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当她露出笑容的那一刻,身体不由自己向她走去,周围的舞女这一刻已入不得我眼。

    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往她走去,突然心里一阵电击的感觉。巨大的黄金宫殿,曼妙身姿的舞女,倾国倾城的汉服女子统统消失了。而我迈出的最后一步停在悬崖边上,脚下满是礁石,海水拍打着礁石的声音清晰环绕耳边。再迈出一步就是粉身碎骨!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跑出了200米左右。我细想不对啊,昨天我们这没下雨啊。可我居然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贾璧贾璧…

    受到惊吓,顿时就脚下生风往前狂奔,可怎么跑,眼前始终是黑乎乎的一片。

    霎时间阳光刺眼,差点闪瞎了我的眼睛的却是这无边的金光。出现的是这巨大的黄金宫殿,数十根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巨大黄龙金柱。人是贪婪的,可得分什么情况。适量的黄金会引发人类贪财的需求,虽然我才十几岁,可我一样爱财。但出现在我眼前是巨量的黄金,不但打消了我贪财的**,还引起了我的欣赏赞叹甚至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这是多么伟大的工艺,只在古代史书中才会出现的宫殿。

    上了年纪总是喜欢啰嗦,回忆过去,我也是中了那么一枪。回归正题。

    那天凌晨4点半左右我在路上跑着,耳机往耳里那么一塞,嘴里念着那么个三七二十一。往常这个时候路上是没什么人。不过天色比往常更黑,黑到伸手不见五指。我低头打开手机灯,抬头就莫名其妙看到不远处有一堆老人,身穿黑色上衣,穿着黑色功夫裤,可以看到的是满脸的皱纹却看不清样子。我胆子不小,也不怂。稍稍加快步伐从那一堆老人旁边穿过。可穿过的那一瞬间特别漫长,我听到了如下对话。

    老人甲:“今天天气不错。”

    与此同时,外面的十个老人中,有一个皱起了眉头,“看来得加料。”

    话音刚落,一群身穿粉色薄纱的女孩子飘飘长发伴随着优美的舞姿在这宫殿中翩翩起舞,可以通过这妖娆的身姿透过她们的粉色薄纱,隐隐看到她们白硕脖颈下面一抹春光。这还不止舞动的双腿中间一抹黑森林。我只能使劲了咽了口口水。难道我穿越了?

    当时已经出了那部《穿越时空的爱恋》。所以穿越概念虽然模糊,但是还是存在的。

    不过那得是在特殊物品还得特殊动作的作用下才会产生穿越。可我只是在遇见了十个老头而且听到有人喊了我名字,突然黑乎乎一片之后就穿越了,怎么会那么简单…

    在思考的同时从宫殿门口出来一个穿着传统豪华汉服的少女。当真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倾国倾城。在这一刻我仿佛明白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红颜祸水是个什么样子。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十老抬棺最新章节!

    这些年走南闯北虽然已经没有了灵方面的能力,但是还在从事着灵方面的工作。我真名叫贾璧,代号秦门,零级战斗人员,在灵战线上肩负着时刻保护着人民安全。

    对,就是无数写手在网上写的龙组之类的组织。不过我们组织的编号登记上写的是异能情报特殊工兵部队,简称异能特工队。

    大概还在十年前,我还只是个在渔村为高考而奋斗拼搏的莘莘学子之一。虽然这个渔村是个从建村开始就武学风很厚重的地方,可时代的发展,武学只是一种文化遗产…

    而就在那一年,我也经历了在网络小说上才有灵方面的事情。因为在海边早起的少年起来晨跑只能往海边跑,顺便默背着诗词歌赋,否管是中文还是英文的,比如newspaperinnow之类或者是夜里挑灯看剑,高考出来的总是会那么几句。

    老人乙:“是啊,昨天下雨了好冷啊。”

    老人丙:“好久没出来走动了。”

    可怕,巨量财富伴随着曼妙身姿的舞女,最关键的是最后出现清淡如水却又倾国倾城的汉服美女。就好比你吃惯了满汉全席可又出现一道饕餮大餐。这样的诱惑最为致命。虽然比喻不太恰当。脑海出现的景象是小说当中的幻境?我居然遇到了,难不成这十个老头是催眠大师?还是说这是法术?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又再次涌现。

    冷静冷静点,世界上是没有鬼神的,十几年来的教育告诉我怪力乱神是不存在的,我转过头心里一阵发毛,看到十个老头原来在抬着一个巨大的黑色棺材。

    另外一个老头说道,“老六看来千年来你的善心始终未变,居然对一个小鬼头手下留情。时候快到了,现在可不能让秘密流出去。”

