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5章 你这有符篆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以前说的那些海誓山盟,其实也都是骗骗小姑娘的对不对?”

    “即便我不提出分手,你是不是也不打算要我了?”

    “许狂歌你个王八蛋给我站住!”

    许狂歌转过身,看到怒气冲冲的李非鱼,眼神中写满了疑惑。

    咦?这是要加戏了?

    李非鱼:“……”

    她都要被许狂歌给气懵了。

    这家伙,看着就跟没事人一样?

    上辈子似乎也没这么多事情啊?

    “还有什么事吗?”许狂歌看着李非鱼,下意识问道。

    李非鱼的眼睛死死盯着许狂歌,那模样仿佛下一秒就能张开嘴将他吃了似得。

    “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是不是?”

    “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

    咖啡馆里,气氛忽然有些沉闷。

    李非鱼愣愣看着许狂歌,始终有些缓不过神。

    原本她将许狂歌叫出来,确实是想要提分手的。

    可现在,她这嘴里一句话都还没说,反而是许狂歌一顿抢白,在加上脸上淡定自若的模样,反而让她有些心理失衡了。

    过了一会,许狂歌先开口,试探着问道:“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手上还有些事情。”

    许狂歌看李非鱼半天都没说话,也站起身,准备离开。

    还没走几步,就被叫住了。

    说到最后,李非鱼的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

    看上去,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得。

    还真是我见犹怜。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他心里对自己说。

    确实如此。

    毕竟,在那个世界已经待了五百年,说的简单点,现在的李非鱼对对许狂歌而言也不过只是一个五百年前的故人罢了。

    原本他以为,自己早就将李非鱼这个人彻彻底底的忘记了,可现在看来,这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毕竟感觉是骗不了人的,刚才内心深处的悸动也不是假的。

    他都有些难以理解自己了。

    一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女人,真的还有必要去留恋吗?

    所以,他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了。

    李非鱼朝着他一步步逼近。

    那锐利的眼神,如针一般。

    许狂歌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心里狠狠骂了自己几句。

    这都活了五百多年了,算一算,算是三世为人了,结果呢?心理素质还这么差?

    “许狂歌,你就真的那么想和我分手吗?”李非鱼问。

    许狂歌露出了微笑。

    “你见我的目的不是想要说这个吗?”

    李非鱼沉默。

    许狂歌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绕过去,继续追问:“是,还是不是呢?”

    李非鱼无言以对了。

    虽然……虽然许狂歌说的是事实。

    但是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和她之前所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简直大相径庭。

    许狂歌却不再说话,转过身走出了咖啡店。

    李非鱼失魂落魄回到之前的位置上,双眼愣愣无声。

    大概是五分钟之后,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男人悄然无息走到了她的身边。

    “该回去了。”男人的声音听着有些低沉,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

    李非鱼红着眼睛看着身边的男人,轻轻点了点头,又揉了揉鼻梁。

    “大小姐,要不要我料理他?”中年男人问道。

    他是看着李非鱼长大的,从一个小不点,长成一个大姑娘,一直以来,他都是将眼前这个小女孩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

    如今,看到她受了委屈,不由火冒三丈。

    “不要!”李非鱼听到中年男人的话,不由惊慌失措。

    中年男人叹了口气。

    “童叔,帮我留意他,有他任何消息,都第一时间告诉我,好吗?”李非鱼语气满是哀求。

    中年男人虽然有些不乐意,可看着李非鱼此时的模样,心里一软,点了点头。

    不过,在他看来,其实压根就没这个必要了。

    自己家的大小姐,和那个落魄纨绔,从此以后,大概都没有机会再次遇见了。

    两人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从咖啡馆里走出来后,走在回家的路上,许狂歌思绪万千。

    因为自己的转变,应该是打乱了原本事情发展的顺序。

    当务之急,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父母。

    上辈子,自己的父母就是死在周森所安排的交通事故中,这辈子,他绝对不会允许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只有将危机扼杀在摇篮里,才算是彻底的化解。”许狂歌嘴里喃喃说了一句。

    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周森会将计划提前。

    自己总不能一直不让父母出门吧?

    再说了,若是周森铁了心想要铤而走险,即便一直留在家里,也不可能完全安全。

    可想要将周森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对于现在的许狂歌而言,还存在很大的难度,想要做到毫无痕迹,更是困难了。这里不是灵武世界,这里是地球,是华夏,法治社会。

    “看来,还得想一个万全之策。”许狂歌深吸了口气。

    现在他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脑子里的剑招了,可修为还是没有,当下,得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只有拥有了实力,才算是有了底气。

    路过天桥,许狂歌被叫住。

    “小伙子,算一卦啊!不准不要钱!”

    许狂歌站住身,侧过脸扫了一眼。

    一个算命摊子,边上立起一根竹竿,竹竿上挂着的布条上写着“逆天改命”四个大字,摊主是一个带着一副黑色墨镜的老叟,年纪大约七十,下巴上蓄着山羊胡子,手中还拿着一个纸扇,此时晃动着手腕扇着风,扇面上又是四个字“金口玉言”。

    “噗……”许狂歌乐了。

    他觉得,这小老头可真有意思。

    这口气,未免也太大了吧?

    灵武世界那位道门掌教,飞升成仙的时候,恐怕也不敢夸夸其谈说什么逆天改命吧?

    看到许狂歌停下了脚步,老叟墨镜下的一双眼睛都闪烁着精芒了,刚才那一番话他一天也得念叨八百遍,可也没人会驻足的。

    其实看到这个江湖术士,许狂歌脑海中倒是闪过了一道灵光。

    他想到对付周森,保护自己父母的方法了。

    于是,他乐悠悠凑了上去,顺便坐了下来。

    “你这有符篆吗?”许狂歌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李非鱼此时的模样,许狂歌的内心深处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了一般。

    他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忽然有一种想要将眼前这个姑娘揽入自己怀抱的冲动,可还在他的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

阅读绝品剑仙在都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男人的女神之路墨落缘起特种兵之综武大提取TFBOYS之我的野蛮女友裂天战记伊本毒物见你封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