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7章 狂士立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姜浮名和秦朝南只觉得现在许狂歌说出口的话,听着玄乎又玄,有些听不明白了。

    许狂歌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因为……我痛快。”许狂歌轻声说道。

    秦朝南和姜浮名被许狂歌的这一番话,说的有些懵了。

    姜浮名犹豫片刻,小声问道:“许大师,你就不怕得罪人啊?”

    许狂歌微微一笑,问道:“我是不是,多事了?”

    秦朝南摇了摇头。

    “你知道我为什么明知道这些事情和我无关,却还要多说吗?”许狂歌忽然问道。

    许狂歌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只想着说出来痛快了。”许狂歌说道。

    “……”姜浮名和秦朝南都面露无语之色。

    这样的理由,实在是让他们有些……捉摸不透!

    许狂歌又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养成的习惯了,哪能说改就改呢?不过,这大概也就是我的道心,若是有一天我不在这样了,恐怕,我的道心也得蒙尘了。”

    房间里,剑拔弩张。

    为了避免事情愈演愈烈,秦朝南没沉住气,瞪了眼秦木峰,说道:“你先出去,这里的事情,和你无关。”

    秦木峰刚想说话,秦朝南忽然怒喝:“滚!”

    秦木峰愤愤不平,转身走出了家门。

    秦朝南叹了口气,看了眼许狂歌,眼神复杂,却并没有多言。

    秦朝南一愣,没想到许狂歌会询问这样的问题。

    他确实想不明白,所以又摇了摇头。

    在灵武世界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担心过要得罪谁。

    所以,他的仇人也是最多的。

    只要许狂歌走出胭脂谷,在外面转悠一圈,就会让无数世家,国都,朝野,为之动怒。

    他何曾怕过谁?

    若是没有一颗一往无前的心,凭什么能够在修炼之路上一骑绝尘?

    凭什么,能够成就不朽剑仙?

    想要无敌,就得先有敌,再杀敌。

    这就是许狂歌的道!

    曾经有多少人说许狂歌是个邪魔,又说他走的是歧途。

    可最后,一道金色长剑悬挂在九霄之上,在灵武世界宣告着,一个不朽剑仙的诞生。哪怕还没有飞升,谁敢言他一句不是了?

    管天管地,管不住别人拉屎放屁,许狂歌索性用自己的实力证明,这天下,帝王可错,圣人可错,仙人可错,神佛可错——唯我许狂歌,无错!

    有错,你们也不许说,说了,便一剑斩杀!

    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刘醒端着药汤走了进来。

    许狂歌看了眼药汤,轻轻闻了闻,点了点头。

    然后,他便朝着门口走去。

    “许大师……”秦朝南赶紧开口。

    “这药汤,你孙女喝了,定然会醒来,我已确定药汤无错,无需多待。”说完,许狂歌也走出了门。

    秦朝南:“……”

    姜浮名小声说道:“秦兄,我觉得,这药汤是没问题的。”

    “我也觉得!”刘醒说道。

    秦朝南轻轻点了点头,却还是有些不放心。

    若是别人在他面前如此孟浪,秦朝南定然勃然大怒,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许狂歌,他却生不出半点怒气。

    甚至,他的心里有个声音再告诉他,许狂歌,本该如此!

    秦朝南也没有多想,伸出手接过药汤,准备去喂药……

    刘醒看了眼站在边上的姜浮名,好奇问道:“这个许大师,你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啊?”

    “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刘醒瞪着眼珠子说道,他最烦姜浮名欲言又止的性格。

    姜浮名微微一笑:“懒得说。”

    刘醒现在连掐死姜浮名的心都有了。

    接着,刘醒又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不告诉你。”刘醒也学姜浮名的样子开始卖关子。

    姜浮名翻了个白眼:“不说拉倒。”

    “……”刘醒很难受。

    还在喂药的秦朝南忍不住说道:“刘醒,你那性格谁不知道?根本藏不住话,别人不问你,你都得说,捂都捂不住。”

    刘醒老脸一红,咳嗽了一声,说道:“其实我只是觉得,这许大师是个妙人,若是非得用两个字评价他,我能想到的,便是狂士。”

    自古以来,国士治国,武士镇国。

    唯有狂士,立国!

    年轻人张狂,自然会惹人厌恶,但是许狂歌的狂,不是性格,更不是言语,而是骨子里带出来的。

    有些人,生来便是如此。

    “这样的人,让我有一种不敢深交的感觉。”秦朝南放下空了的药碗说道。

    不是不愿。

    而是不敢!

    一字之差,却又天差地别。

    过了片刻,三个老人忽然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和许狂歌认识的时间才多长?

    即便是认识时间最长的姜浮名,到现在也不过一天的时间而已。

    可即便是这样,他们却被许狂歌身上的锋芒给震慑到了,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可能都没人敢信。

    偏偏,对方的一言一行,都让他们感觉到了压力。

    “这要是在古代,这样的气魄,最起码也得是个太子吧?”

    “岂止,依我看,最起码是国君……”

    若是让许狂歌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哈哈大笑起来。

    可笑!

    死在自己手上的国君多少人?

    死在自己手上的那些膏粱子弟,又有多少?

    其中太子少?

    诸国国候少?

    世子少?

    接下来,三人又站在窗前。

    不过片刻,忽然,躺在床上的秦子墨剧烈咳嗽起来。

    接着,又是一口乌黑的血水从口中溢出。

    “子墨!”秦朝南赶紧冲到跟前。

    “秦兄不必惊慌,这是积血。”刘醒赶紧说。

    秦朝南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他觉得自己应该相信许狂歌,可对方的年纪毕竟摆在那,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只是,可惜了。”刘醒忽然说道。

    秦朝南转过脸看着他,面露好奇之色。

    刘醒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可惜难以结交。”

    秦朝南没有说话。

    床上,秦子墨缓缓睁开眼睛,眼神虽然有些浑浊,可正在逐渐恢复清明,原本苍白的脸,逐渐多了一些红晕。

    “子墨……”秦朝南双拳攥紧,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这一切,许狂歌没有看见。

    但是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想要解开秦子墨身上的蛊毒,最起码得等我体内有灵气,任重道远,不过,也和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当务之急,还是得铲除最大的威胁。”许狂歌说话的时候,眼神中寒光闪烁,杀气腾腾。

    那些仇人,更是如同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再然后,便被许狂歌一剑斩之。

阅读绝品剑仙在都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一代冥皇脑海中的女孩绝地求生之我和女明星天命欧皇游诸天我与尸兄有个约定最后的第一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