    话没说完,这个老头的手指一阵莫名的晃动,眼前的黑暗似乎淡了一点,然后有一处黑暗越来越暗,且幻成人形。

    难道又是幻境?不对,这股气势是个武学大家。气势使周围的空气如液体般浓稠。

    黑雾人形极速飘过来,我不能坐以待毙,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但是村里流传的太极拳我也学过几分。摆好架势,准备迎战。

    太极有多只分脉,我们村讲究的是以静制动,以慢打快。周围的浓稠空气虽然会有点影响,不过比起村长的气势还是不算什么。走起太极步,缠上黑雾人形。

    阴阳两极步,以对手为中心成太极状走位,观察对手动向。要领是全身发力成太极劲,敌手出招的瞬间以太极劲反制。

    可我的太极劲只是半吊子,面对比起强大的对手只能做到防御。黑雾人形已经上前,一股巨大传来,双手一阵麻痹。这时候卸劲,太极劲是在全身流动,外力也可以通过太极劲卸到脚下。功力深厚可以做到不动如山!凭我不够成熟的太极劲只能卸去七成,剩下的三成硬生生让我退了十步,且一只手已经毫无知觉。这功力比我们村上的护卫队队员还要厉害。

    黑雾人形又再度欺身上来,没有办法。只能用我爸教我的洪拳了,一招黑雾掏心,透过了黑雾人形,他好像除了四肢,身体还是雾气。中了这一招,黑雾人形停顿了下来。有机会能打赢!我趁机又来了一招龙行虎步,拳脚交加之下,黑雾人形越来越淡。

    黑雾人形也不简单,爆发出一种无形的气场将我镇开。它的气势接近了我们村护卫队长的实力。一拳未到我脸上,劲风却把我这个人掀飞了。眼前的黑雾人消失不见,我心中一阵发凉。赶紧把整个人卷在一团,预防被勒住脖子。果然黑雾人形在我卷起身体的同时已经到我后面,我背后的脊椎被一阵巨力轰击。

    接下来嗓子眼一甜,就吐出一大口鲜血。

    坦白说我并不是很喜欢武术,这是十岁那年,被外村的几个同样大的小伙子打得鼻青脸肿。无奈只能告老师,老师也只能叫家长。可就在班级里有点丢脸了。所以七年来我除了读书之外也在逐渐习武,几年前又找到了那几个外村的小伙子,一个个把他们揍了一顿。现在的成绩只也是堪堪达到三线大学。今天面对这种奇怪的武学大家,七年来给了我不畏强手的勇气,可当打不过就没有以后了。恐惧在心里不断蔓延,无神论的我开始祈求上苍随便派来一个神明拯救我,怎么办怎么办!

    此时十个老头中的一位又发话了,“看来炼过体,多少年过去了,居然有这么一个小鬼头在老五手上挡住几招。看来时间也不多,老五速战速决。”

    说完之后,这个老头手指一挥,黑雾人形手上多出一把古朴的扑刀。别看只多了一把刀,黑雾人形的气势几乎加强了一倍,此时我连喘气都做不到,满脸通红。黑雾人形又消失了!

    此时一阵更为强大的气场抵消了黑雾人形的气场,身着一身蓝衣长袍的男子凭空出现。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咯噔一下,都21世纪了还有人穿长袍,相声演员还是穿越了?想是这样想可直觉告诉我这个男子强得深不可测。比起十个老头的气场只强不弱。甚至连我们村长也远远不及。这气势简直如无边无际的大海。

    光凭气势,黑雾人形立刻化为乌有,连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也越来越淡。

    蓝衣男子回头看了我一眼,蓝衣男子的面相平凡无奇,可我却感受到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活着的上古神话…他又转过头去了。

    蓝衣男子说道,“秦十老原来数千年一直躲在这个地方欺负小孩子。怎么样你们抬的棺材里面那个大人物是不是快苏醒了。”

    十老一言不发,虽然看不清模样,可透过黑暗依稀能感觉到他们脸色铁青的可怕。

    长在最前面的老头发话了,“不惜代价全力以赴,离天亮还有一刻”

    顿时十个老头连同黑馆的身影一同消失,出现的是数不清的执着扑刀的黑雾人形。

    蓝衣男子手举起来放在下巴思索着,“原来如此,老大提供幻魔黑雾,老二负责浓缩范围,老三可以复制黑雾士兵,老四负责兵器,老五制造黑雾士兵,老六利用幻魔黑雾制造幻境隐藏黑棺,老七则是提供灵力,老八负责灵力增幅,老九延缓法术释放,老十负责转移。”

    面对数不清的黑雾士兵,从蓝衣男子身上感受不到恐惧。

    蓝衣男子沉默了一会,说道,“数千年的累积之下这种法术组合麻烦是麻烦了点,但强度有点弱,难不成全给了那个人?”

