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像偷屎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虽然刚才他简单露了一手,可是绝对不会单纯的认为光凭这一点,就能够将对方彻底折服了。

    这是小孩子才会有的想法。

    说完,还没等对方回答,许狂歌又摇了摇脑袋,说道:“想要做出紫符,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应该没这个能耐吧?”

    “我自然是没有。”小老头倒是一点都不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再说他又不是傻子,活了一把年纪了,也明白在许狂歌的面前,自己的那点能耐,早就被对方摸的门儿清,打肿脸充胖子,只会让对方在心里对自己新生鄙夷,还不如直白一点。

    “我那里有的紫色符篆,都是我师父当初留下来的。”对方说道。

    不过,看小老头这好东西不少,许狂歌也意识到,对方的师父可能真的是个有能耐的人。

    而这个小老头,虽然没什么真才实干,可好歹也算是个有点底蕴的人,不能算是门外汉。

    “高人,你需要紫符吗?”小老头忽然说道。

    许狂歌轻轻点了点头。

    若是对方说是他自己做出来的,许狂歌肯定立刻走人。

    但是对方说是他师父做出来的,倒也说得过去。

    “那你想要得到什么?”许狂歌说道。

    他非常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虽然许狂歌制作出来的符篆,只能算是一个半成品,可这一切已经让那个算命的小老头,许狂歌眼中的江湖术士,感到瞠目结舌了。

    “高人,高人啊!”小老头都已经被震撼的有些说不出话了。

    许狂歌看了眼小老头,乐了。

    “看你这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你之前不是还要给我符篆吗?感情你自己不会?”

    小老头顿时满脸尴尬。

    原本许狂歌都已经打算抬脚走人了,听到这话,又留了下来。

    他目光落到小老头的脸上,看着那张皱巴巴的脸,吸了口气,表情略显严肃,问道:“你有?”

    想要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不管在哪个世界,也不管在什么时候,这都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咳咳,也没什么……就是,您能给我留下来一个联系方式吗?”大概是看出了许狂歌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对方说话的时候都用上了敬语。

    许狂歌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

    所以,即便是欠一个人情,答应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见许狂歌答应下来,小老头顿时大喜。

    “符纸在哪?”许狂歌直接问道。

    这么直白的表达方式,也没让小老头觉得多么的突兀。

    对方赶紧说:“在我的住处,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也不敢随身携带……”

    总算是继续自称老朽了。

    之前小老头自称“老朽”的时候,就给许狂歌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怎么说,他也是个活了几百年的人了。

    所以,这个小老头在他的面前,说是个小屁孩,都不带过分的……

    其实真活了几百岁,也可以将年龄看的很淡了,在意识到还有不死不灭的存在后,年龄,只不过是个玩笑罢了。不然,他面对自己父母的时候,得多尴尬啊?

    小老头收了摊子,走在前面。

    许狂歌紧随其后。

    在走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之后,穿过几个胡同,停在了一个四合院前面。

    “到了!”

    “这四合院,都是你的?”许狂歌忍不住问道。

    小老头点了点头,上去开了门,脸上表情看着也非常淡定,安之若素,一点炫耀的想法都没有,大概是他觉得,有一幢四合院,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许狂歌内心很是无语。

    就这么一个江湖骗子,都能有这么一幢四合院,这到哪说理去?

    虽然说柳城比不上寸土寸金的北上广,可是房价也在一两万之间了。

    这么一幢四合院,哪怕不在黄金地段,也得要两百万左右啊!

    “你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许狂歌笑着说了一句。

    小老头脸一红,小声说:“您这是揶揄我呢,在您面前,我算什么真人啊!”

    “你不是真人,还能是泥捏的不成?”许狂歌哈哈笑道。

    小老头开了门转过脸也陪着笑,可那笑容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尴尬,显然是没有办法get到许狂歌的幽默点。

    等进了四合院之后,许狂歌眼神四处环顾着。

    在院子里,还放着一张石桌子,还有四张石凳子。

    许狂歌坐在了一张凳子上,伸出手抚摸着刻在石桌子上的棋盘。

    “对了,我怎么称呼您啊?”小老头问道。

    “许狂歌。”

    “那我就叫你许大师吧。”小老头笑着说道。

    他们这一行,称呼能耐大的人,都喜欢叫大师,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许狂歌怎么听着都觉得别扭,可又懒得和对方在一个称呼上做过多的纠缠,所以也只是点了点头,没说太多。

    “去拿符纸吧,我在这里等你就可以了。”许狂歌说道。

    在别人家里到处晃悠,总觉得有些不太好。

    毕竟做客人,就得有些做客人的样子。

    小老头想了想,点了点头,先进了屋子里。

    还没坐一会,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

    “爷爷,我回来啦!”

    许狂歌下意识转过脸朝着门口望去。

    一个年级大概在十七八岁的小女孩,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走了进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扎着一个马尾,裤子是一条水洗白的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匡威的帆布鞋,将青春的气息体现的淋漓尽致。

    一张精致的脸庞不施粉黛,五官也都很秀气。

    “咦?你是什么人?”女孩看到许狂歌独坐在院子里,立刻皱起了眉头,下意识说,“小偷?”

    “……”许狂歌觉得这爷孙两真有意思。

    老的说自己面相缺桃花。

    小的更直接,说自己看着像小偷。

    这泥马,都是对自己颜值的高度不认可啊!

    “我不是小偷。”许狂歌说。

    “少来,你看着就不像好人,不是我损你,你这样的站在厕所门口,都像是准备偷屎的。”女孩说话的时候已经朝着许狂歌走了过来。

    以许狂歌五百多岁的阅历……

    也沉不住气了!

    泥马!

    你才像偷屎的!

    你全家都像偷屎的!

    他能想到,对方想要让自己留下联系方式,肯定是日后还想让自己换一个人情。

    可仔细一想,自己现在确实需要更好的符纸,才能承载所需要的符篆。

阅读绝品剑仙在都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热血空城众星守护者旃檀传奇夺天帝娇刺儿头漫威之我是红骷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