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6章 教你?你配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姜浮名原本没有说话,他觉得,这是秦朝南的家事,任何人都不敢多嘴,可现在,他却抬眼看了眼秦朝南,声音略显低沉,又是浑厚:“秦兄,你当真老了?”

    秦朝南精神一震。

    许狂歌眼神收敛,开口问道:“你为帅,敌来扰,大军压境,敌众我寡,你当如何?”

    秦朝南神色微动,沉吟片刻,说:“我当退。”

    “敌人再进!”许狂歌竟然开口怒呵。

    即便最后的答案真的如同自己想的那样,又能如何?

    “我……”

    秦朝南刚说出一个字,就被许狂歌挥手打断了。

    “我再退!”

    “敌再进!”

    秦朝南深吸了口气,眼神忽然变得锐利起来。

    他下意识站起身,看着许狂歌。

    他刚想开口,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许狂歌的这个问题问出来,秦朝南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许狂歌脸上表情似笑非笑,问道:“秦老爷子,您这是没想过呢,还是不敢去想呢?”

    秦朝南苦涩一笑。

    许狂歌刚才的那一番话,也算是说到了他心坎里。

    正如许狂歌说的那样,有些事情不是自己不想去深究,而是不敢去深究。

    “原本这是你自己家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外人不该开口,可既然我坐在了你的面前,不妨多说几句,如何?”许狂歌问道,目光炯炯。

    秦朝南苦涩点头,喉结上下滚动。

    他往前走了一步,怒气冲冲:“人欺我,我退,再欺我,我再退,又欺我,当无路可退,定然诛杀!”

    许狂歌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姜浮名也长舒了口气。

    可现在看来,倒是自己担心的过早了。

    秦朝南,到底是那个秦朝南。

    没有廉颇老矣。

    没有宝剑落尘!

    “许大师,多谢点拨。”秦朝南忽然伸出手对许狂歌作揖。

    一揖到底。

    许狂歌端坐在椅子上,表情淡然,受之无愧!

    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姜浮名,眼神微动,他看着许狂歌的眼神也越发好奇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对方到底能做到如此淡定的。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样的安之若素,完全不是装出来的……

    现在的年轻人,当真如此可怕了?

    许狂歌也站起身,说道:“你能明理就好。”

    不过半颗,刘醒带着两个弟子赶了过来。

    也带来了许狂歌需要的药材和药罐。

    许狂歌看了眼刘醒,说道:“熬药的方子,我已经写好了。”说话的时候,姜浮名走到刘醒,将方子递了过去。

    刘醒接过方子,看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他才忍不住问道:“许大师,这药方,当真有奇效?可这其中,似乎还有两种毒药……”

    “一种生于极寒之地,一种只有火山口才能寻到。”许狂歌说道。

    刘醒顿时恍然大悟,如醍醐灌顶般,连连点头后,又有些惭愧:“多谢许大师指点,这两种毒药看似都能置人于死地,可实际上,只要剂量恰到好处,再加上别的药草相辅,就能起到别的效果……学到了,学到了!”看刘醒现在的表情,就跟拿到了奖状的小学生一般。

    接着,刘醒又以熬药的步骤一一询问。

    许狂歌全部解答。

    在解答结束后,刘醒长长吐了口浊气。

    “许大师的医术,不在我之下!”刘醒说道。

    许狂歌摆了摆手:“过誉了,我只是对药理比较了解罢了。”

    见许狂歌依旧谦逊,刘醒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否则,难免多了捧杀之嫌,反而不美了。

    在刘醒熬药的时候,秦木峰又走了进来。

    “父亲,你要让这毛头小子医治子墨,万万不可!”

    看得出来,秦木峰的表情非常坚定。

    秦朝南看了眼秦木峰。

    只是一个眼神,却让秦木峰内心有些惶恐,目光都下意识避开。

    他忽然觉得,这一刻,自己的父亲,仿佛变了个人一般。

    “我做什么,需要你允许?”秦朝南问道。

    秦木峰又低下了脑袋,小声说道:“我只是为子墨好……”

    “当真?”

    “当真!”

    秦朝南忽然站起身。

    眼中有狂龙,此时欲冲霄。

    “你是担心子墨出事,还是担心子墨不出事?”

    两句话,完全两种含义,一个不字,足以诛心。

    秦木峰脸色大变,心里暗道不妙,以前自己的父亲或许也会有这样的怀疑,但是态度断然不会像今日如此笃定。

    他下意识看了眼许狂歌,虽然不明白事情的经过,可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和许狂歌应该逃脱不了干系。

    然而,许狂歌却并未搭理他,脸上表情看着非常平静。

    我心不动,天下无人扰。

    秦木峰的眼神中闪过了一道杀机,却只是一闪即过,在场的人,除了那个暂时还不知深浅的许狂歌,剩下的秦朝南和姜浮名都是人精中的人精,若是藏得不够深,就会给自己造成很大的麻烦。

    他往后退了一步,说道:“既然父亲心意已决,我便不好多说什么,免得落了个骂名,还遭人猜疑。”

    说话的时候,他语气颇为生冷。

    许狂歌忽然笑了出来。

    秦木峰目光更冷,怒道:“你笑什么?”

    他不敢对秦朝南发怒,甚至不敢指点姜浮名。

    但是那个坐在椅子上的年轻人,他有何惧?

    “笑你可笑。”许狂歌说道,“你在怕什么?怕秦子墨醒来,还是怕,你谋不得想谋的?”

    “放肆!胡言乱语!”秦木峰脑门上蒙上了一层汗珠。

    当下,他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保持冷静了。

    许狂歌叹了口气,说道:“之前我还有些好奇,现在反而明悟了,难怪你父亲偏爱你弟弟,都说虎父无犬子,你……受之有愧吧?不想着提升自己的底蕴,只想着拔掉拦路草,你谈何成材?”

    秦朝南和姜浮名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变化了。

    他们也都觉得,许狂歌说的话,有些过了……

    秦木峰勃然大怒。

    他往前冲了几步,斥责道:“你有什么资格,教我做人?”

    “教你?!”许狂歌微微一愣,继而狂笑不止。

    逐渐,脸上笑容敛去。

    他漠然道:“你配吗?”

    “……”秦木峰身体发抖。

    他真怕,秦朝南因为一些内在的原因,将底线都彻底放弃了。

    那才是最可怕的。

阅读绝品剑仙在都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之全能男神:云爷拽翻天!我的帝国征服末世首席种植师玉门关外有郎君无限虫人云天鹰歌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