    说完,黑雾士兵全都准备扑过来了,蓝衣男子举起另一只手,打了个响指。我看到所有的黑雾士兵全都停滞了,我感觉到我没有知觉的手渐渐恢复了,可思维也在这一瞬间停滞。

    等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海水上,太阳已经升上来了。而我却躺在距离那一段公路十公里外的海滩上。全身都被侵湿了,摸摸口袋里的诺基亚6300,居然泡了水还能保持开机状态,真不愧是诺基亚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不知道刚才用这个手机砸到那十老会是什么效果?

    想想就觉得自己很幼稚,刚才那种非人类所能理解的力量。或许真的有鬼神存在…

    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时间早上5点半。也就是离我看到秦十老的时间过去了才一个小时。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好饿啊。要赶紧回去吃饭。现在这个时间,陈伯应该捞完鱼准备拿回村里菜市场卖了。陈伯的孩子都出去外面打拼了,虽然时常寄钱回来给他。可他打了一辈子的鱼去市场,已经成为习惯了。他试过几天不出海打渔,但还是不习惯啊。所以恢复了出海打渔的习惯。他的身体似乎在这几十年的海风中锻炼得很是健康。他儿子看劝不动老人家就打算买辆四轮车,可老人家一辈子没摸过汽车,一番想让之下折衷买了一辆三轮车

    果然不远处陈伯准备回去,我边跑边大喊一声,“陈伯陈伯”

    陈伯看到了我,“跑慢点,小贾,我等你。”

    我坐上了陈伯的三轮车,陈伯看见我一身湿,笑道,“你今天到的时候比往常要早很多,你还有时间下海玩,小心着凉”

    贾璧肚子发出一阵怪叫,用手饶头,对陈伯说“这次麻烦您了,有点累搭一下你的顺风车。”

    陈伯这时候想起了跟随在他儿女的儿孙们。他对这片生他养他的渔村有种割舍不开的感情,他的老伴也是如此。

    陈伯又从身上摸出了一袋馒头,对贾璧说道:“饿了吧,这几个馒头是我老伴做的,我今天带着有点多,吃不下,你先拿去垫垫肚子。”

    贾璧拿过来,说了声谢谢。顾不得形象就吃上了。

    陈伯看到贾璧这个样子,笑了一声,说了声出发。便开动了他儿子买给他载货的三轮车。

    今天沿海公路的车有点多,有卡车,普通轿车,居然出现了军用越野车。甚至连跑车法拉利都出现。

    陈伯特别小心翼翼,已经车太多不得不减慢速度,以免发生意外。本来二十多分钟就能村里的路,花了快四十分钟才到村里。

    而村门口停的车都挡住了菜市场摊贩的摊位。

    这让摊贩都集中在村委会,因为这些车的主人也在村委会。村里因为武风剽悍并不畏惧挡住了这些车的主人,跟车主的保镖一起对峙住。看这情形已经对峙了许久,大有一言不合就会开打的局面。

    村长现在应该还在晨练,年轻的大学生下乡村支书扶着他的金丝眼镜,不住的擦着汗对着队长说道:“这些人是来找村长谈土地开发的,可村长不在。王队长你能不能让摊贩先回到位置上。”

    王队长一言不发,村护卫队此刻也在旁边一动不动,只是保持队形。因为这些人是护卫队队长的弟子,而护卫队长是村长的关门弟子。没有村长的命令除非村民受到实质伤害不然是不会出手的。

    不知道那一位不知礼貌的车主把捂住口鼻的湿纸巾丢到摊贩那边,说道,“这帮摊贩子身上总是股臭味。”

    这尼玛不开口则已,一开口说话就抽不可言,村民就如同炸锅一般。立刻就动手。

    顿时乱成一团,从建村开始的习武成风的渔村可不是吃素的。不论这些保镖是退伍老兵,或是自小习武。但面对一群颇有武学造诣的村民很快就边打边退,一群车主被逼到墙角。

    很快那个没有礼貌的车主从他的阿玛尼西装里掏出了东西,居然是一柄手枪。旁边的大个子保镖就上前阻止,“黄少,老爷交代在这里不能搞出人命啊。”

    这个黄少不管三七二十一,可能是气急攻心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推开保镖。可还没上保险,王队长就以一道无形的劲气打掉了黄少手中的手枪。

    320

    黄少旁边的大个子保镖一脸凝重,“易学难精的太极,难就难在这股太极劲上。能御气伤人怕是有一重巅峰了。这已经不是个硬茬子,而是块钢板了”

    王队长一脸怒相,“要不是秦村长现在在晨练,怕脏了他的气运。我会断你一只手。”

    气氛突然又恢复了剑拔弩张。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样的组合让人感觉眼前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一个老头冷哼一声,“哼,这小鬼头有点意思。这样的幻术都骗不了他”

阅读十老抬棺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位面复制大师改造唐朝超品狂医太一天都市之奶爸神医这里有仙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