愤怒的姿态,“我的大好人生在遇到你这个神棍后一夜之间天翻地覆!我只想做个平凡普通的唯物主义者,我碍着谁了!”

    萧七静静地听他发泄完:“说到底你就是遗憾长这么大没打过炮,还是个大魔法师。”

    关卿:“……”

    关卿怒气冲冲,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萧七仍旧静静地看他无理取闹:“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关卿迅速变了张脸,冷静快速地说:“今晚我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你不打算作出一些实质性的补偿吗?”

    萧七嘴角抽抽。

    关卿看他无动于衷,瞄了瞄他,绷紧着张脸提醒:“比方说一万二什么的……”

    罗影:“……”

    大嫂,我敬你是个人物,居然敢和界内有名的铁公鸡讨价还价!

    萧七沉思许久,勉强大度地点了头:“行吧,看在你今晚这么卖力的份上,给你抹个零头。”

    关卿心中一喜,两千啊!他半个月工资到手了!

    “就抹掉你分期的利息吧。”

    关卿:“……”

    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 ∞ ∞┉┉┉┉ ∞ ∞┉┉┉

    惊心动魄了一夜,回去路上,关卿上车几乎立刻就不堪疲惫地睡过去了。

    萧七嘬着烟蒂,斜眼瞟了瞟副驾驶上昏睡过去的关卿,啧了一声,俯身过去给他系好安全带。

    系安全带的时候关卿迷糊间清醒了小片刻,努力睁开黏在一起的眼皮说:“刚才她说她女儿去了很远的地方上学。”

    “嗯。”萧七的声音很轻,像是怕惊扰到了他。

    关卿梦呓般喃喃地说:“那应该是上大学,回头我去局里档案室查查那几届师院中学毕业生的去向……”

    他的声音隐没于浅浅的呼吸声中。

    萧七看着他的睡颜好一会,将他受伤的两个手捧了起来仔细观察。才止住血的伤口在刚才的挣扎中又裂开了,纱布被渗出来的血染得透红。

    罗影看着这一幕,低声说:“刚刚是关哥一巴掌拍伤了那东西?”

    萧七点头。

    罗影轻轻倒抽一口气,看着关卿的眼神十分复杂,过了一会才叹了口气说:“他注定是吃我们这一行饭的人。不入行,早晚得没命。”

    “入了行,没命也是早晚的事。”萧七将关卿的手小心放了回去,拧动钥匙,踩下油门,“纳音就是最好的前例。”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关小卿:我韧性好不好,关你屁事!

    萧七:到时候上了床你就知道关不关我的事了。

    关卿:……

    萧七掉马倒计时正式启动!

    关卿被陡然间的剧变惊得回不过神。

    萧七在他背后一声厉喝:“关卿!走!”

阅读我观近期捉鬼驱邪工作发展战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女总裁的近战保镖裂天战记王者荣耀之英雄图鉴以科技之名王者之地狱归来玄门大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